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二百八十三章 点心

第二百八十三章 点心

  </>  韶熙园里,灯火通明。

  锦蕊趴在桌上,隐隐有些困顿。

  昨日是她守夜,总惦记着半夜里主子们会有吩咐,她强撑着不敢睡,可到底是忙了一日撑不住,连什么时候迷迷糊糊睡着了都不知道。

  天一亮送杜云萝进宫,白日里又没怎么歇息,到了晚上,眼皮子越发打架了。

  可杜云萝和穆连潇还没有回来,她还不能睡。

  房门被轻轻敲了敲,外头传来一个脆生生的声音:“锦蕊姐姐,是我,苍术。”

  锦蕊晃了晃脑袋,打起精神开了门。

  苍术是院子里的二等,眉心一颗红砂,如画龙点睛一般,让原本平淡无奇的一张脸多了些灵动和妩媚。

  锦蕊打听过,这苍术是家生子,老子在前院做事,想法子让她到了吴老太君院子里当了个粗使丫鬟,这回韶熙园里要添人,就给拨了过来。

  苍术手中有块帕子,道:“刚才玉竹姐姐分点心,我就想给姐姐送些来

  。”

  锦蕊莞尔一笑,道:“谢谢。”

  “谢什么,我也是借花献佛。”苍术轻声笑了起来。

  锦蕊给她添了盏茶,邀她一道用点心,见苍术笑得天真,锦蕊眼底冰冷一片。

  这样的小手段,在杜府里她见了多了。

  能在人人眼红的安华院里当差,还是杜云萝的大丫鬟,锦蕊什么戏码没见过。

  “借花献佛”,说得倒是不错。

  一来让锦蕊意识到,玉竹分点心独独忽略了她,让她对玉竹生出些不满心思来,二来给锦蕊卖个好,拉进两人的关系。

  锦蕊斜睨苍术,若仅仅只是如此倒也罢了。

  可一旦她和玉竹心生隔阂……

  无论她是小心眼地去和杜云萝说玉竹的不是,还是明里暗里和玉竹别苗头,无论结果高低,损得都是杜云萝。

  这跟她和锦灵的攀比是不一样的。

  她和玉竹,一个是杜云萝的娘家陪嫁,一个是婆家的下人,无论杜云萝多不偏不倚,也难免受些闲话。

  锦蕊抿着茶想,这个苍术,到底是简单的只想拉近跟她的关系,还是想更进一步起些风浪?

  她一时不好分辨。

  可惜,无论是哪一样,锦蕊都不会顺了苍术的心意。

  她不愿意跟苍术深交,更不会初来乍到就给杜云萝惹麻烦。

  苍术一面吃,一面问道:“姐姐是一直在夫人身边当差的吧?夫人好伺候吗?平日里喜欢做什么?”

  锦蕊浅笑,还未说话,外头就一阵问安声,她赶忙站起来,道:“世子与夫人回来了,我该过去伺候了。”

  苍术一怔,见锦蕊看着她,她忙不迭点头,出了锦蕊的房间。

  正屋里一下子忙碌起来。

  锦蕊伺候杜云萝梳洗净面,又替她理顺了长发,而后退了出来。

  今夜是连翘守夜,排班都是连翘在管,她白日里私底下与锦蕊说过,锦岚年纪还小,不合适夜里伺候世子和夫人。

  锦蕊当时微怔,可一想到早上伺候杜云萝更衣时看到的身上深深浅浅的红印子,她也实在不敢让锦岚去伺候了。

  出了正屋,锦蕊就瞧见了玉竹。

  玉竹站在庑廊下,吩咐了门房上的婆子几句,刚要回房去,抬眸就和锦蕊四目相对。

  锦蕊笑着走过去,道:“之前分的那些点心是大厨房里做的吗?我尝了那个百合酥,和杜家厨房里做的味道差不多,想来夫人会喜欢的。”

  惊讶从玉竹面上一闪而过,而后便是懊恼:“你看我这记性!我以为你跟锦岚都跟着夫人去柏节堂了,就没让人去唤你

  。那个百合酥合夫人口味?我屋里给你和锦岚留了豆沙糕、水塔糕、红豆饼,你试试口味,哪个合夫人心意的,你就告诉我,我叫厨房去记下。”

  锦蕊点头道:“那敢情好,我们夫人爱甜口的。”

  锦蕊从玉竹屋里提了个小食盒,玉竹低声问她:“哪个机灵鬼给你送百合酥了?”

  “苍术呀。”锦蕊道。

  玉竹长长睫毛颤了颤,没有再说话。

  锦蕊回了屋里,锦岚刚梳洗完,捏了块豆沙糕皱着眉头好一通纠结,最后还是忍不住咬了一口:“我等下再漱回口吧。”

  锦蕊忍俊不禁,在锦岚边上坐下,压着声与她说了苍术的事儿:“她回头指不定就来巴结你了。”

  锦岚柳眉紧皱,道:“巴结我做什么?玉竹姐姐是个好欺负的?”

  锦蕊捂着嘴笑了起来,锦岚这丫头有些意思,这几个月没白教。

  “两害相较取其轻,玉竹怎么说也比连翘好说话吧。”锦蕊取了块水塔糕来,“这个不错,不粘牙,我们夫人最讨厌粘牙的点心了。”

  锦岚亦跟着尝了一块,心里暗暗想,这苍术往后的日子怕是不好过,无论她因何目的向锦蕊示好,都不该顺便踩玉竹一脚。

  玉竹吃了个暗亏,岂会一笑而过。

  这院子里可没有一个是泥面人。

  丫鬟们之间的你来我往,杜云萝是不知道的。

  她靠在穆连潇怀里,想着明日回门的事体。

  从前,她回门时,与娘家闹得并不愉快,她记着甄氏以死相逼,根本不肯与甄氏好好说话,最后不欢而散。

  因着在杜家闹了一场,回到定远侯府时,她的脸上也没半点笑容。

  韶熙园里,有丫鬟打破了花盆,她借此大发了一通脾气,自此之后,人人都晓得这位新嫁进来的世子夫人不好相处了。

  而明日里,她自不会和之前一样了。

  一觉睡到天明。

  杜云萝睁开眼睛时,内室里只剩她一个人了。

  她清楚穆连潇是去练功的,从前也是如此,无论两人夜里多折腾,穆连潇从不疏忽了练功。

  杜云萝唤了连翘进来,更衣梳头后,抱了个手炉就出了屋子。

  院子之中,穆连潇背对着正屋,一招一式都虎虎生风,待听到丫鬟婆子们给杜云萝请安,他才转过头来。

  四目相对,两个人都笑了。

  穆连潇几步走到跟前,柔声道:“外头冷,你去屋里。”

  杏眸晶亮,唇角微扬,杜云萝道:“不要,我就在这儿看着你练。”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