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二百八十四章 陪伴

第二百八十四章 陪伴

  </>  声音软软糯糯,如撒娇一般,那双眸子却格外认真,透出几分执拗来。

  不知不觉间,穆连潇扬起了唇角,轻轻刮了一下杜云萝的鼻尖:“练拳又不好看。”

  杜云萝转眸一转:“那舞枪好看吗?”

  笑声清朗,穆连潇道:“在院子里舞枪,可不好施展。”

  韶熙园的院子不算小,可四周摆了不少花卉,长枪凌厉,舞起来飒飒,在这儿的确不容易施展开。

  杜云萝笑弯了眼:“下回去校场练枪时,我要跟着去看。”

  穆连潇知道杜云萝的性子直白,成亲之后,她说话比原先越发大胆了些。

  想看就是想看,想去便是想去,不会扭捏试探着问他“行不行”、“好不好”。

  他想,他就是喜欢这份直白,让他清清楚楚知道她的心思。

  就如同知道她的感情一般。

  杜云萝的眼中从不掩饰对他的爱慕和依赖。

  “都依你。”穆连潇笑意更浓了,这般可爱的杜云萝,他只想事事依着她顺着她。

  锦蕊搬了把椅子来,杜云萝就坐在房门口看穆连潇练拳。

  穆连潇从小习武,基本功扎实,即便不是与人对练,杜云萝都觉得,那一拳一掌凭空打出去都带着力量。

  与她这种被称之为“花拳绣腿”的小拳头完全不一样。

  从前,她没少拿小拳头招呼穆连潇,一个是手无缚鸡之力,一个是皮糙肉厚,杜云萝的手劲给穆连潇挠痒痒都不够意思,但穆连潇总让着她。

  穆连潇越是让,她越是得寸进尺,当时只当是心中抑郁的发泄,等后来回转过头去看,何尝不是变着法子想让穆连潇来哄来宠?

  从前的她,是个不折不扣的“孩子”

  。

  从前的她,也没有认真看过穆连潇练功。

  她不会跟着去校场,亦不会早起,穆连潇练功的时候,她还迷迷糊糊会周公。

  现在,杜云萝想好好看看。

  杜云萝看得仔细,外行看热闹,她看不懂拳法套路,只知道一招一式都好看。

  穆连潇自顾自练拳,偶有几次四目相对,杜云萝的目不转睛叫他有些意外。

  待练完了,杜云萝从椅子上站起来,掏出块干净帕子给他擦汗。

  穆连潇半弯了腰,把脸凑过去,免得杜云萝踮着脚尖,他笑着问:“有这么好看?”

  杜云萝手上不停,嘴里道:“好看呀。”

  笑语晏晏,清脆如铃。

  穆连潇眸子一沉,念着院子里丫鬟婆子们多,才忍住了一亲芳泽的心思。

  帕子上有杜云萝常用的香露的味道,穆连潇眯着眼看去,帕子角落上绣的一串云萝花绽放在眼前。

  他猛然间就想起了去年的这个时候。

  国宁寺天王殿中,他看着杜云萝仔细替他络玉佩,十指翻飞,说不出的好看。

  那是他第一次察觉到,姑娘家做女红也可以这般引人注目。

  当时心中曾划过一个念头——若是这么一双手、这么一个人安安静静地绣花样、缝衣服,他一定会陪着看着,舍不得走开。

  原来,他们都是一样的。

  他觉得她做针线好看,而她就觉得他练功好看。

  就是这样一个人,叫心底生出了陪伴的心思,根本不舍得移开视线。

  穆连潇牵着杜云萝的手往屋里走。

  净室里已经备了热水,等穆连潇梳洗更衣,两人用了早饭,便往柏节堂去。

  吴老太君也不多留人,道:“车马都备好了,赶紧回家去吧,杜家那儿定是盼着呢。”

  马车徐徐出了定远侯府,没多时,便到了杜府外头。

  大门外,杜云荻三兄弟都等着他们。

  穆连潇松开了杜云萝的手,撩开帘子跳下了马车,而杜云萝一直到垂花门外才踩着脚踏下来。

  甄氏长着脖子等她,先把人搂在怀里抱了会儿,这才松开了,仔细端详起来。

  杜云萝今日穿了条石榴裙,半长的褙子外头披了件猩猩绒的雪褂子,头发盘起,戴了套东海珊瑚头面,整个人显得娇俏活泼

  。

  苗氏抿唇直笑:“这哪里像是新嫁娘,还跟在家当姑娘时一样,可见侯府里也宠着哩。”

  甄氏扑哧笑了,嗔了杜云萝一眼:“听见没有,该有当媳妇的样子了,别整日都跟个孩子似的,我都替你脸红。”

  杜云萝抱着甄氏的腰撒娇。

  甄氏笑也不是骂也不是,只好牵着她的手往莲福苑去:“老太爷与老太太都等着你呢。”

  一行人迈进了莲福苑。

  兰芝在正房外头张望,一见了来人,赶忙抬声道:“老太爷、老太太,咱们的世子夫人回来了。”

  莲福苑里问安声夹着笑声,一时热闹极了。

  兰芝打了帘子请杜云萝进去。

  夏老太太的声音从暖阁里传出来:“云萝快来给祖母看看。”

  杜云萝快步进去,给杜公甫和夏老太太见礼。

  “别急着行礼了,等世子来了再一道磕头。”夏老太太拉着杜云萝在身边坐下,认真打量了一番,“怎么还跟个长不大的小姑娘似的,都成了别人家的媳妇了,该长大些了。”

  这下,苗氏和甄氏亦笑作一团。

  “我没说错吧,我说你你还不依,连老太太都这么说,你可要长点心了。”甄氏笑着道。

  夏老太太抬眸看过来:“怀礼媳妇说什么了?”

  苗氏笑盈盈把垂花门上的事体说了,逗得夏老太太抚掌大笑,杜公甫亦是难掩笑意。

  没多时,穆连潇也就过来了。

  地上摆了皮垫子,穆连潇与杜云萝一道给杜公甫和夏老太太磕了头,又给杜怀礼与甄氏磕头。

  甄氏看着眼前这郎才女貌的小俩口,眼眶霎时红了,背过身去掏出帕子按了按眼角。

  因着回门这日要在黄昏前回到婆家,中午的归宁宴也比平日用午饭早些。

  待杜云茹、杜云瑛夫妇都到了之后,花厅里便开了席。

  杜云萝坐在甄氏和杜云茹中间,目光时不时往对面那一桌瞟。

  杜云茹给她夹了块糖藕,附耳与她道:“怎么?怕世子双拳难敌四手?”

  归宁宴上,新姑爷定是要被岳家人灌酒的,但岳家行事也有规矩,不至于喝坏了姑爷身子,也就是图个热闹。

  杜云萝记得,当时邵元洲吃完酒,歇了一个多时辰才回过神来。

  “双拳难敌四手?”杜云萝捂着嘴笑,“你确定?”

  不是她说,以穆连潇的酒量,这两桌人都趴下了,他都不会吃醉。

  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