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二百八十五章 回门

第二百八十五章 回门

  更新最快的小说网,无弹窗!

  杜云诺听见她们对话,忍不住笑,双肩颤个不停。

  杜云萝眨巴眨巴眼睛,手指在桌下指了指杜云诺,道:“大姐,大概,只有四姐夫能和世子不醉不归了。”

  杜云茹的大眼睛弯成了月牙。

  杜云诺愕然抬头,笑容凝在眼角,双颊通红。

  长辈们都在坐,她们的声音压得低,又跟悄悄话似的,她便是羞了恼了也不能拿杜云萝如何。

  纠结了半晌,杜云诺才咬牙道:“你怎知他酒量好坏?尽胡说八道笑话人!”

  杜云萝依着杜云茹笑,杜云诺此刻的样子,便是瞪着她也没半点威力。

  女眷这儿先散了席,杜云萝便跟着甄氏回了清晖园。

  她并不担心另一桌的状况,哥哥们晓得喝不过穆连潇,定会聪明的收手的。

  赵嬷嬷给几人上了茶。

  杜云茹抱着意姐儿逗弄,意姐儿咯咯直笑,乐得杜云萝捏着意姐儿的手不肯放。

  甄氏示意赵嬷嬷守了外间,低声问杜云萝:“囡囡,这两日在侯府里还顺心吗?”

  杜云萝心里咯噔,她知道甄氏想问什么,便抬眸睨着杜云茹。

  杜云茹在回门时也是叫甄氏“盘问”过的,想起当时情景,她双颊飞霞,自不肯听妹妹妹夫的事体,便站起身来,道:“我抱着姐儿去园子里看梅花。”

  杜云萝扑哧笑出了声:“我又不怕你听。”

  杜云茹脚下一错,只觉得后脖颈都烧起来了:“你脸皮厚,我可不敢叫意姐儿听。”

  说完,杜云茹便匆匆出去了。

  杜云萝笑得捧腹,就那还没断奶的意姐儿能听懂什么?

  甄氏亦是哭笑不得,那些话她也不想当着杜云茹的面来问杜云萝,杜云茹会意出去了最好,可偏偏叫杜云萝这张厚得没边的脸皮给说成了这样子……

  “要不是她抱着姐儿,准扑上来挠你!”甄氏在杜云萝的胯上轻轻打了一下。

  杜云萝笑够了,搂着甄氏道:“我才不怕她挠。”

  “娘跟你说正经事儿呢。”甄氏在杜云萝的眉心点了点,“在侯府里如何?”

  杜云萝止了笑,一本正经道:“侯府里,老太君和婆母都待我挺好的,那两位寡居的婶娘,听说是不爱热闹,往后应当不会凑在一处,就二房那里……”

  甄氏见她欲言又止,细细想了想,也就明白了。

  定远侯府如今是二房掌了中馈,日后杜云萝要接过来,这便是矛盾。

  不说规矩不说习惯不说长幼,中馈捏在手中,肯大大方方交出来的能有几人?

  便是杜府后院,若哪日长房回来了,夏老太太要让苗氏把掌家大权交还给杨氏,苗氏心里也是不落位的。

  中馈不仅仅是权利和地位,更多的是油水。

  银子谁嫌多呀。

  甄氏握着杜云萝的手,低声嘱咐道:“若是为了中馈的事体,那就别急于一时。

  我听石夫人说过,老太君是个有能耐有见识的,她一定会循序渐进地安排,你别心急火燎的,等老太君开口。

  一旦老太君提起来了,你也不要怕,就依着意思接过来,一旦推拒过一次,往后再想拿,可就不容易了。

  你没认真学过中馈,但洪金宝家的从前是老太太身边的,老太太掌事时,她就在边上,大体的事体她都懂的,你可以问她。”

  杜云萝点头:“我晓得。”

  其实,她跟二房的矛盾不仅仅是中馈,只是那些牵扯太多,杜云萝就没有跟甄氏提。

  一来没证据的事体说不清,二来她不想让甄氏提醒吊胆的。

  至于掌家一事,她很是认同甄氏的话,是决不能操之过急的。

  练氏掌家几年间,关jiàn位置上的人手全是她的心腹,杜云萝若是冒进,就会跟景国公府的新夫人一样。

  换人吧,不晓得换谁合适;不换人吧,那些人的心全向着练氏。

  进退两难。

  有那么一个车辙子在眼前,杜云萝才不会傻乎乎地去步后尘。

  她需要做的是等吴老太君把中馈交给长房,老太君要支持她,人手的问题慢慢也就能解决了。

  在那之前,她要掌管的只有长房事体。

  长房人口少,这两年周氏身子虽差,倒也还能顾得过来,从前因着杜云萝不懂事,周氏捏着不放权,可今生,杜云萝认为,周氏是肯放了的。

  掌长房事体,杜云萝还是有底气的。

  前世周氏过世后,长房的内务便是杜云萝接管了的,直到她交给了她的儿媳。

  那个由练氏亲手挑出来的儿媳妇,最终与杜云萝势如水火,长房的东西在练氏的虎视眈眈之下,一点一点都吐了出去。

  练氏不能从杜云萝这个遗孀手里谋东西,却不用顾忌那底子薄又听她话的侄媳妇,曾经家底最为厚实的长房慢慢被蚕食干净,落到了后来名正言顺的定远侯穆连诚手中。

  想起往事,杜云萝的心钝钝的痛。

  若是绝嗣,长房的家底多多少少要分一些给族中,二房不想给,族长两夫妻其实也拿二房没什么办法,可二房还要攒个名声。

  让长房添个继子,就等于是过了明路。

  练氏那儿也没做绝,起码三房和四房,她就没生出这些念头。

  也许是觉得那两房的家底不值得她大费周章吧。

  可对杜云萝来说,那些家底也就罢了,她被伤透的是一颗心。

  十年含辛茹苦拉扯大的孩子,在流言蜚语中,与她越行越远。

  若是亲儿,何至如此!

  杜云萝深吸了一口气。

  甄氏见她神色郁郁,不由揪心起来:“囡囡,侯府里头没有为难你吧?”

  杜云萝抬眸对上甄氏关切的目光,她一个激灵,赶忙笑了:“是有一人,就是那个寡居的姑母,不过世子说了,姑母是和婆母有心结,这才迁怒我的,叫我别理会。”

  与其拍胸脯保证她人见人爱,不如说些真话,使得甄氏相信她。

  甄氏微微皱眉,很快也就散开了。

  寡居的小姑子与长嫂之间有矛盾,这事儿太正常了,一点不稀罕。

  对杜云萝来说,两人都是长辈,她插手不得,孝顺婆母也就够了。

  甄氏安慰杜云萝道:“既如此,你平日里就别去参合,至于你婆母与姑母孰是孰非,老太君那里自有定夺。”(未完待续。)

  更新最快的小说网,无弹窗!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