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二百八十六章 问题

第二百八十六章 问题

  “我才没有这么笨呢。”杜云萝挽着甄氏的手臂,娇娇道,“就算母亲不叮嘱我,我也不会去掺合的。”

  这话落在耳朵里,甄氏安心不少,也没有再问侯府里其余人是否好处,她道:“你和世子还和睦吧?”

  杜云萝抿着唇就笑了。

  甄氏自个儿也笑了起来。

  她这是关心则乱,竟问出这样的问题来。

  自家姑娘自家晓得,杜云萝还未见过穆连潇时,就已经中意极了,待见了面之后,那更是一个心都黏在人家身上,要叫她这个当娘的大呼“女大不中留”。

  再说穆连潇,只看从桐城回来路上,他坐在马车前头与杜云萝说话的样子,甄氏过来人,还有什么看不明白的。

  这两人分明是两情相悦。

  ,是不会有那样的问题的。

  再说了,之前穆连潇来莲福苑里磕头,这小两口暗悄悄的眉来眼去,又哪能逃过甄氏的眼睛。

  这个问题,还真是她问错了。

  甄氏清了清嗓子,道:“娘是说,你们屋里还亲近吗?你才刚及笄,真要娘来说,等再过一两年生孩子好些,可你也知道,老太君那边是盼着的。再者,过几个月世子出征,你若怀上一个,这日子也不难捱。就跟云茹似的,在家安胎、养孩子,元洲在书院里,她一个人也不至于无所事事。”

  杜云萝没说话,半晌道:“怀不怀,什么时候怀,也不是我能说得准的。”

  要杜云萝说,此刻真不是怀孕生子的好时候。

  她在定远侯府没有站稳脚跟,真大了肚子,二房不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等她把孩子生下来的,便是全心全意防备,能防得了十月怀胎,难道还能再防到孩子平安长大?

  不是杜云萝要长他人志气,而是实在太难了。

  也许,二房会在出手时留下马脚,但更有可能是半点痕迹没有。

  杜云萝赌不起,她在鬼门关前转一圈生下来的孩子,她怎么舍得拿去赌?

  她还需要时间,等她把定远侯府里的状况拿捏住一些,起码要让二房投鼠忌器时,她才能放心地生一个孩子。

  当然,这些都是她的想法罢了。

  孩子什么时候来,本就不是她能掌握的。

  前生,夫妻两人聚少离多,但五年之间加在一块,也有不少时日的,偏偏她的肚子全无动静。

  在知道真相的时候,杜云萝怀疑过,但也仅仅只是怀疑而已。

  到底是她身子本身出了状况,还是叫人动了手脚,都不好说。

  若是动手脚……

  杜云萝有把握,二房不敢对她下猛药。

  今生,吴老太君和周氏对她满意,娘家这儿也疼她,她怀不上,肯定会请大夫医婆替她检查。

  要是药物太猛,绝了她当母亲的路,是绝对会被医婆诊出来的。

  二房有能耐控制出入定远侯府的医婆,却控制不了杜家这儿的大夫。

  因而,就算二房已经对她动手脚了,也只是临时性的,不至于损坏身子的。

  杜云萝柔声与甄氏道:“母亲,世子待我是好的,可就这一两个月嘛,谁也说不准,要是等他走时我没怀上,不如请医婆调养调养身子?”

  甄氏听了有理,连连点头:“是要调养,你一旦累着了,小日子里肚子都痛,到时候就请医婆好好与你调一调,等世子回来之后,也就结实了。”

  甄氏说完,思量着又补了一句:“屋里当真是好的吧?”

  杜云萝咬着下唇点头,道:“母亲问过了,就使人去找大姐回来吧,园子里怪冷的,可别吹坏了意姐儿。”

  甄氏哭笑不得,唤了水月进来吩咐了一声。

  水月去寻杜云茹,走到半路听见些咽呜哭声,她循声望去,就见假山石后头露出碧绿色的衣袖。

  杜府待下人算是亲切的,但也有受了委屈的小丫鬟躲起来哭,水月刚当差时也哭过,对此有些见怪不怪了,哭出来总比憋着好。

  水月寻到了杜云茹,特地走了另一条路,没有从假山石那里过。

  杜云茹抱着意姐儿进了东稍间里。

  杜云萝眨眼睛笑她:“这回不说意姐儿听不得的事情了。”

  “我家意姐儿是小姑娘,不学你这厚脸皮!”杜云茹啐了一口,“你睡觉还抢被子还踢人没有?别是从娘家一路踢到了婆家。”

  杜云萝一怔,捧着脸怪叫一声:“这事体意姐儿就能听了?”

  甄氏笑得直不起腰:“都少说一句,每回就互相掀老底,真真没羞!还是我们意姐儿乖,来,意姐儿给外祖母抱一抱。”

  意姐儿是人来疯,有人逗她玩,她就乐呵,叫甄氏抱过去,流着哈喇子依依呀呀瞎叫唤,甄氏越看她越喜欢,又是哄又是亲的。

  直到时辰差不多了,几人才回了莲福苑。

  夏老太太中午吃了酒,歇到现在也精神了,拉着杜云萝的手交代了一番,等穆连潇来了,便道:“不能耽搁了,该回去了。”

  杜云萝颔首,向杜公甫与夏老太太告别。

  甄氏送他们到了二门上。

  穆连潇扶着杜云萝上车,而后跟了上去。

  杜云萝撩开帘窗与甄氏说了几句话,马车便缓缓驶出了杜府。

  杜云萝转眸看向穆连潇,道:“刚才莲福苑里都没瞧见二嫂和三嫂,你是不是把我两个哥哥喝趴下了,嫂嫂们只能去照顾了?”

  穆连潇闻言笑了起来,细长黑眸如有水光,脑袋一歪就靠在了杜云萝的肩上:“他们本就不是我对手,早早就不与我喝了。”

  杜云萝斜睨他,嘴上哼了一声,而后弯着眼睛笑了。

  不与穆连潇喝,不也喝多了吗?

  喝趴下是不至于的,但午后小憩会儿定是要的了。

  “那你呢?”杜云萝问他,她吸了吸鼻子,闻到一股淡淡的香味,是杜公甫前头书房里用的香料的味道,静心提神,“去了祖父的书房?”

  “是啊,”穆连潇道,“陪祖父与岳丈大人下了会儿棋。”

  杜云萝忍住笑意,故意问他:“下棋?赢了还是输了?”

  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