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二百八十七章 黄连 jojo和氏璧+

第二百八十七章 黄连 jojo和氏璧+

  “输了。”穆连潇答得坦率。

  他的棋艺虽不差,可较之那两位还是太过稚嫩了些。

  和杜怀礼对弈时,穆连潇脑海中就只有一个念头,兵部尚书说礼部是狐狸窝,当真是一点都不错。

  而对上杜公甫时……

  姜还是老的辣,狐狸也是分道行的。

  杜云萝岂会不知道杜公甫和杜怀礼的棋风,实在忍不住笑意,咯咯笑了起来。

  穆连潇的脑袋就歪在她肩膀上,杜云萝一笑,她胸前起伏明显,让穆连潇呼吸一窒。

  分明是这么小巧的一个人,个头也只到他的胸口,偏那身材玲珑有致,曲线迷人,叫他爱不释手。

  车厢里还坐着个锦蕊,无论穆连潇有什么心思都要压回去。

  马车入了定远侯府。

  锦蕊看了杜云萝一眼,转身出去查看,很快就又转回来,道:“一个小丫鬟毛手毛脚打碎了花盆,连翘在处置了,夫人不用挂心。”

  杜云萝颔首,前世也有这回事,她因着与娘家闹得不愉快,借题发挥撒了一顿脾气。

  这一次,既然连翘处置了,自不用她过问。

  锦蕊重新替杜云萝梳了头,低声道:“奴婢在清晖园里听说的,说是二爷午歇时,二奶奶没让采莲在屋里伺候,叫她去准备嫁妆,过些日子就回夏家去。

  春华院里都说,二奶奶待采莲好,到时候二奶奶添的妆定不比夫人给锦灵的少,哪知采莲扭头就跑了,叫人笑话她脸皮薄。

  结果,水月去寻大姑奶奶时,听见有人在假山石后头哭,不过没瞧见模样,只看到是碧绿的衣袖。”

  杜云萝会意了,今日采莲的衣袖的确是碧绿的。

  当日花厅里的事体,就这么几个人知道。

  夏安馨低调处置采莲,把她送回夏家去,也是情理之中的。

  采莲的心思打算都破灭了,偏偏夏安馨根本没指责过她的过错,事发之时的言辞连轻描淡写都算不上,压根就没描也没写。

  采莲是哑巴吃黄连一般,说不得闹不得,除了躲起来哭,还能如何?

  可杜云萝不会同情她。

  若当日去花厅的不是兰芝,结果全然不同。

  慧珠不也是哑巴吃黄连,说不清楚了,只能以死明志?

  若那事体摆到了明面上,夏安馨一样是哑巴吃黄连,再苦再难也要自己咽下去。

  采莲背主,本身就是大罪过。

  杜云萝的睫毛颤了颤,以夏安馨的性子,在杜云萝下次回杜家之前,采莲肯定是被送走了的。

  杜云萝和穆连潇去了周氏住的敬水堂。

  正屋三明两暗。

  杜云萝从前来得少,但大致格局和布置她还有些印象。

  这里依旧充满了穆元策生活的气息。

  明间和西次间之间的博古架上,摆了不少顽石,其中有一块,听说是穆元策从前亲手雕琢的。

  西次间的墙上挂着一张大弓,是穆元策生前用过的。

  书房里摆了一书架的兵书,其中不少有密密麻麻的批注,是穆元策的手笔。

  在穆元策死后,这六年多的时间里,周氏一直守着这屋子,一如丈夫还在时。

  从这一点上来说,周氏远比杜云萝坚强勇敢,当时杜云萝搬出了韶熙园,她害怕睹物思人,可周氏却从未逃避。

  就是因为周氏是这样的性子,所以当时她死在房里,苏嬷嬷根本不肯相信周氏是自尽的。

  在苏嬷嬷的眼中,周氏绝不是一个会用死来逃避的人。

  杜云萝暗暗深呼吸,跟着穆连潇进了东次间。

  周氏坐在罗汉床上,几子上摆着棋盘,黑白两色的棋娄都在周氏面前,她在自己跟自己下棋。

  “坐吧。”周氏示意苏嬷嬷添茶,而后仔细问了回门的状况,晓得一切顺利,便放下心来。

  到了用晚饭的时候,周氏去了柏节堂,穆连潇和杜云萝回了韶熙园。

  从前老侯爷在时,除了过年过节初一十五,各房各院都是自己用饭的。

  到了现在,吴老太君也没动过改规矩的心思,只叫周氏一人过去伺候,陪着她这个老人家用些饭菜,而徐氏和陆氏茹素,吴老太君就不勉强她们来对着一桌子的荤腥了。

  连翘手脚麻利摆了桌。

  对两人来说,桌上菜色不少,但穆连潇饭量大,最后也吃了个七七八八的。

  夜里风大,两人便没有出去走动消食。

  杜云萝取了针线来,认真纳鞋垫。

  穆连潇凑过来看,鞋垫尺寸明显,他笑着道:“给我的?”

  “恩,”杜云萝睨了他一眼,“母亲说的,中衣、鞋垫,这些东西都不嫌多,要我多给你备一些。”

  穆连潇的目光落在她纤长手指上。

  妻子给丈夫准备衣衫,这是天经地义的,穆连潇在营中操练时,也听见过娶了媳妇的兵士们比针线比做工,以此来纾解对家的思念。

  彼时他也想过,往后杜云萝一针一线替他准备,那是极其美好的。

  可此刻,他却心疼和愧疚了。

  因着他很快就要去边疆,杜云萝才会急着替他准备。

  别人婚后蜜里调油一般的生活,留给他们的却很短。

  穆连潇轻轻拥住了杜云萝的肩膀,偏过头,在她眉心落下一吻。

  杜云萝微怔,而后便笑了起来,捏着手中的针,道:“当心些,扎到身上可疼了。”

  穆连潇亦笑了,他从书房里取了本书来,在杜云萝身边坐着,一面翻书,一面看她做针线。

  油灯下,认真的杜云萝眉宇如画。

  穆连潇勾了唇角,清晨时他想得一点都不错,这样的杜云萝叫他根本挪不开眼。

  灯芯烧黑了,光线暗了许多,杜云萝揉了揉眼睛,把针扎在鞋垫上,拿剪子拨了拨。

  穆连潇一把握住她的手,把鞋垫抽出来放到绣篮里,道:“明日再做吧。”

  杜云萝嘴里的话还未出口,就成了一声低呼。

  穆连潇吹灭了油灯,把她打横抱起,便回了内室。

  内室里没有点灯,只屋外淡淡月光撒入,朦胧得只能看清彼此轮廓。

  杜云萝抬眸,问道:“针放哪儿了?可别扎到人了。”

  穆连潇替她脱了鞋子,道:“不是扎在鞋垫上了吗?”。

  叫他一提,杜云萝也想起来了,不由哼了一声:“你倒是看得仔细。”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