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二百八十九章 老气

第二百八十九章 老气

  </>  西洋钟打鸣。

  周氏抬头看了一眼,让苏嬷嬷把杜云萝唤了过来。

  “连潇中午不回来,你就随我去柏节堂吧。”周氏一面说一面起身往外走,“今儿个二月十九,老太君应是念了一上午的经文了。”

  如周氏所言,整个上午,吴老太君都在后罩房的小佛堂里诵经。

  芭蕉引了她们过去。

  杜云萝在院子里打量了一眼,正好瞧见安娘子的身影。

  安娘子是穆元婧身边伺候的,当丫鬟时,她的名字叫秋柔。

  当年穆元婧远嫁蜀地刘家,秋柔是陪嫁丫鬟,一直跟着穆元婧。

  听闻秋柔在蜀地是嫁了人的,但丈夫没了,婆家也没什么人,在穆元婧回京时就把她带了回来。

  这些年都是主仆一道,添了几分姐妹情谊。

  杜云萝问道:“芭蕉姐姐,姑母也在吗?”

  芭蕉含笑道:“姑太太在暖阁里休息,乡君陪着她说话呢。”

  杜云萝瞄了正屋一眼,原来不止穆元婧,连穆连慧也在。

  周氏和杜云萝没有进正屋,而是直直去了小佛堂。

  佛堂里檀香浓郁

  。

  吴老太君一手捻着佛珠,一手敲着木鱼,嘴唇一启一合,诵着经文。

  周氏和杜云萝一左一右在吴老太君身边跪下,双手合十。

  苏嬷嬷垂手恭谨立于一旁,见佛前的香火燃得差不多了,又取出三根续上。

  正屋西暖阁里,穆元婧斜斜歪在罗汉床上,穆连慧坐在她对面,手中捧着一盏热茶,吹了又吹。

  穆元婧嗤笑:“吹了多久了?底下便是点了火,也叫你吹凉了。”

  穆连慧浅浅笑了:“不过是打发时间罢了。”

  “母亲都诵了一上午了……”

  穆连慧继续吹了两口:“祖母心诚,今日是二月十九,自然如此。”

  世人多信佛,侯府中亦是如此,唯独穆元婧,她是不信的。

  不仅仅是佛道,她也不信三清,鬼神之说她嗤之以鼻,穆元婧什么都不信。

  穆元婧打了个哈欠:“之前是大嫂和连潇媳妇来了吧?我似是瞧见她们去佛堂了。算起来也有一刻钟了,怎么还没有出来?”

  西暖阁的窗户微启,正好能看见院中动静。

  周氏和杜云萝的到来,穆连慧也是瞧见了的。

  “是大伯娘和云萝,应当是陪着祖母一道诵经了。”

  穆元婧翻了个白眼,冷笑道:“大嫂也就算了,连潇媳妇才多大年纪,就老气横秋的拜菩萨,这要是没人去唤一声,说不定要念上半个时辰一个时辰了。

  嘴上说着菩萨心肠,谁知道挖开肚子里头是红是黑。

  要我说呢,小小年纪听什么佛音佛语,弄得好好一个人都阴阳怪气,心思叵测。”

  穆连慧的脸色一点点沉了下来,手中茶盏不轻不重压在了几子上:“姑母这话说得不对吧?”

  不管她心中是否敬畏菩萨神明,穆连慧也是习惯了诵经的人。

  她跟着皇太妃在普陀山住了三年,****听的就是佛音佛语。

  穆元婧这些话,就跟在说穆连慧一样。

  穆元婧眉头猝然皱了起来。

  她想到什么就说什么,本就是在埋汰周氏和杜云萝,根本没有含沙射影的意思,哪知叫穆连慧不舒坦了。

  软硬不吃的穆元婧见穆连慧面色不虞,心中不由就烦躁起来:“我原不是说你,你自个儿听岔了要凑过来,难道是我的过错?如此一看,我的话也没说错,阴阳怪气这四个字,说你还真是合适。也难怪这把年纪都还在家里待着。”

  穆连慧眸子倏然一紧,勾起唇角,笑容讥讽:“我未嫁,你归家,都是吃的娘家饭,祖母不曾怪罪过,姑母何必五十步笑百步?”

  “你!”穆元婧蹭得站了起来,扬手要往穆连慧脸上招呼

  。

  穆连慧不躲不闪,嘲弄一般看着穆元婧。

  穆元婧的手悬在空中,最终没有落到穆连慧脸上,她咬牙切齿道:“看在二嫂的面子上,我不与你计较!”

  说完,穆元婧转身就走。

  穆连慧托着腮帮子咯咯笑了起来。

  的确是看在了练氏的面子上呢。

  府里如今是二房当家,穆元婧又和长房交恶,要舒舒坦坦在娘家过日子,她就不好对穆连慧动手。

  这一巴掌若是打下来,穆元婧半点不占理,吴老太君都会怪罪她。

  穆元婧气冲冲往外走,安娘子赶忙跟了上来。

  “说我吃娘家饭,这是我愿意的吗?”穆元婧一边走一边道,“蜀地那破地方,刘家那短命鬼,要我怎么待下去?这难道怪我吗?”

  安娘子半句话都不敢应。

  回到了满荷园,撩开帘子进了正屋,穆元婧一把解开了雪褂子往地上一扔。

  安娘子弯腰把雪褂子捡起来,轻轻拍打干净,挂在了架子上。

  往里进到内室,穆元婧趴在拔步床上,肩膀抖动,咽呜哭着。

  安娘子打了一盆水进来,拧了帕子,走到床边:“姑太太,掉眼泪伤身,奴婢替您擦擦吧。”

  穆元婧坐起身来,一把抱住了安娘子,哭着道:“秋柔,我也不想住在娘家啊,若有个长命的男人,我何必回娘家来,我一个人也很苦闷的啊……秋柔……”

  安娘子暗暗叹了一口气,抬手环住了穆元婧,在她背上一下又一下顺着:“姑太太,莫哭了。”

  柏节堂里。

  吴老太君放下了手中木鱼,周氏和杜云萝将他扶了起来。

  久跪之后,双腿不适,杜云萝老过,自然有经验,蹲下身子替吴老太君揉了揉腿和膝盖。

  吴老太君含笑道:“你这孩子倒是晓事,我年纪大了,腿脚不比你们年轻人,跪了会儿这几处就使不上劲儿了。”

  杜云萝一面揉,一面道:“我在娘家时也陪祖母念经。”

  “难怪,也是你有心。”吴老太君点了点头,“差不多了,咱们回屋里去,等会儿捶一捶就好了。”

  杜云萝应下,扶着吴老太君往前头走。

  刚走出小佛堂,就见芭蕉候在外头。

  芭蕉把穆连慧与穆元婧的争执禀了吴老太君。

  吴老太君紧着眉摇了摇头:“元婧……哎!她平时与嫂嫂们置气也就罢了,如今把火往晚辈身上撒,哪里还有点当姑母的样子。”

  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