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二百九十章 敬畏

第二百九十章 敬畏

  <></>

  吴老太君脚步缓缓。

  空中突然飘了几片雪花,云层压下来,似是要起大雪了。

  芭蕉抬眸看了一眼,急切地想去取伞来。

  吴老太君唤住了她:“算了,这才几步路,又是沿着庑廊走,不碍事的。”

  芭蕉垂手应了。

  杜云萝扶着吴老太君走,到了正房外头,守门的丫鬟撩起了帘子。

  吴老太君却没有进去,转过头看着在风中起舞的稀疏雪花,良久道:“我记得,元婧小时候最喜欢下雪天了,爱玩雪,我怎么说她都不听,还老在雪地里打滚,哪里有半点姑娘家的样子,偏偏老侯爷还纵着她,陪她打雪仗,她几个哥哥都让着她。”

  想起了往事,吴老太君声音喑哑,她站了会儿,这才转过身迈过了门槛,长叹一声:“她是叫我们宠坏了。”

  杜云萝呼吸一窒,似是叫人掐住了咽喉一般。

  从前她也是被家中宠坏的那一个,她并没有立场去指责穆元婧什么,虽然她还是不喜欢这位姑母。

  吴老太君进了西暖阁,穆连慧站起身来迎她。

  “我刚就在说,元婧是叫我宠坏了,”吴老太君拍了拍穆连慧的肩膀,“到底是你姑母,她又年轻守寡,别跟她起口头纷争。我年纪是大了,可孰是孰非,还是分得清的。”

  穆连慧张了张嘴,想说什么却没有冲口而出,而是淡淡看向周氏。

  周氏眼观鼻鼻观心,穆元婧的是非,她不插手,也不插嘴。

  以周氏与穆元婧的关系,说好说坏都不合适,不如闭嘴,反正吴老太君心中清楚。

  穆连慧唇角微扬,笑得几分了然几分嘲弄,她知道的,周氏不会蹚浑水。

  “祖母,道理我都懂,”穆连慧转眸看着吴老太君,“可话说回来,这家中年轻守寡的又岂止姑母一人?别人能忍受,偏她要向晚辈撒气?”

  “年轻守寡”四个字落在耳朵里,说不出的糟心。

  吴老太君抿唇,在罗汉床上坐下,叹道:“你这话在我这儿说说就算了,别去你两个婶娘跟前讲,都是苦命人。”

  穆连慧垂眸,看了眼取了美人捶给吴老太君敲打的杜云萝,她淡淡道:“我知道。”

  吴老太君接过周氏递来的茶盏,润了润嗓子:“你今日拜了观音菩萨吗?”

  穆连慧在绣墩上坐下:“没有拜,我原本也就是陪着皇太妃礼佛罢了。”

  吴老太君上上下下仔细端详了穆连慧一番:“你母亲说得对,你自打从普陀山回来之后,这性子就变了。小时候还跟着我念佛,现在别说初一十五了,连观音菩萨的生辰都不肯拜一拜了。”

  穆连慧轻咬下唇,睨着杜云萝,道:“不过是念佛,念得多了,就乏了。”

  吴老太君失笑:“你当是摆桌用饭呐?什么菜用多了就腻了?”

  穆连慧没有再回答。

  手中美人捶轻轻敲打着,杜云萝坐在罗汉床的脚踏上,看不清身后穆连慧的神情。

  她不知道去普陀之前的穆连慧是什么样的,但她记得,前世的穆连慧一直都有礼佛。

  在穆连慧嫁给李栾之后,这位瑞王世子妃依旧会陪着练氏去婆驼山进香,听说在瑞王府里也设有佛堂。

  是因为今生被慈宁宫疏远,无需再为了讨好皇太妃而礼佛的缘故吗?

  亦或是

  杜云萝想起了她和南妍县主的推断。

  若穆连慧亦是重活了一次的人,她的性情改变倒也能说得通了。

  可依旧怪异,怪就怪在她不再信佛礼佛上。

  重活一世之人,又岂会不信神佛,不信鬼魂只说?

  就算无法虔诚,依旧对菩萨抱有敬畏之心。

  杜云萝在穆连慧的身上寻不到半点敬畏。

  杜云萝突然想起了国宁寺中事情。

  穆连慧曾邀她去拜一拜,她没有跟着去,当时穆连慧到底拜了还是没有拜,杜云萝无从知晓。

  可她记得皇太妃说过的话。

  皇太妃说,穆连慧喜欢待在大殿里,一站就是几个时辰。

  当时杜云萝不觉得这话不对,如今想来,皇太妃说的是“站”,而并非“跪”。

  穆连慧只是站在大殿里,看着佛像,闻着檀香,她到底会想些什么?

  比起敬畏,更多的似乎是彷徨和犹豫?

  杜云萝说不好,她还猜不到。

  柏节堂里摆桌,因着是二月十九,上的都是素斋。

  穆连慧不想用,就没有陪着吴老太君用饭,先一步回去了。

  吴老太君也没有留她,反倒是与周氏和杜云萝道:“元婧和连慧,这两个孩子啊,真是越大,我就越不懂了。”

  等吴老太君歇午觉时,周氏和杜云萝才从柏节堂里退了出来。

  外头的雪已经大了起来。

  苏嬷嬷给周氏打了伞,周氏道:“你也先回去吧,下雪天不好走。”

  杜云萝应了。

  回到韶熙园,杜云萝问了连翘:“今儿个,前头世子院子里是谁当差?”

  连翘道:“应当是九溪。”

  “使人问问九溪,谁跟着世子出门去了,外头落雪了,可带了蓑衣?”杜云萝道。

  连翘应声去了。

  杜云萝也无其他事体,让锦蕊捧了绣篮过来,继续纳昨日才纳了一半的鞋垫。

  两刻钟后,连翘来回话,说是云栖跟着穆连潇出去的,早上没想到中午会落雪,没有带蓑衣,刚开始飘雪花时就让鸣柳给送去了。

  杜云萝放心了。

  因着下雪,天暗得比平日早些,韶熙园里早早点了灯。

  穆连潇回来时正好是风雪最大的时候。

  杜云萝听见外头问安声出去迎他,撩开帘子就感受到了雪花被风裹着迎面而来,她不禁打了个寒噤。

  穆连潇站在庑廊下,蓑衣上覆了一层雪,他脱下来交给玉竹,与杜云萝道:“出来做什么?外头冷,赶紧进屋。”

  两人站在明间的炭盆前烤火。

  杜云萝出去时没披雪褂子,虽然只站了一会儿,也有些凉意。

  她抬眸看向穆连潇,他的肩膀上有水渍,看来蓑衣都没挡住大雪。

  穆连潇的双手在炭盆上暖了暖,这才试探着拿手背去碰杜云萝的手背,确定自己的手不冰之后,才握住了她的手:“下回别出来了,当心着凉。”

  杜云萝笑着弯了唇角,却不置可否。

  穆连潇牵着她往东次间走,锦蕊端了姜汤来,他一饮而尽,道:“云栖跟我说,等雪停了之后,他媳妇进府来给你请安。”

  杜云萝眸子一亮:“锦灵儿要来?”

  她正犹自欢喜,却听穆连潇吩咐锦蕊再端碗姜汤,杜云萝诧异:“怎么?一碗不够暖身子?你肩上都湿了,赶紧梳洗一番才是。”

  穆连潇抬手刮了下杜云萝的鼻尖,笑了起来:“那碗是给你的。”

  未完待续。..

  ...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