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二百九十二章 情绪

第二百九十二章 情绪

  杜云萝对这个名字丝毫没有印象。

  这让她隐隐觉得有些怪异。

  无论是练氏还是周氏,对前头公子们的院子里都管得极严。

  就像穆连潇那儿,他成亲之前,屋里只有小厮伺候,院子里有两个洒扫丫鬟,年纪小,不允许进屋里。

  穆连诚与穆连喻那里也是一样的。

  这些洒扫丫鬟只要没有犯大错,在公子们成亲之后,是会被调到内院里当差的。

  韶熙园里,二等的红芙,三等的烟儿,就是从前院调进来的。

  这也算是府中的老规矩了。

  前生,穆连喻娶妻之后,院子里似乎没有哪个丫鬟叫紫竹。

  可毕竟是小叔弟媳院子里的二等、三等,又过了几十年了,杜云萝也说不好她是不是会记差了。

  但,总归是一个疑点。

  “锦灵儿,你留心一下,李家除了那金镯子,是不是还有别的贵重首饰。”杜云萝低声吩咐道。

  锦灵颔首:“奴婢知道了。”

  两人又絮絮说了会子话,锦灵才告辞。

  锦蕊和锦岚送了锦灵出去,站在院门外又彼此交代了几句。

  院子里,苍术和红芙站在庑廊下,抬眼偷瞧锦灵的背影。

  “她长得可真好看。”红芙叹道。

  苍术撇了撇嘴:“好看又有什么用?还不是让夫人早早就打发了?我听说,她伺候了夫人五六年了,按说是该随着夫人嫁进来的,却匆匆忙忙就嫁给云栖了,夫人提拔了那个锦岚。”

  红芙皱着眉头道:“不是说,是云栖喜欢锦灵,这才……”

  “谁知道呢……”苍术嗤笑,“许是顺水推舟,这模样留在身边可是祸害。”

  红芙面上一白:“你别胡说,我们世子不是那样的人。”

  “你在前头院子里伺候过,就觉得世子一定如何如何?”苍术凝着红芙,道,“且不说世子,反正夫人善妒,是明摆着了的。”

  红芙抿了抿唇,低声道:“夫人就算善妒,待身边人也是不错的,你看锦灵那通身气派,夫人没少给她贴补陪嫁。”

  “那算哪门子气派?”苍术咯咯笑了起来,“你不如去问问玉竹,乔姨娘从前有多气派。啊,我说错了,乔姨娘气派的时候,玉竹还不在她院子里伺候呢。”

  “说得你好像亲眼看见过一样,乔姨娘还住在柏节堂时,你才多大?都没进府里吧?”红芙道。

  苍术眉头一竖,还想说些什么,偏过头瞧见玉竹站在拐角处,她似乎是从小厨房里过来,也不晓得站了多久,听了多久。

  苍术咽了口唾沫。

  玉竹不疾不徐走过来,目光直直望着前方,似是没有看到紧张万分的红芙与苍术,径直从她们面前经过,也一个余光都没有分给她们。

  玉竹回了自个儿屋子。

  待那扇门关上了,红芙才喘过气来:“吓死我了,她听了多少?”

  “我哪里知道!”苍术啐了一口,“阴阳怪气的,就会听墙角,她是世子挑进来的,你且看着,夫人肯定收拾她。”

  送走了锦灵,锦蕊又回到屋里。

  杜云萝这几日一直在做针线,眼睛有些疲乏,便靠着引枕闭目养神。

  锦蕊替她按了按眉心。

  一时静谧,杜云萝犯困,半梦半醒间,外头一声通传,蒋玉暖来了。

  杜云萝坐起身来,拢了拢乌发。

  蒋玉暖挑了帘子进来,杜云萝起身迎她:“二嫂怎么来了?有什么事儿,使人来寻我就好,你是双身子,可要仔细些。”

  蒋玉暖摆了摆手,笑道:“哪里就金贵到连几步路都走不得了。”

  一左一右落座,锦蕊添了茶水。

  蒋玉暖捧着茶盏,道:“云栖媳妇刚走?我听说了,那可是个美人儿,我还没见过她,这回来迟了。”

  杜云萝轻声笑了:“等她下回进府来,我让她去给二嫂请安。”

  “那敢情好。”蒋玉暖说完,目光在屋子里转了一圈,叹道,“我怎么瞧着大多像是三叔的东西呀?你的呢?自个儿屋子,可要好好装扮装扮。”

  杜云萝垂眸,笑道:“世子的东西,我瞧着也挺顺眼的。”

  “看久了,怪苦的……”蒋玉暖叹息一声,柳眉微蹙,一脸伤感,“我那屋里啊,我还摆了不少我的东西呢,可我还是一刻都待不住。不能空下来,一闲下来,满脑子都是我们爷,不晓得他在边疆吃得好不好,睡得好不好,可有受伤,战事如何,我没日没夜地想,我都怕自己魔怔了。”

  蒋玉暖说完,苦笑着握住了杜云萝的手。

  杜云萝没有抽出来,她知道蒋玉暖的确是魔怔了。

  前生便是如此,蒋玉暖一直在诉说她有多想念穆连诚,多舍不得穆连诚,说她做噩梦,说她从梦中惊醒,说她夜半一个人在床上哭,咬着被子咽呜,连丫鬟都不敢惊动,就怕叫别人知道。

  杜云萝被她说得慌了怕了,仿佛看到了穆连潇走后自己的处境,才会越发的不能接受穆连潇的离开。

  从前世的这个时候,蒋玉暖就已经魔怔了。

  杜云萝没有接话。

  蒋玉暖低头看了眼只微微隆起一点点的肚子:“我就盼着他早些长大,等我十月怀胎满时,我们爷总该回来了吧……”

  “会回来的。”杜云萝顺着蒋玉暖。

  此时此刻,杜云萝不会去反驳蒋玉暖什么,蒋玉暖毕竟挺着个肚子,万一情绪起伏出了什么意外,倒霉的是杜云萝。

  她不会傻到引火烧身,她只要不被蒋玉暖的情绪影响便好。

  杜云萝柔声道:“二伯和世子,到时候都会回来的。”

  “弟妹,我在我们爷出征之前不是这样的,我以为我能挺住的,祖母、伯娘、叔母们都是这样过来的,我也可以的,”蒋玉暖的声音颤了起来,眼眶发红,“我真的是那样想的,可直到我们爷走了,我才……一日比一日难熬,这哪里是过一天啊,跟过一年似的。这滋味,我等亲身品味了才明白。”

  杜云萝低叹,神色中带了几许戚戚:“等我品味到的时候,大概就明白二嫂的话了……”

  蒋玉暖一怔,抬眸道:“我是不是吓着你了?哎,你瞧我,我来你这儿,就是想寻个人说说话,我一个人闷怕了,就出来了,哪知又说到那上头去了。都说肚子大了情绪不定,看来就是这样了。”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