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二百九十三章 香囊

第二百九十三章 香囊

  杜云萝心中冷冷一笑。

  前世,蒋玉暖也是这么告诉她的,杜云萝安慰了蒋玉暖许久,而在那三个月里,蒋玉暖无数次与她大倒苦水。

  “对了,”蒋玉暖调整了情绪,挤出笑容,道,“明日是三叔的生辰,你可准备了什么?”

  杜云萝笑着道:“我也不知道准备什么好,我烦恼了好久,就怕他不喜欢。二嫂,你给二伯送东西时,也会如此吗?”

  蒋玉暖怔了怔,笑容凝在唇角。

  她出神了。

  杜云萝看得很清楚,蒋玉暖似是回忆起了什么,目光落在她搭在几子上的手指上,良久没有移开。

  “二嫂?”过了会儿,杜云萝轻声唤她。

  蒋玉暖一个激灵回过神来,清了清嗓子,道:“弟妹你别想太多,只要是你送的,三叔定然是喜欢的。”

  “二嫂这是经验之谈?”杜云萝笑着凑过去,“是不是二嫂送什么,二伯都喜欢?”

  蒋玉暖尴尬极了,含糊应道:“算是吧。”

  “那二嫂就不能体会我的心情了,”杜云萝支着腮帮子,视线从蒋玉暖面上滑过,她语调一沉,“一面烦恼,一面欢喜,这种又喜又愁的心情。”

  蒋玉暖的手指僵住了,而后是微微发抖。

  杜云萝感觉的到,握着她的手的蒋玉暖的那只手,在发抖。

  之后的交谈,蒋玉暖一直心不在焉,也没有坐很久,便起身回去了。

  杜云萝一路送她出去,站在韶熙园外,看着蒋玉暖慢慢走远。

  她知道,刚刚的几句对白让蒋玉暖想起穆连康了。

  一面烦恼一面欢喜的心态,蒋玉暖也曾有过,那全是她的少女心事,她的心中存的是穆连康。

  对穆连诚,她不会有如此忐忑的心态。

  穆连诚是一味对她好,而穆连康,才是她当年暖心暖意想要去付出的。

  杜云萝转身往屋里走。

  从前,蒋玉暖那般拨弄杜云萝的情绪,今生,她也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而已。

  杜云萝相信,前世的最后几年,蒋玉暖是发现了一些有关穆连康失踪真相的蛛丝马迹的,可当时她也是垂垂老矣的老妇,她不敢也不能去问穆连诚。

  一个是携手一生的丈夫,一个是闺中念念不忘之人。

  蒋玉暖彼时痛苦,杜云萝可想而知。

  可蒋玉暖带给杜云萝的痛苦,又岂是可以抵消的?

  今生,若早早知道真相,蒋玉暖会如何?

  为了穆连潇,为了长房的安宁,杜云萝必须对二房出手,只有二房自己乱了,才会无暇顾及其他,才会自己露出端倪马脚来。

  蒋玉暖和穆连诚的关系,兴许会是导火索。

  就算蒋玉暖不知道真相,光是让她陷入对穆连康的回忆里,就够让穆连诚糟心了的。

  杜云萝从绣篮底下取出了一只香囊。

  这是年前就做好了的,绣了双鱼戏水,打算给穆连潇当生辰礼物的。

  杜云萝仔细看了看,拿进内室里收在了枕头底下。

  穆连潇回来得有些迟。

  杜云萝让连翘把小厨房里热着的饭菜端上来,夫妻两人一道用了饭。

  穆连潇一面给她夹菜,一面道:“下回你先吃,不用等我。”

  杜云萝笑着点了点头。

  夜深人静,杜云萝倚在穆连潇怀里,说着些趣事。

  穆连潇心不在焉,低头在她眉眼处亲吻。

  半夜时,杜云萝迷迷糊糊醒了,抬手揉了揉发胀的双眼。

  在睡过去之前,她一直在惦记着,决不能睡过了头,明日好歹要比穆连潇醒得早,哪知道心里惦记上了,竟是半夜里就醒了。

  杜云萝无奈,想翻身,却叫环在腰侧的手给箍得紧紧的。

  想挪开穆连潇的手,才刚一动作,穆连潇也醒了。

  “云萝……”他喑哑唤她,“怎么了?”

  杜云萝低声道:“吵着你了?没事儿,睡吧。”

  这一觉睡下去,又睡到了大天亮。

  看着身边空无一人的拔步床,杜云萝哀叹一声,小脸埋在枕头里,又是气又是恼。

  昨夜里想得好好的,竟然又如此!

  杜云萝自暴自弃一般,赖在床上不肯起,直到穆连潇练功回来。

  幔帐撩开,穆连潇坐在床边,弯腰看着趴在枕头上的杜云萝:“起不来也别闷着自己。”

  杜云萝撅着嘴偏转过头来,许是闷得久了,双颊嫣红,煞是招人,偏又睨了他一眼,半嗔半恼。

  穆连潇的喉结滚了滚,身子压得越发低了些,在她耳畔低声道:“累着了?”

  杜云萝微怔,复又反应过来,羞得想拿枕头砸他。

  手指触及枕头下的香囊,她哼了声,取出来塞到了穆连潇怀里:“喏,生辰礼。”

  这下轮到穆连潇发愣了。

  他看着那只精致的香囊,指腹抚着那两尾锦鲤,眼中露出一丝温暖笑意:“我以为鞋垫是我的生辰礼。”

  闻言,杜云萝伸手去抓那香囊,嘴上道:“没错,那个才是,这个是我自己的。”

  可她的动作哪里有穆连潇快。

  等她伸手过去,香囊早就叫穆连潇藏到了身后,另一只手扣住了杜云萝的手,抬到唇角亲亲一吻。

  “云萝,我很高兴。”穆连潇笑着道。

  杏眸一转,满满都是情意,杜云萝莞尔:“喜欢就好。”

  虽然起得晚了些,但两人也没耽搁了去敬水堂的时间。

  周氏目光慈爱,道:“一会儿给你父亲去磕个头。”

  穆连潇颔首应了。

  这一日,柏节堂的里摆了家宴。

  杜云萝见到了穆元婧,她本以为穆元婧会寻些借口不来的。

  穆元婧有一搭没一搭地跟练氏说话。

  杜云萝坐在周氏身边,学周氏态度,眼观鼻鼻观心,不管穆元婧在说些什么,都当没听见。

  “会不会伺候!”

  猛然间,穆元婧大叫起来。

  杜云萝抬眸看去,一旁添酒的小丫鬟瑟瑟发抖,扑通一声跪倒在地。

  “姑太太息怒,是奴婢笨手笨脚的。”小丫鬟的声音带了哭腔。

  吴老太君摆了摆手,道:“行了,她就是一时失手。今儿个连潇生辰,元婧,袖子赃了就回去换。”

  穆元婧的眼睛红了,伸出叫酒水沾湿的衣袖:“母亲,这料子是您从前给我的,我就裁了这么一身衣服,沾了酒,往后还怎么穿啊?您一句失手……”

  吴老太君摇头:“我那里的料子,你再挑一匹,行了吧?”

  穆元婧自是不高兴的,自暴自弃一般把袖口往上撸了一截,露出小半截胳膊。

  她的手上,戴着两只细巧的金镯子。

  杜云萝仔细一看,是唐草纹。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