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二百九十四章 滑稽

第二百九十四章 滑稽

  杜云萝没有亲眼见过李家的那只金镯子,可依锦灵的描述,似是很像穆元婧手中戴的。

  若真的是这么细的镯子……

  那她和锦灵都忽略了一点。

  这种细镯子,原本就不会只戴一只,而是三只、五只成套,一并戴在手腕上的。

  就像穆元婧这样,她戴的是两只。

  要是能叫锦灵看一眼就好了。

  杜云萝暗暗寻思着,目光一转,穆连慧也在盯着穆元婧的手腕看。

  杜云萝笑了,低声问她:“乡君也觉得姑母的镯子好看?”

  穆连慧皱了皱眉头,摇头道:“这镯子……我记得是有三只的,怎么就戴了两只?我们这位姑母行事是越发没有章法了。”

  穆连慧撇了撇嘴,没有在席面上与练氏争辩。

  杜云萝眯着眼盯着穆元婧的手腕。

  从前,她和穆元婧的关系就不亲近,除了逢年过节的家宴上,杜云萝也见不到穆元婧的身影。

  便是遇见了,穆元婧不给长房半点好颜色,杜云萝也不乐意凑上去寻不自在,向来都是能躲多远就躲多远。

  因而,对于穆元婧的性格,杜云萝并不算了解。

  若是云华公主,成套的镯子要么一并赏出去,要么就不动,把三个拆成两个,公主是绝不会那样做的。

  可穆元婧会不会,杜云萝说不准。

  假设李家那只镯子真的是穆元婧的,那穆元婧怎么好端端地会赏给前院里穆连喻的洒扫丫鬟?

  李家那个紫竹,连穆元婧的面都是瞧不见的。

  话又说回来,若真是赏的,紫竹为何要骗家里说是金楼里打的?

  要说是偷拿,紫竹又是如何到了穆元婧屋里的?

  这其中怪异之处太多,真真是雾里看花。

  最要紧的是,李家的镯子究竟是不是穆元婧的,要等亲眼看过才知道。

  穆元婧皱着眉头说了会儿,见吴老太君一味开导她,她也就没劲了。

  陆氏给她夹了些菜,又哄了两句。

  穆元婧寻到了台阶,就把这事儿揭过去了,扭头与陆氏说些闲话。

  穆元谋、穆连潇与穆连喻,三人酒量都极好,吴老太君却不要他们多饮,差不多了就让丫鬟们收了酒。

  陆氏和徐氏起身告退了。

  吴老太君与穆连喻道:“你也早些回前头去,一会儿就要落钥了。”

  穆连喻笑着道:“孙儿这就去了。”

  待伺候了吴老太君回房,杜云萝和穆连潇才陪着周氏出了柏节堂。

  之后的几日,猛得落了两场雷雨,春天突然而至,与前几日的大雪大相近庭。

  苏嬷嬷整理了不少账册送到了韶熙园,又叫做账的高嬷嬷过来,方便杜云萝问询。

  周氏的真心实意想教会杜云萝,再把长房事务都交到儿媳妇手中,因而高嬷嬷、苏嬷嬷都极其配合。

  两位嬷嬷如此,底下的管事娘子们便越发恭敬谨慎。

  杜云萝觉得,这一次接手,众人齐心,她又有底子,远比从前容易多了。

  三月初时,接连几个大晴天,一扫冬日寒冷。

  地火龙停了,原本杜云萝想连火盆也一并撤了,穆连潇却不同意,说白日里暖和,夜里冷下来容易着凉。

  杜云萝彼时正吃着点心,闻言差点哽住了。

  穆连潇赶忙给她倒水。

  杜云萝接过来一饮而尽,顺便瞪了穆连潇一眼。

  夜里容易着凉,还不都是穆连潇的错!

  偏偏这个罪魁祸首还这般理所当然。

  连翘进来时,杜云萝正坐在明间里和高嬷嬷说话。

  帘子撩开,外头阳光刹那间撒了进来,落在青石地砖上,只看一眼,就觉得心里都暖了起来。

  连翘福身问了安,笑着道:“奴婢刚从太太那儿过来,敬水堂里今日开了库房,夫人,我们这儿是不是也晒一晒?”

  杜云萝抬眸看她。

  连翘垂首而立,姿态得体,一副等着主子吩咐的模样。

  杜云萝是晓得连翘的意思的。

  韶熙园的库房是连翘在管,隔了一个冬日了,也该晒一晒了,更该点一点了。

  即便杜云萝不问连翘收钥匙收账册,连翘也希望能把库房点清楚。

  杜云萝颔首,道:“母亲那儿开库房了?那我们这儿也开了吧,多带两个有力气的。”

  连翘应声去了。

  从屋里取了钥匙册子,又唤了锦蕊一道,带着婆子丫鬟们,一面曝晒一面清点。

  库房里东西多,一通忙碌下来,别说几个小丫鬟了,连那两个粗使婆子都累得直不起腰来,坐在倒座房门口一个劲喘气。

  见连翘和锦蕊忙着清点,无人注意她们,那两婆子便絮絮说起话来。

  沈婆子朝正屋方向努了努嘴,低声道:“从前外头都说,我们夫人脾气不好,可这半个月下来,我倒觉得挺好相处的。”

  马婆子眯着眼睛笑了:“可不是?我家不也住在柳树胡同吗?云栖媳妇那人,模样好性子好,整条胡同里谁也挑不出一个不好来,能有这样脾气的大丫鬟,主子的性子也就可想而知了。”

  提起锦灵,沈婆子来了兴致:“前回她进府里来请安,这一眼我就给看呆了,真真好模样哩。换身衣服,换个打扮,说是哪家人家的奶奶,我都是信的。”

  马婆子连连点头:“待她小姑可好了,莺儿那丫头长得原就白净,叫云栖媳妇一打扮,真的跟朵花似的,不晓得的还当是有钱人家的姑娘哩。

  前两****回家去,连我家那丫头都说,莺儿现在戴的穿的,真真是羡慕死人了,就没有一样不精致的。

  哦,对了,说到这个,还有样滑稽事体。”

  沈婆子眼睛一亮:“什么滑稽事体?老姐姐你别吊我胃口,快些说与我听听。”

  “鲁家姐儿看上了李家二姐儿的镯子,鲁家的也想打一个,就去李家问了,结果李家的非说镯子是小铺子里打来的,一回两回都是这么个说法,气得鲁家的当街就跟李家的吵起来了。”马婆子撇了撇嘴,“鲁家的那脾气,嗓门跟放炮仗一样,嚷嚷的整个胡同都知道了,说李家的不肯说实话,定是这镯子来路不明,指不定是李家大姐儿从府里偷拿了主子的东西。”

  沈婆子瞪大了眼睛:“这鲁家的,真的是什么话都敢讲。李家大姐儿是那个紫竹吧,在前院里当差的,她能偷拿主子镯子?四爷屋里哪里会有镯子。真真好笑!”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