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二百九十五章 唐草

第二百九十五章 唐草

  “好笑对吧?”马婆子咧嘴笑了起来,“所以我才说是滑稽事体。”

  两个婆子犹自说着,不知不觉间笑声大了许多。

  连翘循声望过来,道:“妈妈帮把我库房里那只樟木箱子抬出来吧。”

  马婆子一个激灵,站起身来,双手在衣摆上蹭了蹭,讪讪笑道:“这就去。”

  沈婆子跟着她一道去了。

  倒座房的窗户突然被推开,露出一张白皙的小脸,眉心一颗红痣,正是苍术。

  苍术去寻了红芙,她记着前头叫玉竹听了墙角的事体,这回格外小心,道:“你在前头当差时,与四爷那里的紫竹熟悉吗?”

  红芙不知其意,但还是颔首道:“认的是认的,但要说熟悉,也不太熟。”

  “她那人怎么样?”苍术追问道。

  红芙皱着眉头想了想,道:“不好处,总归我不喜欢她。”

  苍术又左右张望了一番,附耳过去道:“我听说她得了个镯子,许是四爷赏的。”

  红芙一张脸霎时惨白,紧紧拽着苍术的衣角,道:“这话可胡说不得的,四爷怎么会好端端赏她镯子?这话要是传扬出去,她怕是要连命都没有了。”

  苍术叫红芙的态度唬了一跳,赶紧道:“我这不是来问你了嘛,我又没到处去说。”

  红芙沉声道:“不管如何,这话还是别说了。”

  两人算是不欢而散。

  翌日锦蕊不当值,收拾了些东西准备回去看她老子娘。

  杜云萝唤了她进来,低声嘱咐道:“你回来时去柳树胡同里寻锦灵,问问她那镯子的事体,是不是这般细的。”

  一面说,杜云萝伸手一面比划了一番。

  锦蕊应下了。

  等锦蕊走后,杜云萝便去了敬水堂。

  每逢初十、二十和三十,周氏都会把管事娘子们唤来,询问一番长房上下事体。

  杜云萝便随着一道听。

  周氏管家有一套,底下人又是忠心耿耿的,即便这几年她因着身子缘故管得不似从前一般细致,但长房的事务依旧是井井有条。

  这些管事娘子,几乎都是从前交到她手中时的人手,杜云萝了解她们,处起来也顺畅。

  傍晚时,周氏要去柏节堂里伺候吴老太君,便叫杜云萝先回韶熙园。

  杜云萝惦记着锦蕊,行礼后退了出来。

  前脚刚进韶熙园,后脚锦蕊也回来了。

  锦蕊从怀中取出了一张纸:“奴婢在锦灵那儿,照她说的画下来的。”

  杜云萝接了过来。

  锦蕊擅长画花样,画镯子的纹理还难不倒她。

  “锦灵说,她只那日早上看了一回,许是有记得不清楚的地方,但大致花纹就是这样,那镯子的粗细也和夫人说得差不多。”锦蕊恭谨道。

  杜云萝的目光落在了纸上。

  锦蕊画得很清楚,忍冬、荷花、牡丹、兰草,交缠着延续着,因着是刻在那么细的金镯子上的,花样并不算复杂,但胜在细巧精致。

  杜云萝一眼就认出来,与那日穆元婧手腕上的镯子的唐草纹是一样的。

  李家的那个镯子,莫非真是穆元婧的东西?

  紫竹是如何拿到的?

  锦蕊上前两步,压低声音与杜云萝道:“夫人,柳树胡同里有人传,说紫竹的镯子是四爷赏的,那意思就是她跟四爷有些不清不楚的。

  奴婢问了锦灵,锦灵说紫竹极少回家来,她接触得不多,紫竹会不会做那等事体,她也说不准。”

  杜云萝抿唇,抬手把锦蕊画的纸在灯火上烧了。

  穆连喻和紫竹是不是有瓜葛,杜云萝也吃不准,可退一万步讲,即便真有了些什么,穆连喻手头又不缺银子,赏紫竹什么不成,非要赏穆元婧的镯子?

  这说不通。

  只是,若这事儿是真的,那前世紫竹没有进内院里当差也就说得通了。

  定然是叫练氏知道,不声不响地给处理掉了。

  杜云萝弯了弯唇角。

  这可是打击二房的好由头,这回可不能无风无浪的过去。

  只是,前院里的事体,杜云萝到底有些鞭长莫及。

  柏节堂里,周氏陪着吴老太君用了晚饭。

  待撤了桌,吴老太君盘腿坐在罗汉床上,问道:“今日让连潇媳妇一道听底下人回话了?”

  “是,”周氏在另一边坐下,笑着道,“之前就把长房的一些账册拿给她看了,苏妈妈说,连潇媳妇是个通透的,什么事儿说一遍也就懂了,教起来一点都不费心。

  我听着心就安了,慢慢又教了些别的东西给她,如今不止苏妈妈,连高妈妈和几个管事娘子都夸她。”

  “你都说好了,底下那几个怎么会唱反调?各个都是人精哩。”嘴上这么说着,吴老太君还是欣慰地笑了,“心安了就好,既如此,等连潇启程之后,我就跟元谋媳妇提一提。”

  周氏垂眸,道:“如此也好,叫他们夫妻两人多处处,免得她刚一接手,忙得什么心思都没了。”

  吴老太君也是这个意思,拍了拍周氏的手,道:“我听连翘说,他们两个处得好,我如今就想着,在连潇启程之前,她媳妇若能怀上就好了,跟连诚媳妇一样。”

  周氏自然也是盼着的,闻言重重点了点头。

  韶熙园里,杜云萝让玉竹摆了桌。

  九溪下午时来报过,说是穆连潇有事,不回来用饭了,叫杜云萝莫等他。

  杜云萝一个人用了一碗,正准备撤了,就听外头一阵问安声。

  她微微一怔,起身迎了出去,见是穆连潇,不由埋怨道:“不是说不回来吗?”

  早知道这么快就回来了,她就等他一道用了。

  一个人用饭,真的没什么意思。

  “装个盘子送过来。”穆连潇把手中的油纸包交给了玉竹,牵着杜云萝的手往屋里走,“原本是诚世子烤了鹿肉邀我们吃酒,不成想,诚王爷进宫去了,又使人来寻世子,世子只好把鹿肉分了。我带回来一些,烤得很香,你尝尝。”

  杜云萝抿唇直笑。

  待玉竹送上来,杜云萝便尝了一口。

  肉香浓郁。

  杜云萝眯着眼睛笑了:“好吃的,可惜还是比不上围场里的。”

  围场里都是厨子们烤好就呈上来的,肉还是热的,滋滋冒油,自然是比冷的好吃。

  穆连潇亦是笑了,弯腰贴近了些,目光温柔如水:“那你可练好骑术,下回围猎,我们一道去。”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