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二百九十八章 遗憾

第二百九十八章 遗憾

  这倒是句实在话。???????·

  女人嫁人,就跟投胎似的,好坏全看命。

  若是如意的,自然样样好,若是不如意,当真是一辈子都受罪了。

  再者,这夫妻相处,本就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,处得好不好,外人哪里看得明白。

  穆元婧嫁人时,也是千挑万选了的。

  周氏提议了蜀地刘家,老侯爷与老太君把关,最后成了事。

  可却是这样一个结局。

  穆元婧恨不了吴老太君,只能把气往周氏身上撒。

  吴老太君经历过一回了,轮到穆连慧时,便有了这么一个说法。

  不管将来好坏,穆连慧要么恨祖母,要么恨母亲,两人都是她的至亲,心里不落位,嘴上脸上也会顾忌些。

  总归是别再殃及旁人了。

  “可有提出人选来?”杜云萝轻声问连翘。

  连翘摇了摇头:“若有人选,二太太也不至于唉声叹气了。”

  杜云萝了然地点了点头。

  定远侯府连字辈唯一的姑娘,又有乡君封号,在普陀山陪了皇太后三年,穆连慧这样的条件,嫁得低了,练氏不满意,可嫁得高些或是门当户对,如今还剩下几个合适的?

  话说回来,练氏想靠穆连慧的婆家给穆连诚添些底子,自然是要选王侯将相。????·

  可李栾是生生叫穆连慧自个儿推出去的,得罪了皇太后,李豫那里的路也就绝了。

  再往下数,年纪匹配的,到底少了些。

  杜云萝琢磨着练氏要烦上一段时日了,反倒是穆连喻的婚事还好处理些。

  她记得,前世的这个夏天,穆连喻的岳家就定下来了,门第算不上多高,与练氏娘家那儿勉强算得上沾亲带故,等于是练氏的“自己人”。

  杜云萝正思忖着,见穆连潇从净室里出来,她便把那些心思暂且抛到了脑后。

  穆连潇的头发湿漉漉的,一面拿着帕子擦拭,一面问道:“云萝,皱着眉头想什么呢?”

  杜云萝抿唇抬眸看他。

  连翘暗悄悄退了出去。

  杜云萝见那帘子晃动,她不由勾了唇角,起身拉着穆连潇坐下,接过他手中帕子,仔细替他擦干。

  穆连潇的头发随了周氏,发丝又细又直,不用怎么打理,就能梳理开。

  不似杜云萝的长发,软虽软,却总缠在一起,女人家梳头样式多,一日下来,总要费些工夫才能打理好。

  杜云萝羡慕穆连潇的头发,听穆连潇又问了她一回,她便道:“在想清明后,世子到底有没有空陪我回桐城。?????·”

  穆连潇挑眉,他是应了吴老太君,可四月里到底得不得空,他其实也说不准。

  他毕竟是吃着朝廷的俸禄,皇命为先。

  穆连潇微微往后倚,背靠着杜云萝,抬头看她:“你想回去?”

  杜云萝沉默,半晌还是实话实说:“想的。前回从桐城回来时,祖父刚刚能开口模模糊糊说几句话,他说,他知道你到过甄家,可惜他病着,没亲眼看看你到底是什么模样的,我答应他了,往后跟你一道去看他。”

  杜云萝说着说着,声音渐渐低下去,她没忍住,透了几分哭腔。

  偏转过头,吸了吸鼻子,杜云萝扯出个笑容来:“还是要你得空才好……”

  穆连潇抬手,轻柔包裹住杜云萝的手,带到唇边啄了一口。

  他知道她懂事,所以愈发心疼她。

  而杜云萝对甄老太爷的思念,叫他不禁想起了老侯爷。

  穆连潇是由老侯爷教导的,教他习武,教他认字,他记得第一次被祖父抱着策马驰骋,他也记得祖父握着他的笔杆一笔一划教他横竖撇捺。

  他总想着要替祖父做些什么,他也在力所能及地做,可他终究没有全部做完。

  有些事可以等,有些不行。

  子欲养而亲不待,他的祖父、父亲,都不在了,他们没有看到他建功立业,看到他迎娶娇妻。

  这样的遗憾,他想越少越好。

  桐城那里,甄老太爷的身子虽有邢御医照顾,可毕竟得过偏枯之症,往后的事情说不准。

  若今年不去,等上一年两年的,兴许……

  他不希望让杜云萝哭着后悔。

  “我尽量。”穆连潇道。

  杜云萝笑着点了点头。

  这三个字简单,但杜云萝很快就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了。

  穆连潇越发的早出晚归,他很忙碌,除了夜里相拥而眠时说上几句话,其余时间,两人连交谈的机会都没有了。

  杜云萝清楚穆连潇的难处,自不会抱怨,从周氏手中慢慢接管了长房上下事务,空闲时便纳鞋垫做中衣,日子踏实极了。

  这日去柏节堂里请安,便陪着吴老太君用午饭。

  芭蕉摆了桌,杜云萝扶着吴老太君坐下。

  老太君执筷,刚想下筷,转头又看芭蕉:“今儿个是元安媳妇生辰吧?”

  芭蕉思索着道:“是四太太生辰。”

  “使人去厨房里问问,长生面可有送过去了?别稀里糊涂地给忘了。”吴老太君吩咐道。

  芭蕉应下。

  待用完了饭,回话便来了,说是已经送过去了,叫老太君放心。

  吴老太君点头,叹息着想与杜云萝说什么,可最终还是一字未吐。

  等杜云萝回去了,吴老太君便让单嬷嬷随她去了小佛堂。

  单嬷嬷点了香,吴老太君在佛前跪下,叹道:“一转眼都这么多年了,可我想起来,还跟昨天一样。

  我自己生了四个,对生孩子早就不怕了,却是叫元安媳妇吓得魂都飞了。

  成了形的男孩啊,就这么没了,要不是菩萨保佑,险些就一尸两命。”

  单嬷嬷垂手,睨了吴老太君一眼,她明白为何老太君刚才不与杜云萝说了。

  陆氏是因为穆元安战死而失了遗腹子的。

  这种话题,无论是如今挺着大肚子的蒋玉暖,还是为了香火在努力的杜云萝,还是不听为妙。

  单嬷嬷垂眸道:“还好四太太是挺过来了。”

  吴老太君无声诵经。

  过了两刻钟,芭蕉来寻,说是陆氏来了。

  陆氏入了小佛堂。

  单嬷嬷问了安,看了一眼陆氏的装扮。

  虽是生辰,可陆氏依旧穿得素净。

  穆元安去世十多年了,这十几年间,陆氏的身形也有了不少变化,这几年的新衣具是素服,从前的艳丽衣裳,已经不合身了。

  逢年过节,府中办喜事时,陆氏也只是添些首饰,让自己稍稍显得喜庆一些。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