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二百九十九章 清明

第二百九十九章 清明

  </>  婆媳两人在观音像前拜了拜,陆氏扶着吴老太君起身:“老太君还特特记着我的生辰,那碗长生面,我都吃完了。老太君中午用得好吗?”

  吴老太君目光慈爱,道:“中午连潇媳妇陪着我一道用的。”

  陆氏笑容温和,道:“我与她来往得少,倒是听底下人说过,说她常常来看您,如此孝顺的孩子,难怪老太君喜欢。”

  吴老太君笑了,眼角皱纹深深:“是个晓事聪明的,你知道的,我最喜欢聪明人了,一点拨就明白了。”

  “如此看来,从前石夫人夸她可真是没夸错,老太君这圣旨求得值得。”

  “可不是,”吴老太君拍了拍陆氏的手,“你大嫂也夸她。”

  陆氏颔首:“大嫂这几年过得辛苦,添了个好儿媳,也算是苦尽甘来了。”

  吴老太君看了她一眼,见她言语之中没有半点勉强,反倒是真心为周氏高兴,老太君的心又是一痛。

  周氏这辈子还有盼头,能盼着抱孙子、抱曾孙子,陆氏却是什么都没有了。

  陆氏的日子和乔姨娘一样,没有什么念想了。

  如此想来,倒还是徐氏好些。

  穆连康失踪多年,虽然吴老太君自己都认为穆连康凶多吉少,可只要一日没有归灵,就能自欺欺人一日。

  可徐氏并不是自欺欺人的性子,她在侥幸和死心之间来回纠结,数年如此,反倒是比什么都没有的陆氏还老得快些

  。

  吴老太君想到这几个儿媳,又忍不住唉声叹了一口气。

  “马上就是清明了。”吴老太君道。

  陆氏垂眸,长睫颤颤:“我听二嫂说,做道场的师父们都已经请好了。”

  “这是要紧事。”吴老太君叹息。

  定远侯府中,每年清明、中元都会设道场,替逝去的亲人、战死的将士们超度。

  杜云萝也是晓得的。

  做法事的几日,府中人人着素衣,佛音不断,井然有序。

  休息时,徐氏没有回自个儿屋里,而是就近去了韶熙园。

  杜云萝在认亲时收了徐氏那般贵重的见面礼,前世今生与徐氏也没有大矛盾,自是欢迎她来的。

  徐氏疲乏,合衣在西梢间的榻子上躺下,张了张嘴,犹豫再三,终是道:“连潇媳妇,把那只镯子拿给我再瞧瞧。”

  杜云萝应了,亲自回内室里取了来,交到徐氏手中。

  徐氏握着玉镯,来回不停地看,眼眶渐渐泛红,良久长叹一声:“每年祭祀时,我都稀里糊涂的。我不知道我的连康在哪里,该不该摆灵牌,该不该给他烧纸,我都不知道。”

  徐氏说着说着,眼泪簌簌落下,玉镯被她双手握着,紧紧按在胸口:“若是他没有不见,我这镯子已经给了我的儿媳了吧?”

  杜云萝的嗓子哽咽,她吸了吸鼻子,才没让自己跟着哭出来。

  她不知道要如何劝徐氏,而徐氏此刻也不需要谁的劝慰,兴许大哭一场,会对徐氏更好。

  徐氏无声哭了许久,直到眼角干得再也落不下眼泪来,她才把玉镯交还给杜云萝,声音沙哑道:“收起来吧,既然给了你,你就收好吧。”

  杜云萝颔首,吩咐连翘去打水进来。

  徐氏净了面,躺回到榻子上,闭目养神。

  杜云萝起身想退出去。

  “连潇媳妇,早些给府里添个男丁,一代传一代,也有人给连康上柱香。”

  徐氏的声音从背后传来,杜云萝撩起帘子的手顿在空中,她缓缓转过头去,却只瞧见徐氏的背影。

  杜云萝紧紧咬了咬下唇。

  徐氏是怨蒋玉暖的,她甚至不想几十年后,蒋玉暖的子孙后代给穆连康磕头。

  徐徐吐了一口气,杜云萝道:“婶娘,我知道了。”

  徐氏没有回应。

  杜云萝走出房门,站在庑廊下,抬头望着天空。

  清明时节雨纷纷,淅淅沥沥的春雨连绵不断。

  锦蕊回了趟前街,薛家也在祭祖宗,她回去磕了一个头

  。

  锦岚亦是如此,韶熙园里当差的丫鬟婆子们都抽空回了家,匆匆走,匆匆回,不敢耽搁。

  只有连翘,她无家可回,在园子里朝天拜了拜,也就算周全了。

  掌灯时分,连翘左右寻了一圈,却不见苍术身影。

  锦蕊道:“许是家里耽搁了?”

  “许是歪在家里躲懒了。”连翘摇了摇头。

  连翘原当苍术在落钥前会回来,哪知主子屋里都要吹灯了,苍术依旧不见踪影。

  “你说她会去哪儿?”连翘低声与玉竹抱怨。

  玉竹撇了撇嘴:“谁晓得她。明日一早就使人去她家里寻她吧。夫人那儿,定是瞒不住的,你也别想着帮她隐瞒。”

  连翘眉头紧锁:“我岂会帮她瞒着。”

  天蒙蒙亮时,连翘便起身了,见马婆子在庑廊下活动手脚,她走上前去,低声道:“苍术一夜没回来,妈妈辛苦一趟,去她家看看。”

  马婆子愕然:“我昨儿个歇得早,不晓得这事儿,苍术竟然敢一夜不归?真真是要翻了天了哦。姑娘,我这就去她家寻寻,这要说不出个子丑寅卯来……”

  “按规矩办事。”连翘淡淡道。

  见马婆子迈着脚去了,连翘便忙碌起来。

  没一会儿,正屋里有了动静,穆连潇撩开帘子走出来,连翘福身问了安。

  还未有一刻钟,马婆子喘着粗气回来了。

  连翘一怔,上下打量她道:“妈妈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?”

  “哎呦可不好了!”马婆子胖乎乎的身子随着喘息起起伏伏,她双手一拍大腿,“苍术没了!”

  “没了?”连翘惊呼一声,瞪大了眼睛,“没了是什么意思?”

  莫不是她以为的那样吧?

  马婆子念了声佛号,道:“就是死了!”

  这一句没压住,声音有些大,边上的丫鬟婆子都听见了,白着脸围了上来。

  穆连潇也听见了,抬声问道:“刚说谁没了?”

  马婆子咽了口唾沫,颤声道:“世子,就是咱们院子里的苍术没了。

  她昨夜一夜没回来,天一亮,连翘姑娘就让奴婢去她家问问。

  奴婢还没出二门呢,就见小花园的水井边凑了不少人,一个个都慌慌张张的。

  奴婢过去问了声,才知道井里淹了个人,奴婢大着胆子看了一眼,那衣裳是苍术昨儿穿的。”

  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