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三百章 询问

第三百章 询问

  连翘觉得脖颈后头冰冷一片。

  她愕然看着马婆子,半晌说不出话来。

  苍术竟然死了?

  昨日还活生生的一个人,就这么没了?

  还是死在了水井里,是失足还是……

  连翘打了个寒颤,她看了周围一眼,玉竹她们的脸色也都难看极了。

  穆连潇神色凝重,又问:“人捞起来了吗?”

  马婆子支吾道:“奴婢一看那场面,吓得脚都站不稳了,没敢再待着,就回来报信了。奴婢听她们说了,刚发现的时候就使人去请二太太了,想来这会儿二太太应该到花园里了,在捞人了。”

  出了这种事,马婆子慌乱害怕也是人之常情。

  穆连潇微微颔首,道:“再过去一趟,把事情弄弄明白。”

  马婆子含糊应了,硬着头皮要去,还没走出韶熙园,就有两个婆子迎面而来。

  正屋里,杜云萝刚刚起身,外头动静她听得并不清楚,一时也没放在心上,直到锦岚跑了进来。

  “怎么了?”锦蕊皱着眉问她。

  锦岚道:“夫人,马妈妈说,苍术死在小花园的水井里了。”

  锦蕊正替杜云萝梳头,闻言一惊,手上力道没有控制住,痛得杜云萝倒吸了一口冷气。

  “奴婢……”

  “不要紧,”杜云萝打住了锦蕊,盯着锦岚道,“你说什么?苍术死了?”

  杜云萝一时难以接受。

  从前是没有出过这样的事体的。

  今生很多事情都改变了,杜云萝也知道,一定还有别的意料外的变化会出现,可她没有想到,突然之间让她大吃一惊的是一个丫鬟的死讯。

  而且还是死在了水井里。

  “夫人,”连翘的声音从外头传来,“二太太身边的董妈妈和朱妈妈来了。”

  杜云萝让锦蕊梳好头,起身到了明间里。

  她扫了一眼恭谨问安的两位嬷嬷。

  这两人都是练氏身边得力的心腹嬷嬷。

  请了两人坐下,杜云萝便道:“我听说了,井里捞起来的是苍术吗?”

  朱嬷嬷暗暗松了一口气,杜云萝开门见山,也省了她们不少事,她道:“夫人,是苍术没错。我们太太说了,府里后院里多少年没出过这种事了,不管是失足还是……总要弄明白的,若是没个说法,后院里人心惶惶的。

  这等大事,老太君那儿是瞒不得的,等下还请夫人过去柏节堂,我们太太去唤苍术的老子娘了。”

  杜云萝半垂着眸子,沉沉应了一声:“毕竟是我院子里的,这事儿是要弄个明白。妈妈们回去跟二婶娘说一声,我这儿收拾好了就去柏节堂。”

  朱嬷嬷和董嬷嬷告退了。

  等那两人走远了,杜云萝才冷冷哼了一声。

  府里后院多少年没出过这种事……

  这话也只有练氏说得出来。

  人都叫二房害得死在外头了,当然没后院里什么事体了。

  穆连潇撩了帘子进来,见杜云萝面色不虞,他轻轻握住了她的手,安抚似的按住了她的掌心:“吓着了?”

  杜云萝摇头:“我只是觉得很突然。”

  穆连潇手上用力,把杜云萝一把抱在了怀中,顺着她的脊背抚着:“先用饭,等下我陪你去柏节堂。”

  杜云萝浅浅弯了唇角。

  他们到柏节堂时,吴老太君由周氏扶着到了花厅里。

  穆连潇还有公务在身,给吴老太君和周氏、练氏请了安之后便先走了。

  苍术的老子娘被带了进来。

  “可怜啊……”苍术的娘扑通就跪到了吴老太君跟前,她想说什么的,可张了口,一个字又都说不出来,只有泪水簌簌落下,整个人蜷在地上痛哭起来。

  苍术的爹抹了一把脸,重重磕了三个头:“老太君,请您做主。”

  吴老太君闭上眼睛长长叹了一口气。

  她是过来人,知道突然之间失去了骨肉是什么滋味。

  那是生生从身上剐了一大块肉啊!痛得整个人都要厥过去了。

  周氏偏过头擦了擦通红的眼睛。

  练氏见那两夫妻一时半会儿也说不出什么名堂来,便道:“老太君,昨天个清明,苍术回家去上香,门房上记了,是拿着对牌出去的,申初一刻回的府里,是还没回到韶熙园就落水了,还是回了韶熙园之后又去了园子里,这就不晓得了。”

  吴老太君转头问杜云萝:“昨儿个下午,有瞧见苍术回来吗?”

  杜云萝斟酌了一番,道:“祖母,我昨日下午倒是没留心,但连翘说一直没瞧见苍术的人影,晓得她一夜未归,今天天刚亮就让马妈妈去她家问问,结果在园子里……”

  练氏皱着眉头问了一句:“连翘没瞧见,其他人有看到吗?”

  杜云萝淡淡看了眼练氏。

  苍术虽是韶熙园里的丫鬟,但这事儿其实牵连不到杜云萝,她从没有挑剔过苍术,为难过苍术,更别提打骂了,苍术绝不会是因被主子不喜而心神恍惚出了差池的。

  除非是把这事儿往韶熙园的丫鬟内斗上引,倒是可以问杜云萝一个治下有失。

  杜云萝答道:“我记得昨日送三婶娘走的时候,差不多是申初二刻,若苍术是一刻入府的,那时差不多也该到韶熙园了,可我和婶娘在院门上说了会子话,都没有见过她。

  那之后,院子里的人陆陆续续都回来了,要是苍术回来过,总不至于一个人都没瞧见吧。”

  把徐氏搬出来了,自然是最好的解释。

  吴老太君微微颔首,让人去唤了连翘来。

  连翘的说辞无二,韶熙园里二十来个人,没道理会看漏了的。

  周氏低声与吴老太君道:“看来,应当是一回府就出事了。”

  “好端端的,怎么跑去水井边上了?”吴老太君看向练氏,“是二门边上小花园角落里的那口井吧?”

  “是那口井,”练氏赶忙道,“所以我才觉得奇怪,那里除了白日里打水时,谁也不会去的,她跑那儿做什么去了……”

  吴老太君又问连翘道:“苍术平日里与谁有争执吗?”

  连翘犹豫了,她低着头没有应声。

  练氏见此,忙道:“人命关天的事体,连翘,可别想着维护。”

  杜云萝抬手按了按跳得厉害的眉心,她想起了锦蕊说的话,玉竹和苍术不和。

  连翘沉默良久,终是吐了两个字:“玉竹。”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