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三百零一章 诛心

第三百零一章 诛心

  吴老太君的眸子倏然一紧,她偏过头看向杜云萝,沉吟道:“玉竹?是不是从前乔姨娘身边的?”

  杜云萝颔首,余光瞥见了练氏。

  练氏眼底闪过一丝精光,若不留意,根本察觉不了。

  那是欣喜之意。

  杜云萝抿唇,若不是她知道练氏不怀好意,练氏眼底的这点变化只怕她也是抓不住的。

  玉竹很快便来了。

  哭得几乎断气的苍术的娘扑过去就要打,叫苍术的爹死死抱住了。

  玉竹面无表情地给主子们问了安。

  练氏打量了玉竹一番。

  当时韶熙园里添人手时,练氏是准备了一个大丫鬟的,可偏偏杀出来了这个程咬金,与吴老太君指的连翘一起,占了两个名额。

  练氏没想过收买连翘,只要有半点风声传到吴老太君耳中,这些年的辛苦都要付诸流水。

  至于玉竹,练氏摸不透她,也不敢试探了。

  如今韶熙园里四个大丫鬟,全是练氏管不着的,这叫她又是无力又是苦恼。

  要是能趁此机会除了玉竹,那就能在杜云萝的屋里添个堪用的人手了。

  “你和苍术起过争执?”练氏开口问道。

  玉竹面不改色,她垂着手,态度恭谨,不见丝毫慌乱:“回太太话,奴婢没有和苍术起过争执,只有一回,她做事不太妥当,奴婢说了她两句,仅此而已。”

  苍术是二等,玉竹是一等,她指出苍术的不当之处是她的职责,而非过错。

  “不可能的!”苍术的娘大喊起来,她早就把规矩不规矩的都抛到脑后去了,哑声道,“苍术她、她知道要去世子跟夫人跟前当差,她高兴坏了,说一定会好好做事,她会做好的,她、她怎么会不妥当!你、你莫要血口喷人!”

  玉竹垂眸看向苍术的娘。

  那张脸已经花了,头发也散了,可毕竟是两母女,玉竹在她的面上寻到了苍术的轮廓。

  玉竹心中冷冷笑了,苍术是在好好做事,做她想做的事,甚至是想踩着自个儿往上爬,这份“用心”,说她不妥当也没错。

  比起好好做事得到夫人和大丫鬟的信任和赏识,苍术走得更像是“歪门邪道”。

  玉竹想把那些一并说出来,可看到苍术的娘哭得那般惨,她到底还是狠不下心去指责了。

  “老太君,”玉竹缓缓道,“事情就是如此,奴婢昨日没有回过家,在后花园里朝天拜了拜,就一直在韶熙园里做事。

  我们夫人送三太太走的时候,奴婢就在院子里,后来也没有出去过,这事儿只要仔细问一问就清楚了的。”

  吴老太君不置可否,她只是仔仔细细看着玉竹。

  从私心里,她相信玉竹,因为她相信乔姨娘。

  乔姨娘那般温婉平和心善之人,临终前的几年,贴身伺候的丫鬟只留了玉竹一人。

  能入得了乔姨娘的眼,这个玉竹,绝不是心狠的人。

  杜云萝亦看着玉竹,这一个多月相处下来,她对玉竹颇有好感,这是个做事细致有条理的丫鬟,这样的人,就算想出手害人,也不该是推人落井。

  练氏目光锐利,似是想把玉竹看穿一般:“若不是你,那又是谁?你的嫌疑是最大的。”

  玉竹唇角一弯,讥讽的笑容闪过,又趋于平静:“二太太,人为财死鸟为食亡,奴婢不图苍术什么,也没有什么把柄拿捏在她手上,没有半点好处,奴婢为何要做‘杀人’这种诛心的事情呢?”

  “诛心”两字,如一把尖刀,扎在了练氏胸口,她倒吸了一口凉气,面上红一阵白一阵的。

  杜云萝瞧在眼里,几乎想要替玉竹的这番话鼓掌了。

  二房这些年的所作所为,说到底不就是“人为财死”吗?

  为了爵位,为了家产,沾染了多少人命!

  练氏死死咬紧了后槽牙,这才稳住了面上神色,免得叫其他人瞧出些名堂来。

  她端起茶盏小口小口慢慢抿完,这才按捺住了狂跳不止的心:“老太君,您看呢?”

  “我倒觉得这人实在。”吴老太君一句话已经透露了她的态度了。

  练氏见此,也只好暂时作罢,默默在心中念着“欲速则不达”、“小不忍则乱大谋”,而后,看着杜云萝,道:“连潇媳妇,人都是你院子里的,你说怎么处置?”

  杜云萝思忖,道:“毕竟是一条人命,不能草草了事,还是要仔细查一查的。

  不过,之前二婶娘那儿的朱妈妈跟我说,为了这事儿,底下人都人心惶惶的,我琢磨着如此下去也不是个事。

  不如,就先说苍术是失足的,稳了人心,暗地里该查的还是继续查。

  至于玉竹,就在韶熙园里做事,平日里连翘与她一道,一来看管着,二来不叫其他人起疑,又传些风言风语。

  祖母、母亲、二婶娘,你们看,这样行吗?”

  吴老太君捻着手中的佛珠,念了声佛号:“那就这样吧。人命关天,不管觉得谁是凶手,都要有实证,既然查,就要查得仔细、严谨,给她老子娘一个交代。”

  练氏见此,也就应下了,命人给苍术的老子娘备了些银子,杜云萝也添了些。

  周氏先扶着吴老太君回去休息了。

  练氏坐在椅子上,手指轻轻敲打着扶着,道:“连潇媳妇,韶熙园里的人,你是自个儿查还是……”

  杜云萝浅浅笑了。

  如今后院万事由练氏做主,韶熙园的丫鬟婆子里,肯定有练氏的人,无论她让不让练氏插手,韶熙园里的状况,多多少少也会传到练氏那里去。

  只是,背地里是一回事,明面上又是一回事,她若大大方方让练氏来查她的韶熙园,侯府上下怕是要以为她好欺负了。

  “二婶娘手上事情多,我那儿还是我自个儿来吧。”杜云萝道。

  练氏笑容关切,语气温和:“你这孩子,跟婶娘客气什么。你过几日还要去桐城吧?也好,自个儿院子出了这等事情,总归晦气的,出去散散心,说不定等你回来的时候就已经解决了。”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