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三百零三章 滋味

第三百零三章 滋味

  </>  翌日清晨,杜云萝便与穆连潇一道去柏节堂里辞行。

  吴老太君刚刚才起,由单嬷嬷扶着出来,笑道:“旁的我就不交代了,路上小心些。”

  杜云萝应下。

  周氏送他们到了垂花门。

  练氏笑容满面地迎上来:“好不容易出趟远门,原本该备得周全些的,可偏又说人多了路上耽搁,就带这么几个人手,我们真是不放心,是吧,大嫂?”

  周氏点头,握着杜云萝的手,道:“女人家身子骨娇贵,路上虽赶,但也别累着自己,别跟连潇比底子,他皮糙肉厚的不晓得累。”

  杜云萝闻言,忍俊不禁。

  从前周氏可没有这么好说话的,如今婆媳相处融洽,周氏才事事为她考量。

  练氏笑意更浓:“瞧大嫂说的,连潇疼媳妇,这家里哪个不知道,你还怕他不仔细他媳妇啊。”

  周氏抿唇笑了。

  这一趟去桐城,备了一辆马车,杜云萝只带了锦蕊,把韶熙园里交给了锦岚和两位陪房妈妈,又有连翘和玉竹在,应当是稳妥的。

  穆连潇带了云栖和九溪。

  周氏实在不放心,杜云萝便把锦灵招了来,才算是堪堪让周氏满意了。

  云栖和九溪驾车,穆连潇骑马,杜云萝与锦蕊和锦灵坐车里,如此轻便出门,以图早去早回。

  练氏看着车马走远了,与周氏唠嗑了两句,转身回了风毓院。

  穆连慧背着手,沿着庑廊慢吞吞地来回走动。

  自打开春后,她就没有闷在房里,****这般走。

  练氏一开始没觉得不妥,这一个多月看下来,简直要呼一声“脑袋都给绕晕了”

  !

  “慧儿。”练氏抬声唤她。

  穆连慧却跟没听见一样,继续慢吞吞地走。

  练氏无奈叹气,上前一把拉住了穆连慧的手,半拖着把她带回了房里。

  珠姗守在了明间里。

  穆连慧在榻子上坐下,转头看着窗外。

  练氏扬手就把窗户给关上了。

  穆连慧转过头来,一脸不解:“您这又是怎么了?”

  这个“又”字,让练氏的心一阵阵烦闷起来,她****为家人操劳,怎么在穆连慧嘴里,她却像是个没事找事的人了?

  练氏深呼吸,道:“连潇和他媳妇去桐城了。”

  “我知道啊,不是早就定了要去吗?”穆连慧随口应着。

  “我这不是在琢磨苍术的事儿吗?”练氏倒了盏茶,一口气饮了,又道,“至今不知道是谁下手的,不过,就那玉竹嫌疑最大,你说,要不要趁着他们两个不在,先把玉竹处置了?”

  穆连慧上下打量了练氏几眼,奇道:“母亲,那苍术的死,真的跟您没关系?不是您下手的?”

  “怎么说话的?”练氏啧了一声,指了指自个儿,“我傻吗?这个时候给她来这么一手,还弄得不上不下的。”

  穆连慧睨着练氏,扑哧就笑了:“您既然不傻,那您现在纠结什么?”

  练氏语塞。

  她知道穆连慧说得在理,徐徐图之,这些年稳中求进,她不会傻到在杜云萝刚进门时就送“大礼”,言语暗示不算事儿,闹出人命可就不一样了。

  她不是听不得女儿意见的人,可偏偏这些话从穆连慧嘴里说出来,那滋味……

  五味杂陈!

  练氏皱着眉头转了话题:“前阵子老太君又问起你的婚事了,慧儿,你不给娘一个准信,娘就照自己的心思去挑了,等挑好了,你再说什么嫁啊不嫁的,娘可不管了。”

  一提婚事,穆连慧脸上全是不耐烦,蹭得站起来就往外头走,道:“您挑吧。”

  练氏没有拦她,拦住了也不知道再说什么了,只能苦苦摇了摇头。

  穆连慧出了屋子,站在院子里抬头看着湛蓝的天空,徐徐吐出胸中的闷气。

  照练氏的心思去挑,挑上三年五载的,都挑不出个花样来。

  真真是烦闷。

  马车驶出了京城,一路往桐城方向去。

  杜云萝坐在车里,虽然垫了不少皮垫子,可马车的颠簸依旧很明显,只从这一点,杜云萝就知道,这次的速度远比前两回要快。

  甚至快过了甄老太爷病重,他们急切赶回去的时候

  。

  几乎是日夜兼程。

  杜云萝晓得穆连潇的难处,自不会抱怨,而她也没有纤弱到如此就倒下的地步。

  依着计划入了桐城,马车停在了甄府。

  王氏和陈氏急忙来迎他们。

  王氏搂着杜云萝,道:“舅母还以为你们要过两日才到呢。”

  一行人往筵喜堂去。

  王氏仔细与杜云萝交代:“老太爷如今能坐起来了,不过坐不久,一日里顶多一个时辰。”

  杜云萝眼睛一亮:“那也好的呀,往后会更好。”

  “可不是嘛!”陈氏亦笑了,“这半年多,亲眼看着老太爷似是不行了,又从鬼门关拉回来,如今能坐起来了,我们也安心多了。听邢御医的意思,到下半年,说不定还能下床走上两步。”

  “全靠舅舅舅母细心照顾。”杜云萝笑容莞尔。

  若不是家里人不放弃,兴许甄老太爷早就熬不过了。

  筵喜堂里,侯老太太长着脖子等着,听见外头动静,她高声道:“我的云萝来了,快些进来快些进来。”

  杜云萝赶忙挑了帘子进去,见侯老太太一扫之前的病态,精神奕奕,她心中一喜,扑了上去:“外祖母。”

  侯老太太把杜云萝搂在了怀里,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了一番:“这都梳起妇人头了,云萝成了小娘子了。”

  陈氏的笑容微微一僵。

  王氏看得清楚,刚在二门上,她也想夸杜云萝几句的,只是碍着陈氏,这才没有开口。

  侯老太太是不会有那些顾忌的,张口就说了。

  侯老太太看完了外孙女,又去看穆连潇,前回她就满意,如今再看,越发觉得与她的云萝是天造地设一般。

  虽是头一回以外孙女婿的身份正式登门来,可穆连潇的身份金贵,侯老太太事先就吩咐了不许丫鬟上垫子,不叫他们夫妻行大礼了。

  可穆连潇见丫鬟迟迟没有动作,倒也不在乎那垫子不垫子的,在罗汉床前直挺挺跪下。

  “不肖那些规矩不肖那些规矩。”侯老太太示意穆连潇起来,她怀里的杜云萝却溜了下去,与丈夫一道跪了。

  两人给侯老太太连磕了三个头。

  侯老太太的眼睛霎时红了:“好孩子,赶紧起来。”

  穆连潇先站了起来,伸手去扶杜云萝,余光瞥见内室里出来个人,他抬眸望去,忆起那是杜云萝的大表兄。

  甄文谦的视线在穆连潇和杜云萝的身上滑过,而后垂下了眼帘,道:“祖父正好起来了。”

  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