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三百零五章 诊脉

第三百零五章 诊脉

  晚上在花厅里设了宴。

  甄子琒对穆连潇极为满意,自从前回穆连潇把邢御医带回了甄家,他就觉得这个外甥女婿是千般好万般好的。

  他特特让人去取了好酒来,笑道:“藏了十多年了。”

  陈氏一看到酒就眉心直跳,抬声劝道:“老爷,您酒量不济,还是……”

  甄子琒被当众落了面子,沉着脸想说什么,余光瞥见身边的甄文谦,他到了嘴边的话又都咽了下去。

  醉酒误事啊!

  偏偏他们两父子都是酒量极浅的人。

  若不然,前回也不会出那样的事体了。

  想起前事,甄子琒心虚地看向穆连潇,见他神色自若,这才稍稍放下心来。

  看来,穆连潇什么都不知道。

  也是,那些事体,杜云萝怎么会叫穆连潇知道,平白节外生枝。

  穆连潇性情爽朗,即便席面上甄文谦低调阴郁,甄子琒又小心谨慎,可有甄子珉与甄文渊相陪,又请了客居的邢御医来,也算是热闹。

  杜云萝坐在侯老太太身边,陈氏知道她的口味,做了不少她喜欢的菜色。

  接风宴用得舒心。

  甄子琒酒量浅,早早就醉了,陈氏让人扶他回去歇了。

  侯老太太念着杜云萝夫妻这一路辛苦,也没多留他们,见晚饭用得差不多了,也就让他们各自散了。

  穆连潇和邢御医低声说话。

  甄文婷和甄文琪一左一右扶着侯老太太回筵喜堂去。

  经过杜云萝身边时,甄文婷睨着她道:“前回世子来时我没遇上,今日一见,果真是比我那哥哥强上许多。”

  侯老太太重重一咳嗽。

  虽然府里上下人人心中都有一番比较,但也只存在心里。

  孰高孰低,原本便不是一句话就能说明白的,就算得了结论,也断断不会出口。

  甄文婷却是张嘴就说了出来。

  侯老太太不赞同地看向甄文婷:“少说几句吧,席面上的菜还不够堵了你的嘴的?”

  甄文婷撇嘴,倒是没有再顶撞侯老太太。

  杜云萝目送她们离开,转身走向穆连潇与邢御医。

  邢御医已经习惯了在轮椅上生活,自己就能操纵,也不需要旁人推着走了。

  甄府上下看重他,见邢御医喜欢亲力亲为,打理他起居的小厮丫鬟也再不碰那轮椅,又在他平日里经常出入的各处门槛上架了木板。

  “瞧着气色还不错。”邢御医打量了杜云萝一眼。

  杜云萝笑着道:“望闻问切,不如邢御医明日替我诊个脉吧。”

  “老夫从前只替娘娘们诊平安脉,”邢御医啧了声,顿了顿,复又大笑起来,“如今吃着甄家的用着甄家的,你说了算。”

  杜云萝扑哧笑出了声。

  待回到小院,梳洗过后,杜云萝便歇下了。

  这一路日夜兼程,着实累人,她好几日都没睡过安稳觉了。

  穆连潇吹灯落账,伸手揽了杜云萝入怀,在她柔软长发上轻轻落下一吻。

  如此简单的亲昵让杜云萝的瞌睡跑了大半,她睁开了眼睛。

  穆连潇垂眸看她:“怎么想到让邢大人诊平安脉?”

  杜云萝搭在穆连潇胸口的手微微一僵,但她很快又放松了下来,道:“来都来了,怎么能错过让御医诊脉的机huì?之前我母亲说我身子有些寒,要多调理。”

  这当然不是真话。

  她要让邢御医诊脉的真实原因,她还不能跟穆连潇开口。

  虽然杜云萝清楚练氏不敢给她下猛药,但那药效到底如何,她还是要听一听御医的意见的。

  穆连潇是不懂女子病症,但到底娶了媳妇了,也不是从前的“愣头青”,听她一说,猛得就想起前回杜云萝肚子痛的事体来。

  当时,她痛得脸色煞白,小小的脸蛋都纠结起来了,看得人怪心疼的。

  “是该让邢大人给你开个方子。”穆连潇柔声道。

  杜云萝听他略显喑哑的声音,就晓得他想到什么了,她也不解释,含糊应了一声。

  可应完了,又觉得这样的误会怪怪的。

  她轻声哼了一声,抓了穆连潇的手腕,不轻不重咬了一口。

  反正这人皮糙肉厚的。

  “云萝,”穆连潇的声音愈发低沉,甚至带了几分不自在,“别闹。”

  “哪里闹了……”杜云萝嘀咕道。

  穆连潇收紧了箍在她纤细腰身上的手:“一会儿去哪要水?”

  杜云萝一时愣怔,待脑海里来来回回地把穆连潇的话给想明白了,她的脸颊烧得滚烫。

  穆连潇晓得她脾性,最不耐烦浑身粘腻了。这院子里虽有小厨房,却没有多备热水,穆连潇习惯冷水,她是吃不消的。

  若是纵情一场,总不能让锦蕊去大厨房里要水吧?

  明日里笑都要叫人笑死了。

  她脸皮再厚,也没厚到那般地步。

  杜云萝甩开了穆连潇的手,翻身往床里侧滚:“那你赶紧一边去。”

  手背覆着双眸,穆连潇笑了,他的云萝怎么能这般可爱……

  这一夜,杜云萝睡得很是安稳,不知不觉间,又本能地往穆连潇怀里钻去,贴着他睡得沉沉。

  翌日一早,待去筵喜堂里给甄老太爷与侯老太太请了安,杜云萝才请邢御医到了小院里。

  无论诊出什么结果来,杜云萝都不希望叫侯老太太听见,免得她老人家跟着提心吊胆的,就怕她在侯府里受尽了算计和委屈。

  穆连潇带着云栖去青连寺了,不管空明师父会不会透露一丁半点的消息,他都要尝试。

  杜云萝为此松了一口气,她就怕诊脉时穆连潇在旁。

  邢御医替杜云萝诊了脉,起先他神色随意,而后眉头一皱,变得仔细又谨慎起来。

  “可是有什么状况?”待邢御医收回了手,杜云萝问道。

  邢御医含糊应了两声。

  杜云萝抬眸,声音不轻不重,却透着笃定:“是不是与子嗣有关?”

  邢御医的眸子倏然一紧,他深深望着杜云萝,见她神情自若,显然并不意外时,他叹了一口气。

  “你倒是个门清,所以才要我给你诊脉吧?”邢御医道。

  杜云萝苦笑:“您给我个准话,对我身子的影响大吗?”

  邢御医搓了搓手,透了几分不耐:“所以说,我最讨厌这些女人家的把戏了,京里这种事体我见得多也听得多了。

  说起来也都是别人家的事体。

  幸亏你是来问我,京里那些大夫嘛……

  诊不出的对你没半点用,诊的出的,谁愿yì惹是非?

  呵,要不是世子救过我的命,穆家如今又供奉我吃喝,我也懒得蹚浑水!”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