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三百零六章 耐心

第三百零六章 耐心

  闻言,杜云萝心中又添了几分庆幸。

  正如邢御医所言,很多大夫是不愿yì蹚这样的内宅浑水的。

  尤其事关公候伯府,大夫们处事愈发谨慎。

  若不是有救命大恩,邢御医未必肯吐露真话。

  “还请您明示。”杜云萝起身施了一礼。

  邢御医挥了挥手,示意她坐下:“从脉象上看,你的确用过一些对子嗣有碍的东西,只是剂量极小,又不是每日服用,因此很不明显,我也险些就错过了。

  这也就意味着,那些东西都是暂shí性的,不会损害到你身子的底子。

  只要停用了,好好调养一段时日,再要受孕是不难的。

  看来,对方并不想绝了你的路,不对,应该说是不敢绝了你的路,若是下猛药,真碰到一个胆子肥的敢说真话的,那下手之人可就要暴露了。

  不过,是药三分毒,你成亲两月,它没有对你造成大影响,但我不敢断言,你若用上三年五年会有什么后果,也许它会使得你子嗣艰难,怀上了也不容易保住。”

  杜云萝神色平静,她没有被这些话吓着,反而是静下了心。

  邢御医说的和她自己猜测的基本相符。

  对杜云萝来说,只要不损了身子的根本,她并不怕。

  这东西她不是****服用的,从京城到桐城这一路都没有再用,可见是在府里才接触到的。

  如此看来,大抵是熏香、饮食之类的。

  练氏让人对她下手,也需要顾忌自身,想来等穆连潇离京之后,这东西是没必要给杜云萝用了的。

  在穆连潇归家之前,杜云萝不用怕再沾染上。

  至于子嗣……

  杜云萝垂眸,她当然想要孩子,属于她和穆连潇的孩子。

  可这会儿真的不是怀孕生子的好时候。

  二房虎视眈眈,若她此刻怀上了,她很难说往后会有什么变化在等着她,毕竟,孕妇会发生的意外实在太多了,防不胜防。

  杜云萝可不会疯狂到以自身为饵,来引二房出手。

  因为穆元谋和练氏都不是急功近利的人。

  这一场爵位之争,他们能够谋划几十年,低调又不招人眼,甚至瞒过了吴老太君,凭的就是他们的隐忍和耐心。

  漫漫几十年,人生有几个几十年?

  若他们夫妻是那等短视之人,又岂会成功?

  这可不是过家家酒,若想今日埋下种子,明日就收获满仓,穆元谋早就自己把自己给算计死了。

  没有九成九的把握,穆元谋和练氏可不会露出狐狸尾巴来,他们是做好了长年“奋斗”的准备了的。

  如今的侯府后宅,还握在练氏手中,要是杜云萝此刻怀孕,她接管中馈的日子必将后移。

  那在过鬼门关时,谁能说她一定能平平安安走过来?

  赔上性命,她的这一世又有什么意义?即便活下来了,也有可能抓不到二房把柄,到时候,什么芝麻,什么西瓜,都丢了。

  杜云萝缓缓吐了一口闷气。

  看来,想安安稳稳怀孕生子,她首先要尽快给二房添些麻烦了。

  让练氏焦头烂额的麻烦。

  一口吃不成胖子,既然二房是放长线钓大鱼,她一样可以徐徐图之,把高楼一点一点起起来。

  杜云萝给邢御医道了谢。

  邢御医道:“侯府里头的事体,我是帮不上什么忙的,也没胆子去帮,老头子我已经没了腿了,还想留着这条命把宁哥儿养大。

  等你想调养身子时,我倒是可以给你开开方子,也就仅此而已。”

  杜云萝笑了,如此打开天窗说亮话,可比拐弯抹角强多了。

  她斟酌着道:“您放心,这事体我暂且不会与任何人提,也请您替我保密。

  只是,往后我可能会请您帮我看一个人。”

  “看人?”邢御医惊yà,“什么人?得了什么病?”

  “一个哑巴。”杜云萝道。

  邢御医摆手:“哑巴?哑了就是哑了,我可治不好。”

  “不用治,您就帮我看看,他是真哑了还是装哑巴,若真哑了,又是怎么哑的。”杜云萝一字一字道。

  邢御医苦着一张脸:“我就知道准没好事!算了算了,看在我这条老命的份上,以后帮你看。”

  杜云萝送走了邢御医,转而望着锦蕊和锦灵。

  邢御医诊脉时,杜云萝并没有让她们回避,那一字一句都是清清楚楚落到了她们两人的耳朵里的。

  震惊、害怕、不解,各种情绪一股脑儿涌了上来,憋到了现在,都有些忍不住了。

  “夫人……”锦蕊扶了杜云萝坐下,“是谁……”

  话一出口,锦蕊自己先醒悟过来,这两个月间,杜云萝对二房的态度是最疏远的,与穆连慧之间的不愉快和小心思又是早已有之。

  “所以您才让奴婢早早嫁给云栖吗?”锦灵蹲在杜云萝身前,握住了她的手。

  杜云萝挤出笑容来,低声道:“不是哪里都跟杜府、甄府一样的,不想叫他们得逞,就事事仔细谨慎。”

  锦蕊问道:“您真的不告诉世子吗?”

  “告诉他做什么?”杜云萝深吸了一口气,“我们没有证据,如何去揭穿别人?便是世子信我,短时间之内,一样对二房无可奈何,只会让他带着牵挂出征,我的将来如何,全看世子如何。”

  这也是杜云萝不立刻让邢御医给穆堂诊断的原因。

  要是穆堂真的知道些什么,他不开口必然有他的理由,无论他是真哑巴还是假哑巴,他都不会说的。

  穆堂不怕死,威逼利诱都是无用的。

  而定远侯府上下,为了名声,也不能要了他的命。

  当年穆堂想自尽又被青连寺住持师父劝下时逼不得,如今成了空明师父越发逼不得。

  若穆堂是顾忌二房,那唯有穆连潇建功立业,长房上下真正接管了定远侯府,二房不再像此刻一般一手遮天,他大概就肯说了。

  如此一来,杜云萝能做的其实就很简单了。

  让二房先乱起来。

  要是二房不乱,一切按部就班,千里之外的边疆,杜云萝根本鞭长莫及。

  锦蕊和锦灵交换了一个眼神,彼此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坚定。

  唯有主子好,她们才能好好的,往后,一定要替杜云萝尽心尽力,早日摆脱困境。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