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三百零八章 答应

第三百零八章 答应

  杜云萝缓缓点了点头。

  没有动静,这才像是练氏的性格。

  谨慎小心,几十年如一日,不敢引起吴老太君半点侧目的练氏,最懂得韬光养晦了。

  况且,苍术的死是一把双刃剑。

  练氏心中恨不能凶手是韶熙园里的人,可杜云萝明确说过院子里的事体无需借练氏之手,练氏再插手进来,落在吴老太君眼中,未免显得手长且急功近利一般。

  若是府里其他人所为,甚至背后还有些不可告人的秘密,练氏把这些都翻出来,丢人的就是她自己。

  如此一来,不如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把这事体慢慢揭过去。

  虽然无法打击长房,但也避免了自损。

  练氏的算盘打得是很精明的。

  不过,杜云萝的立场与练氏是不同的。

  韶熙园里她自个儿说了算,只要她能确定不是自己“后院起火”,那就可以以此做文章了。

  当然,杜云萝会向练氏学习“稳扎稳打”。

  吴老太君已经准备把中馈交到她手中了,除非苍术的死对练氏、对二房能有严重的打击,否则,杜云萝还是等把中馈的事体理顺了再把事情摊在台面上为好。

  太过冒进,只会重蹈景国公府的新夫人的覆辙。

  杜云萝轻声吩咐洪金宝家的:“继续盯着院子里的,尤其是和苍术走得近的,也许她们会知道些什么。”

  洪金宝家的抿唇,恭谨问道:“夫人,您是指红芙和烟儿?”

  “我对她们的事体,了解得还没有你们清楚。”杜云萝笑了。

  洪金宝家的了然点头,解释道:“苍术和红芙都是二等,又住一屋里,平日里总瞧到她们一处说话,红芙是从前头的世子院子里调进来的,原本和烟儿一道负责世子那里的洒扫,两人很是熟悉,因着这层关系,苍术与烟儿的关系也不差。”

  “既如此,还请妈妈多费些心。”杜云萝道。

  洪金宝家的连称不敢,而后退了出去。

  穆连潇收拾好了之后,两人一道往柏节堂去。

  芭蕉正在摆桌,笑盈盈行了礼。

  吴老太君睨了两人一眼:“赶着吃饭的时候过来。”

  原是想绷着脸打趣的,可话一出口,吴老太君自己就忍不住了,哈哈笑了。

  待用了饭,吴老太君问起了桐城之行,晓得甄老太爷的身子骨好了许多,她念了声佛号:“邢大人妙手回春,也是你祖父命中有此机缘,熬过了此次大难,后福可期。”

  穆连潇出府做事去了,杜云萝和周氏伺候了吴老太君歇午觉,这才从柏节堂里退了出来。

  周氏回了敬水堂,而杜云萝在园子里遇见了练氏。

  练氏笑着迎了上来:“晓得你们两个回来了,这一路上还顺畅吗?”

  杜云萝问了安,淡淡道:“日夜兼程,累是累了些,但能见到我祖父,一切也都值当,叫二婶娘挂心了。”

  练氏东拉西扯了几句,又道:“瞧我!你这会儿一定很累吧,我只顾着跟你说话,倒是忘了。赶紧回去歇歇,等缓过劲儿来了,来风毓院坐坐,也跟慧儿说说话。”

  杜云萝嘴上应了,看着练氏离开的背影,目光沉沉。

  果真与她料想的一样,练氏决口不提苍术的事情,是想揭过去了。

  夜里,穆连潇没有回府用饭,杜云萝等到了二更天,他才回到韶熙园。

  杜云萝抬眸看他,大抵是因为年轻又练武,穆连潇的面上没有露出疲惫之色,但也称不上精神奕奕。

  走到他的椅子后头,杜云萝抬手替他按压肩膀。

  穆连潇身子结实,杜云萝不得不用上十分力气,这按压才不算挠痒痒。

  良久,穆连潇往后一仰,抬起头看着她:“再过三日,我就要走了。”

  杜云萝的眸子倏然一紧,手上的动作也顿住了。

  从穆连潇的角度看去,只看到她微颤的睫毛。

  肩膀上又有力道传来,穆连潇听到杜云萝的声音,有些喑哑,她说“好”。

  只有一个字,却是无限的不舍和牵挂。

  穆连潇忍不住叹息,他又何尝舍得留下娇妻?

  抬手握住了覆在肩膀上的手背,把那柔若无骨的手包在手心里,穆连潇把杜云萝带到身前,直视她如水般清澈的杏眸,道:“云萝,你跟我说过你懂,旁的都不多说,我会回来,你等我回来。”

  杜云萝的嗓子突然跟着火一般灼痛起来,她用力眨了眨眼睛,避开了穆连潇的视线,她深深吸了一口气,忍住了哭意。

  她当然等他。

  从前,他就一直这么说,她也一直这么等,即便他违背了承诺,她还是在这府中对着他的牌位等了五十年,等到她闭眼时,他能来接她。

  “我知道的,我没有去过边疆,可我知道打战残酷,”杜云萝努力挤出笑容来,她早就下过决心了,不会用眼泪让穆连潇带着牵挂出征,“打仗嘛,受伤跟吃饭一样,但你答应我,千万别受重伤,别、别死,一定要回来……”

  穆连潇的心软得一塌糊涂,他捧着杜云萝的脸颊,一字一句道:“我答应你,不让你担心,不会让自己受重伤,不会死,一定会回来。”

  杜云萝狠狠点头,眼泪却不受控制,依旧簌簌落下。

  她越是想着不要哭,就越是止不住泪水,她赶忙用手擦拭,擦得眼周通红一片。

  穆连潇拥着她,什么话都没有再说,只是一下又一下抚着她的背,宽慰她安抚她。

  良久,杜云萝总算不再落泪了,她抬起头来,带着鼻音,糯糯道:“我没事的,真的,下次就不会哭了。”

  哭过之后,脸上难免不适,穆连潇帮她唤了锦蕊进来。

  锦蕊端了水盆进来,穆连潇亲手绞了帕子,仔细又轻柔地替她擦脸。

  杜云萝没拒绝,见一旁的锦蕊恨不能把头埋到地里去,她弯着眼儿笑了。

  穆连潇又走到梳妆台前,看着上头的胭脂香露香膏,一时分不清楚,眉宇微皱。

  杜云萝笑意更深了,语调都变得轻快起来:“那个白色的小瓷盒子。”

  穆连潇打开了盖子,膏体香味扑鼻而来,淡淡的,是他每次在杜云萝脸颊脖颈间闻到的味道,他很喜欢。

  杜云萝走过去,挖了一小块,匀开后抹在脸上,抬眼睨他:“看来是真没给姑娘家送过胭脂香膏。”

  语气几分酸,几分甜,可爱极了。

  穆连潇凑过去偷香,在她耳畔轻声道:“下回送你。”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