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三百一十章 后悔

第三百一十章 后悔

  两日后,穆连潇启程了,带了鸣柳和疏影。

  云栖常年跟着他,对京中各处关系都熟悉,就留在京城里跑腿,九溪留守府中,他年纪尚小,还需多磨练几年。

  杜云萝仔细替穆连潇收拾好了,鞋垫中衣,都是她亲手做的。

  一针一线都是心意。

  送走了穆连潇,杜云萝转过身望着定远侯府的后院景致,心底的孤独感猛得就泛了上来。

  她深吸了一口气,带着锦蕊在园子里来回走了走,才满满稳住了心神。

  风毓院里,练氏板着脸站在东跨院的窗前,眼中透着无力和疲惫。

  窗户微启,里头沿窗摆了张榻子,穆连慧搂着被子睡得云里雾里的,根本不知外头状况。

  哪有姑娘家这般睡觉的?

  而且这都快辰正了,哪有还歪在床上的道理?

  练氏紧紧咬着后槽牙,深吸了两口气,转身绕进了屋子里:“慧儿!”

  穆连慧眉头锁了起来,拉高了被子盖住了脑袋,一个翻身又继续睡。

  练氏三步并作两步走上前去,一把掀开了被子:“祖宗!”

  穆连慧含糊嘀咕了两句,拿手盖在眼上避光。

  “连潇启程了。”练氏压着火气,道。

  穆连慧低哼:“走了就走了呗。”

  练氏在她身边坐下:“连潇媳妇没哭也没闹……”

  “她不肯哭闹,难道要拿着刀子逼她哭闹不成?”穆连慧撑坐起来,手指理了理凌乱的长发,“二哥走的时候,二嫂不也没哭没闹吗?您觉得不成?那我去把她叫来,给您嚎两嗓子?”

  闻言,练氏气得浑身直发抖:“你你你!你说得这是什么混话!晦气!呸呸呸!”

  穆连慧翻了个白眼。

  “你说,她到底是怎么想的?难道是她对连潇并不上心?”练氏猜测道。

  “她怎么想的?您连我是怎么想的都弄不明白,还想去弄明白她?”穆连慧嗤笑。

  她的头发长,发尾有些打结,她理了两下没理开,探身从旁边几子的绣篮里摸了剪子,对着打结的发尾就卡擦一下。

  练氏倒吸了一口冷气:“你疯了你!头发是能随便剪的?”

  “总归是理不开了,留着做什么?不如剪了,”穆连慧把剪子丢了回去,“您说她对阿潇不上心?这话您在府里传一句都会被人笑死,谁信呐?”

  练氏叹了闷气。

  她也知道没人信。

  杜云萝与穆连潇亲近着呢,男女之间的心意,眼神是骗不了人的。

  既然那般喜欢,为何就不哭不闹送了穆连潇走呢?这样的杜云萝,与最初练氏想象中的杜云萝,完全不同。

  杜云萝刚嫁进来的时候,练氏就隐隐有这样的感觉了,如今越发明显。

  练氏为此心烦后悔不已,分明是她亲自替长房挑的儿媳妇,谁知尽然挑了个贤内助出来。

  真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。

  练氏出了屋子去透气,她前脚刚迈出去,后脚穆连慧抱着被子又躺倒在了榻子上。

  练氏隔着窗户唤她,穆连慧故技重施,拿被子盖了脑袋,全当了耳边风。

  “哎……”练氏摇了摇头。

  儿女都是债,这话一点都不错,为了这三个孩子,她这个当娘的真是操碎了心。

  穆连潇一走,杜云萝的生活变得简单起来。

  陪吴老太君念佛,打理长房事物,每日里规律极了。

  过了十几日,吴老太君和周氏商议之后,与杜云萝道:“府里的状况你是知道的,原本该由长房当家,但你母亲身子欠妥,前些年便由你二婶娘接管了。

  如今你嫁进来了,你母亲也夸你是个掌家的好苗子,我想,这中馈还是该你接过去。

  这几年府里规矩顺当,你平平稳稳接过来就好,底下人都是熟手,你有什么不懂的就只管问,管上一两个月,心里也就明白了。”

  杜云萝恭谨应了。

  掌事大权,她是绝不会推出去的,甄氏说得对,一旦推过一回,以后就难了。

  吴老太君愿意交给她,但也把话说得很明白,她要“平平稳稳”地接,别起那等一朝一夕改朝换代的念头。

  把定远侯府弄得跟景国公府后院一样,传出去了,上上下下都要被人笑话死。

  就算杜云萝要安排自己的人手,也等上几个月,把府中事体弄明白了再说。

  “祖母,我是新手,自该多倚仗底下的管事妈妈们,就跟长房里一样,全靠苏妈妈、高妈妈和娘子们得力,母亲又一直指点我,我才没有闹出笑话来。”杜云萝笑盈盈道。

  吴老太君见她听明白了,满意地点了点头。

  聪明人就是好,一说就明白了,叫人省心不少。

  吴老太君不是拖沓之人,事体定下了,就让人去请了练氏。

  练氏很快便过来了,见杜云萝乖巧地给她问安,练氏心里不由咯噔一声。

  吴老太君开门见山。

  练氏内心煎熬,可她早知会有这么一天,也就没有慌乱,笑着道:“既如此,连潇媳妇,明日起你白日就到前头花厅来,先熟悉起来。”

  杜云萝笑着应下,她就知道,在吴老太君跟前,练氏是不会推诿的,至于到了花厅里……

  “祖母,”杜云萝转眸看向吴老太君,“您知道的,我就是个生手,二婶娘肯教我,我心中也跟擂鼓似的。

  我想向母亲借了苏妈妈,她是内行人,又知晓府中情况,可以提点我一些,也免得我事事叨扰二婶娘,耽误了二婶娘做事。

  苏妈妈是母亲身边的要紧人,万一她不肯,您可要帮我说说好话。”

  “鬼机灵!”吴老太君闻言哈哈笑了,“你母亲是那等小气人?她若不肯,我把阿单借你。”

  杜云萝面露喜色,连声向吴老太君道了谢,又起身给单嬷嬷行了半礼。

  只要身边跟着苏嬷嬷或是单嬷嬷,练氏在打理庶务时就不好给她使绊子了。

  练氏手下那些管事的婆子娘子们,也少不得掂量掂量。

  练氏听了这话,晓得吴老太君是铁了心要扶杜云萝一把,多余的心思也就只能按捺下了。

  第二日,单嬷嬷便随着杜云萝去了花厅。

  练氏不好暗示底下人,又有单嬷嬷压阵,自是没有哪个敢当出头鸟。

  杜云萝接触中馈的第一日,很是平顺。(未完待续。)(..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