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三百一十一章 偷听

第三百一十一章 偷听

  杜云萝用心在学,又有单嬷嬷提点,慢慢也就有些体会了。

  柏节堂里,吴老太君问了情况。

  单嬷嬷笑着道:“夫人年纪虽小,却是个聪慧的,仔细又踏实,奴婢瞧着啊,等练上一年半载的,管家也会是一把好手。”

  吴老太君笑了:“连你都这么说,那我可就放心了。”

  芭蕉的声音从外头传来,禀着练氏来了。

  单嬷嬷替练氏撩了帘子。

  婆媳两人说了会子话,话题渐渐就转到了杜云萝身上。

  吴老太君眯着眼道:“说起来,连潇这媳妇还是你给挑的,如今看来,这挑得可真不错,人稳当又聪明。”

  “不瞒您说,我可是后悔了的。”练氏嗔道。

  “哦?”吴老太君好奇,“这是为何?”

  练氏抿唇笑着道:“我晓得她好,可早知是这般好,我就舍不得让给大嫂了,我底下还有个光头小子呢。”

  吴老太君指着练氏哭笑不得:“这话我们关起门来说说就好了,传出去,你大嫂准跟你急。”

  “还是老太君心疼我。”练氏脸上堆着笑,心里却是半点都笑不出来。

  她是真后悔。

  早知道杜云萝是这般性子的,练氏才不会凑弄这门亲事。

  如今是哑巴吃黄连,有苦说不出。

  偏偏吴老太君还为此夸赞她,她真的是悔得肠子都青了。

  待练氏走了,吴老太君脸上的笑容倏然间消失。

  单嬷嬷看在眼中,大着胆子劝了一句:“老太君,二太太也是无心之言。”

  吴老太君阖眼,透着几分疲惫:“我知道,可正是因为无心,我才心痛。”

  “都是过去的事体了……”

  吴老太君叹气:“对元铭媳妇来讲,那可不是过去的事。”

  提起徐氏,单嬷嬷亦是一脸感慨,垂着眸子没有再说话。

  此时的韶熙园里,气氛有些沉闷。

  今日是苍术的断七夜,年长的马婆子与沈婆子不在乎,几个小丫鬟多少有些不安。

  杜云萝看在眼中,又与洪金宝家的吩咐了几句。

  穆连潇不在京中,杜云萝夜里早早就吹灯了。

  见主屋里黑了下来,倒座房最西边的门被悄悄打开,一个小巧身影弯着腰跑了出来,趁着守门的马婆子去如厕,她快步跑了出去。

  那人一路跑到了后院的小花园里,从怀中掏出两根白蜡烛,用火折子点上。

  迎着火光,是一张白净的脸庞。

  跟在她身后,躲在了暗处的洪金宝家的探头一看,那人是红芙。

  红芙对着白蜡烛拜了三拜,身子微微发着抖,低声念道:“苍术,我胆儿小,你今夜就算是要回来,也千万别吓我。

  我们姐妹一场,一直都挺好的,我也没有对不起你……

  错了,我是有对不起你的地方。

  你出了事,我没敢说出来。

  你去找过紫竹对不对?你之前问我跟她熟不熟悉,又让我引你们认识。

  可除了我引你的那一回,你后来也去寻过紫竹,是为了那只金镯是吗?

  沈妈妈说得对,紫竹是四爷院子里的,四爷哪有金镯子赏她?

  若是四爷真给了她镯子……

  你别怪我不说,我想说的,可我能说给谁听?真和四爷有关,这府里是二太太当家,我怎么敢把四爷拖下水?

  你要是有怨气,你去找紫竹好不好?

  今夜是在府里,我只能点蜡烛,等我回家的时候,我一定给你烧纸钱,烧好多纸钱,你千万别吓我……”

  红芙越说,声音就抖得越厉害。

  她本就心虚,仅仅只靠两根蜡烛照了周围近处,远些的地方全部笼在黑暗之中。

  不晓得是树影还是什么,在暗处就像是狰狞的鬼怪,叫她整个人都怕得不行。

  她蜷缩着身子蹲在蜡烛边,直到蜡烛燃了大半截,才吹灭了。

  四周归于黑暗,红芙埋头就往韶熙园方向跑,到了门口,也顾不上会不会叫马婆子发现,猫着腰就跑回了自个儿屋子。

  洪金宝家的不疾不徐回来了。

  马婆子从门房探出头来,指了指西侧,压着声儿道:“进去了。”

  洪金宝家的点了点头,回身把院门关上了。

  马婆子问她:“她跑出去做什么了?”

  洪金宝家的入了门房,道:“给苍术点蜡烛去了,我听那意思,她跟苍术一个屋的,怕苍术夜里回来寻她。我见她抖得厉害,就没叫她,省得把她吓出个好歹来。”

  “老姐姐心善,”马婆子笑了,“您之前让我留门,我还不知道什么意思呢,原来是为了这胆小的丫头。”

  洪金宝家的没有再细说。

  红芙是心神不宁,若不然,她早该想转过来,夜里这个时候,主子都歇下了,院门早就该关上,哪里能让她随便进出。

  翌日一早,洪金宝家的就把昨天听到的状况都禀了杜云萝。

  杜云萝皱了皱眉,道:“那照红芙的意思,苍术是叫紫竹推下井的?镯子的事儿,苍术是怎么知道的?沈妈妈又说了什么?”

  洪金宝家的已经把这些弄明白了,道:“似是鲁家的在胡同里说紫竹偷拿四爷院子里的镯子,沈妈妈把这事儿当笑话跟马妈妈说了,当时就在倒座房的庑廊下讲的,大抵是那时叫苍术给听见了。“

  杜云萝颔首,心里琢磨着,到底苍术和紫竹说了些什么,以至于让红芙怀疑是紫竹下手了。

  况且,紫竹是前院里的,她是如何在后院花园里推了苍术下井的?

  杜云萝抬眸,从开着的窗户里,她看到了外头经过的玉竹,脑海之中猛得就想起玉竹对练氏说过的话。

  是了,清明那日,垂花门上出入的人极多,说不定就会有纰漏。

  那口井又离垂花门不远,紫竹神不知鬼不觉地摸到了后院里,再回到前院,是行得通的。

  杜云萝吩咐洪金宝家的,道:“去打听打听,紫竹这几日如何,再使人去柳树胡同递了信,让锦灵来见我。”

  洪金宝家的应下后去了。

  等杜云萝从花厅里回来,洪金宝家的就来回话。

  “夫人,前阵子紫竹的娘进府来讨恩典,说是紫竹前几年就说了亲了,如今人家催得急了,让紫竹早些嫁过去,二太太允了,如今人已经不在府里了。”

  杜云萝一怔:“什么时候的事情?”

  洪金宝家的道:“就月初,世子爷出发前两天的事体。”(..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