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三百一十二章 追问

第三百一十二章 追问

  靠着引枕,杜云萝半阖了眸子。

  紫竹竟然出府了。

  当真是婆家催亲的巧合,还是其中另有内情?

  若真的是紫竹推了苍术,那她寻了这么个机会出府去,倒也说得通。

  事情的矛盾点还是出在那镯子上,穆元婧的金镯子怎么会落到了紫竹手中?

  要说是穆元婧赏的

  杜云萝可不认为穆元婧是个那样“大方”的人,虽然她金银首饰都不缺,但也不至于把成套的镯子拆出一个去打赏给八竿子打不着的紫竹。

  既然穆元婧没有赏出去,镯子少了一只,她怎么会不嚷嚷?又怎么会戴不成套了的镯子?

  疑惑一个接着一个。

  紫竹会因为镯子推苍术入井,看来,这镯子背后的故事耐人寻味了。

  杜云萝正琢磨着,锦灵便到了。

  锦灵熟门熟路,入了西次间,给杜云萝问了安。

  洪金宝家的见状,转身告退了。

  杜云萝让锦灵在杌子上坐下,低声问她:“紫竹、就是李家那大姐儿,是不是叫李家的给领回去了?说是要嫁人了?”

  锦灵颔首:“月初时领回来的,回来后就一直闭门不出,忙着备嫁妆,奴婢听李家大娘说,好日子定了这个月底,婆家是四太太的陪嫁铺子里的小管事的儿子。”

  杜云萝缓缓点头。

  婆家是侯府的下人,那这亲事自然是要快些办的,否则紫竹归家的理由就假了。

  杜云萝附耳吩咐锦灵:“苍术的死只怕是跟紫竹有关,红芙说苍术是找过紫竹的,为了那只金镯子。

  你探探口风,苍术到底和紫竹说了什么,逼得紫竹不得不下狠手。”

  锦灵轻咬下唇:“夫人不怕紫竹给二太太报信?”

  “她不敢,”杜云萝笑了,“她怕二婶娘,她不敢说一个字的,说出去了,她的命也没了。”

  金镯来历不明,紫竹若要通风报信,她要怎么解释杜云萝怀疑她的缘由和镯子的问题?

  偷拿的?那就是她手脚不干净,而且,穆连喻院子里当差的她,去哪里偷拿镯子!

  练氏只会想到一个理由,那就是穆连喻给的。

  紫竹是个洒扫丫鬟,却收了穆连喻的镯子,练氏只怕是要剥了紫竹的皮。

  锦灵也品过味来,道:“要真的是紫竹推了苍术,这事儿,夫人您想如何处置”

  杜云萝深呼吸了几口,下定了决心:“那就要看镯子了,姑母的镯子为何会在紫竹手里,这是最要紧的。”

  锦灵回了柳树胡同。

  李家离她家也就几步路,锦灵回家从箱子里翻出了一双绣鞋,与莺儿交代了一声,揣在怀里就往李家去了。。

  大门开着,她迈进去,甜甜唤了声:“大娘。”

  李家大娘正在天井里搓衣服,闻声抬头,一见是她,赶忙站起身来,湿漉漉的手在身上拍了拍:“云栖媳妇,今日怎么过来了?”

  “前两天您不是跟我说,紫竹出阁时的绣鞋不晓得绣什么花样吗?”锦灵掏出怀中的鞋子来,“我正好翻出来了,就拿来给她看看。”

  李家大娘欢喜极了,连连道谢:“整条胡同里谁不知道云栖媳妇你是绣活的一把好手,你肯指点我们大姐儿,是她的福气哩,来来来,我引你进去,她在屋里做绣活呢。”

  锦灵跟着李家大娘入了西屋里。

  “大姐儿啊,云栖媳妇来跟你说绣鞋的事体,你好好学着啊。”李家大娘说完,又对锦灵道,“我衣服还没搓完,你随便坐。”

  李家大娘出去了,锦灵转眸浅笑看着紫竹。

  紫竹捏着绣花针的手微微颤着,极不自然。

  “你见了我心虚?”锦灵搬了杌子在紫竹边上坐下。

  紫竹的针险些扎到了手指上,她愕然抬起头来:“我为什么要心虚”

  锦灵笑了:“因为我和苍术一样,是夫人的人。”

  一听苍术的名字,紫竹的针终是扎到了手上,痛得她一声惊呼,赶紧低头含住了泌出血珠子的指尖。

  锦灵冷哼道:“既然胆子那么怎么还敢做那等事体?府里知道了,打死你都是应当的。”

  “我没有!”紫竹惨白着脸,迎着锦灵平静的目光,她听见了自己噗通噗通的心跳声,“我没有”

  “你没有什么?”锦灵直直盯着她,“你没有拿四爷的东西?还是没有推过紫竹?”

  紫竹说不出话来,她蜷着身子发抖。

  锦灵又道:“紫竹,此刻是我来问你,而不是府里的妈妈们来抓你,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?”

  紫竹怔怔。

  “那只金镯子,大娘给我看过,我认得的,那是姑太太的东西。”锦灵压着声道,“世子与二爷不在府中,二太太和夫人正在交接中馈,这个当口上,谁也不想把丑事放到台面上来,夫人也不想让二太太难堪。苍术死了快两个月了,能揭过去的也就揭过去了,只要你说句实话。”

  紫竹皱起了眉头,疑惑地看着锦灵,她摇了摇头:“揭过去?人命的事儿,是能揭过去的?”

  “不然呢?”锦灵笑了起来,“哪家后院没出过人命?夫人真要你给苍术偿命,光那只金镯子就够你受得了,你别忘了,胡同里好些人都是见过的。”

  紫竹打了个寒颤,刚刚明明怕得要命,可这会儿她却突然平静了下来,连脑袋都变得清晰了。

  她知道锦灵说得一点都不错。

  苍术到底是这么死的根本就不重要,夫人真要处置她,那只金镯子就够了。

  胡同里,不仅锦灵见过,好些姑娘家都瞧见过,她是赖不掉的。

  “夫人是想放过我?”紫竹抬眸,喃喃道。

  锦灵既不点头也不摇头:“真把丑事抖出来,谁都不好看。”

  紫竹咬住了下唇:“许是夫人想拿我去对付二太太?”

  锦灵眸子厉色一闪而过,扑哧笑出了声:“夫人对付二太太?为何?老太君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吗?紫竹,你会这么说,是因为镯子的来历足够打击二太太了?”

  “我”

  锦灵站起身来,居高临下看着紫竹:“你记得,夫人给了你机会的,你既然不肯说实话,就等着府里的妈妈们来抓你吧。

  苍术再有不是,也是韶熙园的丫鬟,就这么死了,总要给她老子娘一个交代的。”

  “你刚刚明明说能揭过去的!”紫竹抬声急急道。

  “是能揭过去,只看你怎么做了。”锦灵冷声道。未完待续。..

  ...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