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三百一十三章 真话

第三百一十三章 真话

  “我听大娘说过,”锦灵放柔了声音,抬手把散落下来的鬓发别到了耳后,露出漂亮精致的脸庞,“你从小就想当新娘子,说是大红喜服穿起来最好看,你****夜夜盼着,可算是要盼到上轿了,你不会想在这个时候被带回府里去吧?一旦带回去了,婚事就吹了。”

  紫竹眼眶通红:“我这样还能好好嫁人吗?我做过的事情叫他知道了,我的日子还有盼头吗?”

  锦灵道:“你做了什么?夫人自然想揭过去,是不会往外说的。你自己想想明白,是要风风光光嫁人,还是……”

  紫竹死死咬着下唇,直到咬出了一条鲜红的印子来。

  她看着锦灵,脑海里是去年深秋时锦灵坐着花轿到了柳树胡同的情景。

  震天的锣鼓唢呐鞭炮,叫她只看一眼就舍不得挪开目光的喜服盖头绣鞋,她当时就想,她嫁人时,也要这般漂亮,一辈子也就漂亮这么一回了。

  她是真的想嫁人的。

  紫竹心里已经有了决断,可张了张嘴,才发现要说出来是那么得难。

  可不说又如何?

  不说,她死路一条;说了,兴许还有机会。

  也许杜云萝真的会放过她,也许杜云萝会拿她来对付练氏,那她好歹能活到那个时候,也许,她说完就会被灭口。

  但,会有那么一丢丢的机会。

  人就是如此,没有希望时,心如死灰,一旦见到些光明,即便晓得那光明是海市蜃楼,是旁人诓骗她的,也会想要博一把。

  反正,不会比现在更糟了。

  紫竹眼睑颤动,嗫嗫道:“是我推了紫竹,是我害了她的性命,是我做的……”

  锦灵见她开口了,悬着的心也就落下来了。

  没有出声催促,锦灵只是静静地等着紫竹一五一十说出来。

  “我也是被她逼的,我不想那样的,但她……”紫竹哽咽了,她低头看着自己的手,就是这双手害了一条人命,她掩面哭了起来。

  “她听说我有个镯子,以为是四爷给我的,她、她说我勾引四爷,说让我多问四爷讨些赏银,她要讹我银子……

  我、我定过亲的,我怎么可能去勾引四爷……

  我没有银子给她,她说要去二太太跟前告我,我、我没办法啊!

  真传到二太太那里,我死定了!镯子的事体说出来,我死定了!

  是我蠢,我就不该把镯子藏在枕头底下,我没想到二姐儿会翻出来还戴了出去,叫那么多人看见了……

  嫂子,你知不知道,二姐儿说,就因为她看到了莺儿有那么多好东西,她不想叫莺儿比下去,这才戴我的镯子去显摆的。

  嫂子、嫂子你让夫人留我一条命吧,我不是存心想害人的。”

  紫竹扑过去拽住了锦灵的胳膊,哭得上气不接下气。

  锦灵心中暗暗一叹,道:“慢慢说,镯子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”

  紫竹的手猛得用上了劲,锦灵吃痛,吓得紫竹赶忙收了手。

  她垂着头,道:“镯子是安娘子的。

  有一回夜里突然落雷雨,杉奇怕四爷没带伞,我就走穿堂去寻四爷。

  四爷平日里在后院里用了饭,都是从满荷园边上的角门出来,穿过穿堂回前院的。

  结果那天我就发现四爷和安娘子在暗处做、做那种事……

  我当时吓坏了就跑了,四爷和安娘子谁都没有瞧见我。

  后来有一天,杉奇没空整理四爷换下的衣物,就让我帮忙,我收拾的时候发现了镯子,应该是四爷和安娘子私会时不小心卷在四爷衣裳里的。

  我、我就鬼迷心窍,把镯子偷了。

  嫂子,这么大的事儿我都告诉你了,我一个字都没胡说,我是偷拿了镯子,我有错,可我……

  可我也怕啊,紫竹来逼我的时候,我怎么敢将四爷和安娘子的事情说出去?

  除了推她,除了推她,我不知道要怎么办啊……

  我这些日子也很怕,我怕她回来找我,我到底是害了人了,我闭上眼睛都做噩梦……”

  埋藏在心中的秘密全部说了出来,紫竹趴在桌上哭得喘过气来。

  她害怕,她彷徨,可她不敢跟任何一个人说,连跟爹娘妹妹都不敢说。

  如今说出来了,如释重负,但依旧过不了心中的坎儿。

  锦灵站在她身后,一下一下抚着她的脑袋。

  她记得,那个杉奇是穆连喻的小厮,紫竹说的应当是真话了,

  对与错,是与非,世间哪有这么两极分明的事情?

  若她是紫竹,她也不知道,在被苍术威胁讹诈的时候,到底怎么做才是最好的。

 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,紫竹出手推苍术的行为,其实也没那么难以理解。

  真要说因果,紫竹不该拿那只镯子,没有那只镯子,就没有后面的事情了。

  至于练氏那里,紫竹不去告发才是聪明人。

  穆连喻和个寡妇有染,而且那寡妇还是他姑母身边的人,目睹了如此丑事的紫竹是不可能活下来的,练氏不会允许,吴老太君也不会允许。

  “事情我都知道了,我会如实禀告夫人,你放心,只要你嘴巴紧,夫人不会为难你的。”锦灵叹道,“一会儿大娘问起来,就说是要嫁人了舍不得爹娘才哭了。”

  紫竹咽呜着,含糊应了。

  锦灵去外头问李家大娘要水。

  李家大娘奇了:“怎么了?”

  锦灵笑道:“问了我一些大礼上的事体,然后就哭了,说是舍不得你们。”

  李家大娘一怔,掏出帕子抹了抹眼角:“这孩子!叫你见笑了。”

  锦灵回到家中,从架子上取下一本画册,翻开看了两眼。

  画册里都是锦蕊前几年画的花样,锦灵瞧着好,就拓了一份装订起来。

  她拿着画册往外头走。

  到了韶熙园,沈婆子坐在倒座房门口缝衣服,见了锦灵,奇道:“云栖媳妇,这不是才刚走吗?怎么又来了?”

  锦灵扬了扬手中画册:“夫人想绣这花开富贵,却找不到图样了,晓得我那儿有,就叫我给她拿来。”

  沈婆子赔笑道:“胡同里人人都说你绣活好,花样也好看,这图册回头能不能借我拓两张?”

  锦灵掩唇直笑:“妈妈这是舍近求远了,我的花样都是锦蕊画的,她才是高手哩。

  光这花开富贵,她就画了不下二三十幅,每幅都有些不同,夫人问起她来,她都迷糊得分不清哪幅是哪幅。

  我因着绣过这幅,夫人说起来时我有些印象,这才去取了。”

  “那敢情好,”沈婆子笑着道,“我去求锦蕊姑娘给我画几幅,我给我家丫头绣个香囊。”

  锦灵笑着颔首,走到正屋前,理了理衣角,禀了一声后撩开帘子迈进去了。(未完待续。)

  ...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