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一百一十四章 薄情

第一百一十四章 薄情

  东次间里,杜云萝歪在罗汉床上小憩。

  见锦灵来了,杜云萝示意她在边上坐下。

  锦灵沾着床沿坐了,习惯性地伸手替杜云萝按压额头。

  “问清楚了?”杜云萝舒服地叹息一声,道。

  锦灵压着声音,道:“问清楚了。”

  锦灵把金镯的来历、苍术威逼反被紫竹推入井中的事一一讲了一遍。

  杜云萝的眉头不知不觉就锁了起来。

  那金镯竟然是安娘子的,而安娘子与穆连喻有染……

  这个消息,是真的出乎了杜云萝的意料。

  安娘子作为穆元婧的贴身娘子,平日里起居都在一处,穆元婧拿镯子赏她到也说得通。

  可穆元婧会把成套的镯子拆开来打赏,然后自个儿还戴上了剩余的镯子吗?

  杜云萝说不好,也许,穆元婧就是那样的人。

  至于赏出去的东西,底下人是不是经常戴,当主子的可不会太关心。

  就像杜云萝,没少赏锦蕊和锦灵首饰,若是不翻册子,连她自己都记不清到底赏过些什么,更不用说去问东西的下落了。

  安娘子在偷情时丢了镯子,也不会大肆寻找,以至于紫竹偷拿了金镯,府里都没有人知道。

  依锦灵说的,要不是李家二娘眼红莺儿有好东西,把金镯子翻出来戴上显摆,只怕这事体根本就不会见光。

  “夫人,要让紫竹到老太君跟前认罪吗?”锦灵低声问道。

  杜云萝抿唇摇了摇头:“这个当口上,祖母可不会愿意出这种事体。”

  事情立刻捅出来,二房遭殃不假,但苍术利欲熏心,韶熙园也不能置身事外。

  若能借此让二房大伤元气,杜云萝不介意背一个治下不严的罪过,但还不行。

  杜云萝押着紫竹去柏节堂,是伤不了二房的根本的。

  如此丑事,吴老太君岂会张扬开去?

  安娘子性命不保,穆连喻最多跪一跪祠堂,而且还不是以与寡妇通奸的罪名。

  练氏只要痛心疾首地在吴老太君跟前大哭一场,称病养上半个月,事情也就揭过去了。

  反倒是杜云萝违背了吴老太君吩咐过了“平平稳稳”把中馈接过来的事体。

  杜云萝轻咬下唇。

  这般好的机会,这般严重的事情,她怎么能让它无风无浪地就过去了呢?

  过了这个村可就没有这个店了,势必要借此事折腾二房一番。

  这事情一定要捅出来,却不能由她自己动手,即便只是让穆连喻跪祠堂,也不要把长房牵扯进去。

  借刀杀人,一直都是二房最喜欢做的事情,那就让他们也尝一尝这个滋味。

  杜云萝徐徐吐出胸中闷气,努力回想着前世与满荷园那屈指可数的来往。

  若她没记错,安娘子活不长了,应当就是死在这个八月里,失足落入了满荷园后头的小池塘,当时荷花谢了大半了。

  穆元婧当时似乎没有哭,很是平静地接受了这个陪了她十多年的安娘子的死。

  当时锦蕊私底下说过一句“姑太太薄情”,因而杜云萝才会记得。

  而自打安娘子死后,穆元婧变得越发不爱出院子走动了,逢年过节的家宴,多也是称病不来的。

  吴老太君去看过她一两回,见她精神一般,就让大夫给她开方子。

  谁知穆元婧的身体在一年后一落千丈,突然就病故了。

  吴老太君伤心不已,病了三个月才落地。

  杜云萝此刻回想起来,隐隐有一个念头在脑海中盘旋——穆元婧害死了安娘子。

  若不然,以穆元婧的性子,定是要闹一场,安娘子就算是真的失足,在她嘴里也会变成别人的阴谋诡计,甚至往她素来不喜的长房身上泼脏水。

  而穆元婧偏偏那般平静。

  是穆元婧知道了安娘子和穆连喻的丑事了吗?

  她那般信任的安娘子与她的侄儿纠缠不清,穆元婧一定无法接受。

  杜云萝抬眸看着锦灵,道:“不用让紫竹去祖母跟前认罪,这事体该由其他人捅出来。”

  到了八月里,府中事情杜云萝也能说上些话了,穆元婧推安娘子就不能以一口棺材送出去了结了。

  毕竟,府里四月里才刚出过一桩人命呢。

  苍术死在井里,安娘子死在池塘里,太像了。

  杜云萝缓缓坐了起来,都说抓奸要在床,想让事情再厉害些,就该抓个现行。

  只是,太不不容易了。

  又不可能使人****夜夜盯着穆连喻和安娘子……

  “先走一步看一步吧。”杜云萝与锦灵道。

  她想好了,要是不能抓现行让事情提前爆发了,就耐心等到八月里。

  穆元婧推人落水,柏节堂里,杜云萝也好对吴老太君交代,毕竟,不是她特意寻二房麻烦、惹是生非。

  锦灵把绣花花样的说辞和杜云萝、锦蕊对了一遍,这才回柳树胡同去了。

  杜云萝坐在西次间里,又把事情来来回回理了理,按了按有些发胀的眉心。

  洪金宝家的来寻她,道:“红芙往后如何处置?”

  杜云萝沉吟:“留着她,起码她也没跟了别的主子,这会儿换了人,谁知道会安排个什么样的进来。空出来的二等位子也不用添人,祖母问起来,我会去解释。总归如今就我一人在,哪里用的了那么多人手,等世子回来了再添也不迟。”

  洪金宝家的是通透人,一听这话就知道杜云萝的意思了:“夫人放心,奴婢知道了。”

  杜云萝看着洪金宝家的,甄氏关照过她,洪金宝家的曾是夏老太太跟前的大丫鬟,老太太调/教出来的人手,对后宅的事体很有一套。

  略一犹豫,杜云萝把锦灵带回来的消息告诉了洪金宝家的。

  洪金宝家的瞪大了眼睛,愕然不已:“还有这等事体?这事儿要是坐实了,安娘子定是没命的。”

  杜云萝颔首:“只有安娘子会死,祖母不会把四叔怎样的。”

  “搁哪儿都一样,侯府里现在就四爷在京中,磕着了摔着了都有人看见,老太君哪里会下狠手罚?反倒是安娘子……”洪金宝家的顿住了,眼中闪过一丝疑惑,见杜云萝望着她,她斟酌着道,“奴婢只是觉得,安娘子不似那种人。”(未完待续。)

  ...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