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三百一十五章 知人

第三百一十五章 知人

  闻言,杜云萝有点儿惊讶:“妈妈和安娘子有来往?知道她的性子为人?”

  洪金宝家的摇头,道:“奴婢与安娘子并无来往,只是二月十九时,奴婢听柏节堂里的妈妈说过几句。

  姑太太不信佛,从不拜菩萨,也不喜欢身边人拜。

  可安娘子似乎是信的,背着姑太太悄悄在给菩萨磕头,很是虔诚。

  奴婢想着,这般诚心向佛的人,真的会做出那等丑事来?

  那可是四爷,是姑太太的亲侄儿,她就算想寻个男人,也不至于非要找四爷的。”

  杜云萝不由沉思。

  洪金宝家的见杜云萝神色纠结,又道:“夫人,话又说回来,知人知面不知心,也是有不少人嘴里心里信菩萨,做出来的事体却龌龊极了,安娘子只能在后院里走动,而后院里又没什么男人。”

  杜云萝微微点了点头,指尖在几子上敲着。

  道理是这个道理。

  安娘子会背着穆元婧拜菩萨,自然也可以背着穆元婧去跟穆连喻私通。

  抬眸看着洪金宝家的,杜云萝低声道:“妈妈小心打听打听,看安娘子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。抓奸在床,抓不到,又有什么用?”

  洪金宝家的通透,颔首应了:“夫人放心,奴婢会小心行事,断不会打草惊蛇。”

  这事情要打探起来,不是一天两天就有结果的。

  杜云萝倒也不急,前世今生,经历的岁月多了,她最不缺的就是耐心。

  若能闹得大些,由别人闹开来,自然最好,若没有机会,左不过是等到八月里。

  这点时间,她是等得起的。

  五月末时,杜府里送杜云萝递了帖子。

  许嬷嬷亲自来的,笑盈盈与杜云萝道:“二月末时,二姑奶奶与二姑爷就从岭东出发了,昨日里刚刚入京,说是后日入府拜见老太爷与老太太,府里摆接风宴,请姑奶奶回去吃酒。”

  杜云萝好些日子没回杜家了,有此机会,自然不想错过,便去柏节堂里禀了一声。

  “这是好事,”吴老太君笑呵呵道,“我从未听你提过你二姐呢,你二姐夫是……”

  杜云萝笑着道:“二姐前些年就跟着我大伯父去了岭东,在岭东说亲成家的,二姐夫姓沈,是翰林院沈编修的胞弟。

  二姐夫与二姐这次进京来,也是想在仕途上搏一搏。”

  吴老太君了然,抚掌道:“说到科举,前阵子我听你婆母说,她娘家那儿来的消息,说是圣上明年会开恩科,这事儿**不离十,你二姐夫入京了,正好下场比一比。”

  杜云萝微怔,明年、也就是永安二十一年开恩科?

  她分明记得,永安二十二年大考,杜云荻金榜题名,永安二十三年开了恩科,施仕人中榜,施莲儿算计了杜云荻。

  为何今生在永安二十一年就开恩科了?

  还是说,前世也是连续考了三年,只是因为与她无关,永安二十一年的恩科就被她抛到脑后去了?

  时隔半辈子,杜云萝一时半会儿也想不明白,便按捺住了,道:“当真要开恩科?那我二姐夫来得可真是及时。说起来,我大姐夫也等着下场比试呢。”

  吴老太君大笑:“那敢情好,连襟两人一起考,来个双喜临门。”

  “承您吉言。”杜云萝笑道。

  隔日,杜云萝起来后装扮了一番,便回杜家去了。

  甄氏在垂花门上迎她,扶杜云萝下了车,甄氏上下打量了一番:“瞧着气色不错。”

  杜云萝抿唇笑了:“我在侯府里好吃好喝的,自然不错了。”

  “听说老太君让你掌中馈了?”甄氏问道。

  杜云萝点头,道:“让我先跟着二婶娘学,慢慢接过来。”

  甄氏明白人,一听这“慢慢”两字就懂了,拍了拍杜云萝的肩:“那你就听老太君的。”

  “我晓得分寸。”杜云萝回了甄氏一个笑容,“我才不会跟景国公府里那位一样傻兮兮的。”

  闻言,甄氏笑也不是骂也不是,无奈摇了摇头。

  莲福苑里,热热闹闹的。

  杜云萝进去请了安,夏老太太搂着她好一通“心肝”、“宝贝”,叫一旁的夏安馨和姜四娘笑得合不拢嘴。

  杜云萝眸子一转,看着夏安馨高高隆起的肚皮,道:“二嫂莫要再笑话我了,我还能得宠多久呀?等你肚子里的这个落了地,祖母跟前的‘心肝’、‘宝贝’立马就换人了。”

  夏安馨红了脸。

  夏老太太笑骂道:“一回来就一嘴酸话!”

  杜云萝嘻嘻笑了,见杜云诺朝她打眼色,她便起身坐了过去。

  杜云诺压着声儿道:“安冉县主的儿子满百日了,我跟着母亲去探了一回,白白胖胖的。”

  杜云萝抿唇:“挺好的,她生了儿子,在恩荣伯府里的日子会越发轻松,如此一来,景国公府中,廖姨娘就踏实了,四婶娘也跟着踏实了。”

  杜云诺笑容一顿,复又自嘲一笑:“总归我也就这么点盼头。”

  “人之常情。”杜云萝道。

  莫姨娘是杜云诺的姨娘,她当然盼着莫姨娘好。

  杜云诺垂眸,又道:“廖姨娘现在可不是踏实,而是兴奋。

  小公爷的新夫人怀上了。

  那也是个能折腾的,按说该好好养身子的,可她好不容易把中馈理顺了大半,半点权都不肯放,每日里都把自己累惨了。

  倒是廖姨娘,乐得自在,就盼着新夫人生个儿子,往后有热闹可看了。”

  两人正说着,杜云茹就带着意姐儿回来了。

  前脚刚进门,后脚前头便传了话来,沈家二郎与杜云瑚到府外了。

  杜云茹把意姐儿交给甄氏,与两个妹妹一道去垂花门上迎杜云瑚。

  马车停在了二门外,车帘子撩开,跳下来一个俏生生的丫鬟,她摆了脚踏,扶着杜云瑚下车。

  杜云萝抬眸仔细看她,嘀咕道:“我都不记得二姐小时候是什么样儿了。”

  杜云瑚笑容莞尔:“我还记得你们小时候的样子呢。”

  回到莲福堂,杜云瑚红着眼睛拜见了夏老太太。

  夏老太太紧紧握着她的手,哽咽着道:“走的时候还没我这罗汉床高,这会儿回来了,都已经是别人家的媳妇了。”

  一句话说得人心酸不已。

  苗氏却有些心不在焉的,时辰不早了,怎么杜云瑛还没到,前日去递帖子时,明明是应下了的。

  正惦记着,兰芝引了一个婆子进来,福身道:“老太太、太太,诚意伯府的张妈妈来了。”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