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一百一十七章 掂量

第一百一十七章 掂量

  六月中旬,在两场雷雨过后,猛得就热了起来。

  各房各院里都摆了冰盆,尤其是柏节堂里,吴老太君上了年纪就耐不得热了。

  厨房里备了些凉饮冰碗,大部分就叫穆连慧和穆元婧使人领走了。

  蒋玉暖挺着肚子,哀哀与杜云萝叹气:“我也想吃的,可偏偏碰不得,大着肚子就这点烦,这个不能吃那个不能用的,我屋里连冰盆都不敢多放。”

  杜云萝笑着没说话。

  今日是六月十九,杜云萝来陪吴老太君诵经,蒋玉暖也来了,只是她跪不久,对着菩萨拜了拜就算尽了心了。

  吴老太君歪在凉榻上,手中的蒲扇有一下没一下地摇着:“那你还来我这儿?我屋里凉,叫你母亲知道了,反过来要怪我哩。”

  “祖母,您就让我凉快会儿嘛,”蒋玉暖柔声求道,“我夜里不能翻身,醒来背后都是湿哒哒的。”

  吴老太君的视线落在那高耸的圆肚皮上,目光慈爱:“那就再坐一会儿。”

  说完了蒋玉暖,吴老太君问起了杜云萝:“不说你母亲婶娘几个,你怎么也没领冰碗用呀?”

  杜云萝笑道:“前回回娘家,诚意伯府上来报喜,说是我三姐怀上了,我母亲一听就有些急,请了医婆给我把脉,医婆说我身子有些寒,叫我少吃寒凉的东西。”

  蒋玉暖闻言,睨了杜云萝一眼。

  “那是要少吃,”吴老太君连连颔首,“可开了药方子?”

  杜云萝摇头,道:“医婆说,还没到要用药的地步,叫我平日里多活动,多拿热水泡泡脚,三伏天里也要喝热水。”

  吴老太君神色渐舒:“还好不严重,身子寒影响孩子,你听祖母的话,自个儿注意身子骨。”

  见杜云萝应了,吴老太君挥了挥手中蒲扇:“行了,趁着外头现在太阳不大,你们两个都回去吧,一个挺着大肚子,一个身子寒,我这里就不留你们了。”

  蒋玉暖和杜云萝一道退了出来。

  沿着庑廊走,蒋玉暖柔声问道:“真的不要紧吗?还是请大夫看看,开了方子的好。”

  “都说三伏天是最驱寒的,我就听医婆的,多活动多喝热水,至于方子……”杜云萝抿了抿唇,低垂了眼帘,“等世子回来后再说吧。其实也是我不仔细,否则前回去桐城时,就该请邢御医替我诊脉的。”

  “邢御医?”蒋玉暖奇道。

  “他告老前是太医院里的御医,还给老侯爷看过病的,如今在我外祖家供奉。”杜云萝解释道。

  蒋玉暖浅笑:“御医呀,若有御医坐镇,你的寒症又浅,一定能调养好的。”

  妯娌两人在柏节堂门口分开,杜云萝回了韶熙园。

  锦蕊扶着她走,低声问杜云萝:“夫人是想让她们投鼠忌器?”

  杜云萝轻哼:“真真假假的,总要让她们多掂量掂量。”

  照从前来看,入冬前穆连潇会回京,到二月末再赴边疆,这中间有三个多月的时间。

  说长不长,说短也不短。

  要是杜云萝的肚子一直没动静,吴老太君记得她体寒的事体,一定会请大夫来诊脉的。

  请来的大夫未必能看出端倪,看出端倪了也不一定会蹚浑水,但二房要防邢御医一手。

  邢御医有本事,又受甄家供奉,就算不明目张胆地指出问题,私底下也会让杜云萝注意的。

  练氏自不希望杜云萝起疑,可她又不得不对杜云萝动手脚,行事之时,难免要多顾虑前后。

  在一击必中之前,时不时给二房的柴火上浇点儿油,积少成多,等烧起来的时候,才会足够的旺,旺到将他们燃尽。

  回了韶熙园,杜云萝在东次间里小憩了半个时辰。

  刚刚幽幽转醒过来,洪金宝家的就来了。

  杜云萝请了她坐下。

  洪金宝家的低声道:“奴婢打听到一些状况,隐隐觉得不太对劲。”

  杜云萝眉毛一挑,示意洪金宝家的说下去。

  “满荷园里,婆子丫鬟的数量有些少。”洪金宝家的道。

  这一点杜云萝是知道的,她看过府中各院的花名册,满荷园的人手相较于其他地方的确偏少。

  同样是只有一个主子了,满荷园里的丫鬟婆子比起低调的徐氏、陆氏还少了些。

  杜云萝没想着去招惹穆元婧,自不会对她那里的人手指指点点,这会儿想来,她道:“姑母不喜人多?”

  “与其说是不喜人多,不如说她只喜欢安娘子贴身伺候,余下的人,粗使婆子有力气打水,小丫鬟能洒扫院子就行了,满荷园里的花晴,挂着是大丫鬟的名,领着大丫鬟的月俸,却从不进屋里伺候,只做院子里的事情。”洪金宝家的说到这里顿了一顿,声音越发低了,“安娘子等于是在姑太太的眼皮子底下的。”

  杜云萝的心里咯噔一声,一个念头划过脑海,惊得她险些低呼一声。

  她看向洪金宝家的,见对方一脸慎重,她不自觉地咬住了下唇:“妈妈的意思是,姑母是知情的?”

  洪金宝家的垂下眼睑,微微颔首。

  杜云萝徐徐吐出一口气来,抬手按了按眉心。

  洪金宝家的会如此想,也是情理之中的。

  穆元婧屋里只有安娘子一人伺候,平日里端茶倒水,片刻离不了人。

  安娘子和穆连喻有染,一次两次还好,时间长了,穆元婧总会察觉到的。

  所以,八月里,穆元婧发觉了这丑事,推了安娘子入池塘?

  这逻辑看起来没有错,却还有说不通的地方。

  锦灵头一回见到金镯是二月末时,那紫竹发现穆连喻和安娘子的“好事”的时间只会更早。

  这中间算起来,最少也有半年多。

  男人和女人之间的事体,说简单也很简单,穆连喻都和安娘子好上了,半年里两人办事的次数一定不少。

  以穆元婧对安娘子的依赖程度,怎么可能直到半年后才发现端倪?

  穆元婧应该早就知道了才是。

  她既然早就知道了,就是默许了,那八月里为何发作?

  八月时,满荷园里到底发生了什么?

  正思索着,守着中屋的锦蕊抬声通传,古福来家的来了。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