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三百一十九章 邪乎

第三百一十九章 邪乎

  <></>

  一入七月,天气越发炎热。

  七月七,吴老太君难得地,当着穆连慧的面,唠叨起了她的婚事。

  穆连慧垂着头,一言不发,吴老太君说了良久,也不知道她听进去了多少,不由觉得心烦,不满地看向练氏。

  练氏心里叫苦连连,嘴上道:“老太君,我思前想后的,京中合适的公子就没几个了。”

  吴老太君哼笑:“没几个?那就是还有几个喽?”

  “谈不拢”练氏苦着脸道。

  她为了穆连慧的婚事操碎了心,也试着去打听过,可结果都不好。

  不是练氏瞧不上人家,就是人家推诿一番。

  其中缘由,练氏其实也明白,京中公候伯府就这么几家,各个都有自己的门路,穆连慧已失去慈宁宫里的欢心,这事儿谁都看在眼里。

  除非是娶不到门当户对的姑娘了,否则,都要掂量掂量。

  吴老太君也清楚,叹了口气,道:“那就不嫁在京里。惠郡主不就是远嫁平川王府了吗?”

  练氏笑容僵在脸上。

  穆连慧与惠郡主能一样?

  惠郡主那是庶女,睿王妃为了打压庶女和妾室,这才求着皇太后把惠郡主远嫁,瞧着是门当户对,实则是赶出京城。

  可穆连慧是她嫡嫡亲的女儿啊。

  练氏当然希望她留在京中,就留在自个儿的身边。

  若是跟穆元婧似的嫁得远远的,平日里冷了热了都不晓得

  儿子在战场上厮杀已经够让练氏提心吊胆的了,再添个女儿,练氏可不愿意。

  练氏抬眸悄悄瞟吴老太君,见老太君神色认真,不似信口一提,她只好把求情的话都先咽下去,应下了。

  “你当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?”吴老太君皱紧了眉头,“你想先应下,回头再在京里细细挑?”

  “老太君”

  “随你,你慢慢挑着,”吴老太君板着脸,道,“无论是京里的还是京外的,由着你挑,但你总要给我挑出个结果来。喏,正好七月里,给你半年工夫,等明年正月里还没个说法,我进宫去跟皇太后讲,让她在京城外指一家。”

  练氏赶忙恭谨应下。

  等抬起头来,看向穆连慧时,练氏的心又绞了起来。

  她跟吴老太君你来我往的,穆连慧却完全置身事外,不晓得神游到哪里去了。

  练氏瞪穆连慧。

  穆连慧全然不觉,良久站起身来,说了声“我回去了”就真的直直出去了。

  吴老太君没拦她,端着茶盏抿了抿,又问:“我听阿单说,中馈的事儿都教得差不多了?”

  这又是一桩苦心事体!

  练氏硬着头皮,挤出笑容道:“府里的事体都教了,连潇媳妇机灵,学得快,如今管得也算是有模有样的,外头铺子庄子里的周转她也学得不错,我想,再过一两个月,就能都交给她了。”

  杜云萝跟着学管家,每日里不是单嬷嬷压阵就是苏嬷嬷陪着,练氏只能什么心思都歇了,仔仔细细教导,免得叫吴老太君挑出错处来。

  吴老太君满意了,脸上有了笑容:“过几日就是中元了,府里做法事,连潇媳妇没操持过,你指点指点。”

  练氏应下。

  韶熙园里,小丫鬟们都兴冲冲的。

  苍术的事体过去了三个月了,当时心中的害怕和恐惧,现在都散得差不多了。

  杜云萝从窗户里看出去,就瞧见她们凑在一块笑着说晚上要去拜月,又说要抓喜蛛来验巧。

  烟儿兴冲冲道:“我听锦蕊姐姐说过,以前云栖媳妇抓了喜蛛来,到天亮一打开,能结密密的一层网呢。”

  “那是她手巧,你去问问沈妈妈,柳树胡同里,哪个不夸她手巧。”

  小丫鬟们你一言我一句的。

  杜云萝托着腮帮子,低声问锦蕊道:“都安排好了?”

  锦蕊垂眸:“夫人放心。”

  杜云萝勾起唇角笑了:“让她们去厨房里领些水果五子,算我的。”

  锦蕊应声去了。

  杜云萝看着锦蕊同小丫鬟们一说,乐得她们都欢呼起来,朝着她遥遥福身谢恩。

  七夕夜,杜云萝睡得很早,一夜好眠。

  第二日起来,锦蕊伺候她梳洗,道:“夫人,红芙昨夜里崴了脚。”

  杜云萝浅浅点了点头。

  用过了早饭,杜云萝便往花厅去。

  花厅里叽叽喳喳的,管事婆子娘子们不住说着什么,杜云萝站在庑廊下就能听见她们声音。

  “连潇媳妇,这是什么了?”

  杜云萝闻声回头,见练氏来了,她问了安,道:“二婶娘,我也刚来,不知道她们在说什么。”

  两人一道进去,练氏面无表情扫了众人一眼,花厅里立刻安静了下来。

  “都在说什么呢?这么热闹,也说与我听听。”练氏在椅子上坐下,似笑非笑道。

  婆子娘子们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彼此推着,在练氏发作之前,管采买的贾婆子干笑了两声,道:“二太太、夫人,是这么一回事。

  昨儿个七夕,不少丫鬟都在园子里拜月抓喜蛛。

  本来都是好端端的,也不知道哪个先看到个影子,吓得叫了起来。

  这一下就乱了套了,有吓哭的,有摔倒的”

  “什么影子?”练氏啐了一口,“七月里莫要说胡话。”

  贾婆子缩了缩脖子,嘀咕道:“这不就是七月里才邪乎嘛!”

  练氏脸上一白。

  杜云萝蹙眉,道:“早上听说,我院子里那个红芙崴了脚,我还以为是她不小心,原来是昨夜乱套了。”

  “夜里黑,指不定把树影看岔了,一个叫起来了就各个吓坏了,三人成虎。”练氏道。

  婆子娘子们面面相窥。

  杜云萝缓缓道:“二婶娘说得在理,我晓得你们有的信有的不信,总归就是一句话,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,二婶娘,您说呢?”

  眸中闪过厉色,很快便消失不见,练氏笑容如常,颔首道:“就是这句话。”

  “府中过几日就要做法事了,便是有什么,也都干净了,都别自己吓自己,妈妈们的胆子总比小丫鬟们大些吧。”杜云萝笑着道。

  做法事成了所有人的定心丸,这事儿暂且就放下了。

  翌日一早,却更加人心惶惶了,昨夜园子里巡视的两个婆子也瞧见了一闪而过的影子,差点当场就晕过去了。未完待续。

  ...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