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三百二十三章 夜闯

第三百二十三章 夜闯

  是朝着她们来的。

  马婆子上前一步:“谁?”

  “妈妈们、妈妈们!”

  来人一面叫一面跑,待到了近前,几人才认出来,是园子里司花的小丫鬟福满。

  “大半夜的,你跑什么?”马婆子沉声喝道。

  福满一张脸煞白,叫雨水淋得冰冷的手拽紧了马婆子,道:“我、我瞧见了!”

  “瞧见什么了?”马婆子听了这没头没脑的话就应了一句,话一出口,自个儿先反应了过来,“瞧见啦?在哪儿?”

  “满荷园,翻墙进了满荷园了!”福满急急道,“我刚躺下,想起来园子里还有几盆花没挪,怕叫雨水弄死了,赶紧就去搬,结果就……”

  婆子们面面相窥:“姑太太的院子?”

  马婆子一拍大腿:“这可怎么是好?不管是人是鬼,伤了姑太太,我们都要遭殃,赶紧赶紧,我们赶紧过去。”

  一行人刚走了两步,马婆子猛得就顿住了。

  穆元婧最烦长房的人了,她还没进满荷园,就会被穆元婧的人轰出来。

  什么鬼影子什么作乱之人,穆元婧一个字都听不进去的,只会觉得她们是没事找事,特特寻满荷园的麻烦。

  要把朱嬷嬷叫来,有练氏身边的得利嬷嬷坐镇,穆元婧总不至于死盯着长房了吧。

  “赶紧去叫朱妈妈,”马婆子与福满道,“朱妈妈在花厅里,你让她多带些人手来,满荷园里才几个人?那人能翻墙进满荷园,手上定是有功夫的,光我们几个和满荷园里的人,哪里拦得住?”

  另一个婆子附和道:“没错!万一那人要伤姑太太,万一又要翻墙跑,我们能有什么用?好歹要把院子围起来。你赶紧去,我们先去满荷园外头守着,免得那人跑了。”

  福满连连应声,撒腿就跑。

  马婆子领头,婆子们快步往满荷园去。

  雨势越发大了,视线也差,几人在满荷园不远处的庑廊下站住了脚,没有过去打草惊蛇。

  朱嬷嬷把腰间的酒囊接下来,分给众人:“热热身子。”

  朱嬷嬷很快就领着人来了。

  练氏这几日发了好几通脾气,朱嬷嬷也窝着一肚子气,要把作恶之人抓出来,一出恶气。

  朱嬷嬷大手一挥,十几个粗壮结实的婆子把满荷园四面都围了。

  马婆子正要拍门,朱嬷嬷止住了她,示意一个身材纤长的小丫鬟上前。

  那小丫鬟手脚极快,踩在一婆子的肩膀上,燕子一般翻进了墙里,而后把院门打开了。

  马婆子嘴角抽了抽。

  不愧是朱嬷嬷,竟然敢翻穆元婧的院子,换作是她,把酒囊里的酒喝干了,都不一定有这个胆子。

  马婆子带着人快步进去了,朱嬷嬷赶紧跟上。

  满荷园里一片漆黑。

  这是个一进带东西跨院的院子。

  穆元婧只让安娘子贴身伺候,余下的那几个丫鬟婆子,没有住南罩房或是倒座房,而是叫穆元婧安排到了跨院里去了。

  朱嬷嬷使人看处了左右跨院的月洞门,她首先要保证的是穆元婧,至于跨院里……

  若那不人不鬼的东西真的在跨院里,顶多是伤了丫鬟婆子,反正门口院外都守了人了,叫那东西插翅难逃。

  留人守了正屋的大门,朱嬷嬷绕到北窗下,敲了敲窗户:“姑太太,奴婢是二太太身边的老朱,奴婢有要事禀姑太太,还请姑太太开门。”

  马婆子跟在朱嬷嬷后面,话音未落,漆黑的屋里哐当一声,不晓得是什么砸落在了地上。

  马婆子吞了口唾沫,嘀咕道:“姑太太既然没睡觉,怎么吹了灯了。”

  “姑太太?安娘子?”朱嬷嬷急急唤道,“姑太太您没事儿吧?”

  “鬼叫什么!”穆元婧的声音尖锐,满满都是怒气,“大半夜的闯到我的院子里来,活腻了吗?”

  朱嬷嬷早知道这一回会叫穆元婧骂个狗血淋头,可一想到折腾了小半个月的事体可以了结,再也不用提心吊胆,不用夜里辛苦,不用让练氏撒脾气了,她肚子里的酒劲就翻滚了起来。

  “姑太太,这些日子后院里的动静,想来您也是听说了的,刚刚园子里有人看到,有一人影翻墙入了姑太太的院子,奴婢这才赶来了……”

  “你要说是我在捣鬼?”穆元婧大叫着打断了朱嬷嬷的话。

  “奴婢们担心姑太太的安慰,还请姑太太和安娘子避一避,奴婢们把满荷园里外寻一寻,也免得叫歹人伤了姑太太。”朱嬷嬷语气坚持。

  “不需要!你们赶紧给我滚!”穆元婧高声道,“夜闯我这儿胡说八道!洗干净你们的脖子,明日母亲跟前,二嫂也别想脱身!”

  朱嬷嬷的火气蹭蹭蹭就冒上来了,今儿个要是就这么回去了,往后她在府里说话还有人听?二太太的威信、脸面也要荡然无存了!

  来的婆子们都是吃了酒的,这十几天里,她们又是辛苦又是害怕,折腾得人都要疯魔了,眼看着事情能水落石出,大把赏银能到手,一个个胆子都大了起来。

  法不责众,反正是朱嬷嬷和马婆子打头,要重罚也罚不到她们头上。

  几个人凑过来怂恿道:“朱妈妈,撞门吧!姑太太的安危要紧。”

  “安娘子,安娘子!”朱嬷嬷喊着,“要是姑太太坚持不开门,奴婢只能让人撞门了!”

  “你敢!”穆元婧猛得撕声尖叫起来,“秋柔!”

  房门被拉开了,衣衫不整的安娘子跌跌撞撞冲了出来,噗通摔坐在庑廊下,神色木然,死一般的木然。

  朱嬷嬷顾不上安娘子,快步入了正屋。

  内室里,有股腥味。

  朱嬷嬷一闻,脸色惨白,她伺候过练氏和穆元谋,这是男女****后的味道。

  她连连倒退了两步,撞到了插屏上,脑海一片混沌。

  是那歹人逼迫了穆元婧,还是那歹人原本就是穆元婧的奸夫……

  马婆子提着油灯进去,内室里一下子亮堂了。

  穆元婧披着外衣坐在床上,脸色潮红,眼睛若能吃人,怕是早就把她们给吃了。

  朱嬷嬷进退不是,马婆子也懵了。

  “滚出去!”穆元婧扬手把引枕砸了过来。

  引枕落在了朱嬷嬷的鞋前。(..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