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三百二十五章 有心

第三百二十五章 有心

  韶熙园的大门被拍得噼里啪啦响。

  古福来家的一直在门房里等着,闻言就赶紧趿了鞋子出来,一把拉开了大门。

  “呦,马妈妈,”古福来家的瞪大了眼睛,“你不是在巡夜吗?怎么突然回来了?”

  马婆子抬手抹了把脸上的雨水,越过古福来家的往正屋方向走:“出事了!夫人在屋里?”

  “夫人早歇下了,”古福来家的跟上去,“出事了?要不要紧?”

  马婆子脸上的表情都快哭出来了。

  古福来家的见此也就不问了,帮她一块敲了房门。

  “锦蕊姑娘,锦蕊姑娘!”马婆子叫到。

  屋里的灯很快亮了起来,锦蕊来开了门,待听马婆子说有要紧事体,她赶忙回身去里头唤杜云萝。

  马婆子被请进了屋里。

  洪金宝家的披着衣服从后罩房里过来,低声与古福来家的道:“看来,是抓住了呢。”

  “侄儿和姑母房里的寡妇娘子有染,姑母还是知情的,呵!”古福来家的撇了撇嘴,“这事儿热闹了。”

  洪金宝家的颔首:“还真叫我们夫人算准了,临来侯府前,老太太、太太总让我们多点拨夫人,依我看,我们夫人也是个厉害的。”

  “可不是。”

  马婆子立在东次间里,顾不上身上湿漉漉地落下来的水滴,一颗心跟着了火一般。

  杜云萝披着外衣出来,在罗汉床上坐下,道:“马妈妈,大半夜寻我,到底出了什么事体?”

  马婆子张嘴,见锦蕊站在一旁,话又要咽下去,可转念一想,那丑事十几号人都知道了,还需再瞒着夫人身边的大丫鬟?

  “夫人,”马婆子颤着声道,“抓到人了。可那人是、是四爷还是在姑太太屋里抓到的,姑太太和安娘子和四爷”

  后面的话,马婆子说不出去了,干巴巴对杜云萝挤出一个笑容,意思就是“夫人您懂的”。

  杜云萝自然是懂的,她就是猜到了那三人之间乱七八糟的关系,才会设局把事情翻出来。

  穆连喻与寡居的姑母以及姑母身边的寡妇娘子**,这样的丑事,就算没办法把二房彻底扳倒,也够他们乱上一阵了。

  锦蕊立在一旁,闻言愕然抬头,难以置信地看向马婆子。

  她一直都以为是穆连喻和安娘子交缠了,穆元婧仅仅是知情而已,但锦蕊没有想到,穆元婧自己都披挂上阵了。

  天呐!这都什么事儿!

  “说具体点!”杜云萝蹭得站了起来,“怎么会是四叔?怎么就抓到姑母房里去了?”

  杜云萝的惊讶神情骗过了马婆子,马婆子本就混乱着,来不及细细斟酌,就把事体一并说了一遍。

  “朱妈妈也在场?还晕过去了?二婶娘那儿有人去报了没有?祖母那儿呢?母亲那儿呢?”杜云萝接连发问。

  马婆子连连点头:“已经去柏节堂、敬水堂和风毓院报信了,三太太、四太太和二奶奶那儿,不敢打搅。”

  杜云萝颔首:“我梳洗一下,这就过去了。”

  马婆子退到屋外庑廊下,听着磅礴的雨声,拿手做拳,重重敲了敲脑门子。

  洪金宝家的早就没了踪影,只古福来家的凑了过来,好奇地问她出了什么事体。

  马婆子长叹一口气:“老姐姐呦,我情愿什么都不知道。”

  内室里,锦蕊手脚麻利地替杜云萝梳了头发。

  杜云萝看锦蕊神色郁郁,问道:“怎么了?吓着你了?”

  锦蕊摇了摇头:“奴婢只是没想到,四爷和姑太太,也”

  “人间龌龊之事,只有不敢想的,没有不可能的。”杜云萝声音喑哑,带着几分悲痛。

  她见识过的龌龊之事,多这一桩不多,少这一桩也不少。

  锦蕊长睫颤颤,沉思片刻,道:“奴婢受教了。”

  杜云萝拍了拍锦蕊的手。

  锦蕊深呼吸,道:“不过,都叫夫人算准了呢,真的就让马妈妈她们把人逮住了,马妈妈还叫夫人蒙在鼓里。”

  “马妈妈耿直,做事努力,换一个心眼儿多的,未必就有胆子跟姑母对着干了。”杜云萝解释了一句。

  能把这层窗户纸捅破,杜云萝做了很多准备,布了半个月的局,才算有了收获。

  至于今夜,她心中隐约觉得事情能成,但也不敢说定是一击必中。

  能有收获,总归运气是不错的。

  七夕之夜开始鬼怪之说,丫鬟们人心惶惶,一来二去的,巡夜一事就定下来了。

  十多天的工夫,来来回回,有时有,有时没有,婆子们不仅是熬夜辛苦,心里也会疲惫烦躁,偏偏没有半点进展,练氏都发火了。

  哪个都是憋着一肚子气,想要把那不人不鬼的东西抓出来打上一顿。

  再添上饮酒壮胆,有朱嬷嬷和马婆子领头,就都敢往满荷园里冲了。

  而穆连喻和穆元婧会中招,并非是他们不知道院子里加了人手,也不是叫色心冲昏了头,而是杜云萝死死算计了他们一回。

  巡夜固定的不仅是人手,还有时间和路线,每夜大抵何时会巡到哪里,都是能够安排好的。

  后院中原先巡夜的婆子们就有固定的路线,添进去的人手自然跟着老人走,一夜两夜的,就都习惯了。

  满荷园在后院的西侧。

  一更开始巡夜后,很快就会经过满荷园,而下一回绕到那边附近时,差不多是子正,最后在寅末卯初再从满荷园那里巡一趟,天就亮了。

  只要知道时辰,穆连喻出入满荷园是不会撞见巡夜的婆子的,他可以神不知地来,鬼不觉地走。

  杜云萝会把宝押在今夜,让古福来家的守在满荷园附近,是因为从下午起就有了落雨的态势。

  巡夜开始前,雷雨越下越大,雨声阵阵。

  雨夜是穆连喻到满荷园最好的时机。

  雨水会让西南角门的守门婆子躲在门房里不出来,雨声也会掩盖掉穆连喻翻墙的声音。

  满荷园里的活不多,穆元婧又不喜欢看到她们,以至于丫鬟婆子们都爱躲懒,雨夜里更是在跨院里睡大觉,哪里会晓得主屋里的动静?

  而且,雨夜里,巡夜的婆子们几乎都是应付了事,所以当初紫竹才会在雷雨夜发现穆连喻和安娘子有染,仗着雨势,穆连喻甚至敢在满荷园外与安娘子行事。

  最最要紧的一点,是穆连喻和穆元婧都不会想到,朱嬷嬷敢翻院墙开门,敢往屋里闯。

  杜云萝勾了勾唇角,这就是“苍天不负有心人”吧。

  站起身来,杜云萝唤了锦蕊跟上:“走吧,去祖母那儿。”未完待续。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