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三百二十六章 巴掌

第三百二十六章 巴掌

  <></>

  柏节堂里,灯火一片。

  守在门外的丫鬟连问安都不敢了,只垂着头撩开了珠帘。

  杜云萝迈了进去。

  吴老太君斜斜歪倒在罗汉床上,屋里的冰盆撤了一大半,只余下了两个,老太君身上盖着厚厚的被子,面色苍白。

  周氏正在端茶倒水。

  穆元婧坐在椅子上,穆连喻跪着,而安娘子整个人瘫坐在地上。

  “来了?”吴老太君拍了拍身侧床沿,道,“坐吧。”

  杜云萝乖巧坐下。

  西洋钟摆着,油灯的光亮跳了跳,周氏拿剪子拨了灯芯,从头到尾,连个余光都没有给那三个人。

  等了一刻钟,雨声之中,冒出了匆匆脚步声。

  穆元谋冲了进来,额发上沾了雨水,身上也湿了大半,他顾不上给吴老太君请安,抬脚就往穆连喻身上踹。

  穆连喻没防备,被踹得撞到了桌脚上,咚的一声,额头上留下清晰的红印子。

  练氏跟着进来,见此情景,急急呼道:“老爷!”

  啪!

  穆元谋反手就给个练氏一个耳刮子:“慈母多败儿!我让你别宠他别宠他,你就是不听!看看都长成什么样了!”

  练氏双手捂着脸颊,双眸湿润,却不敢落下眼泪来。

  “你,你!”穆元谋又指了指穆元婧,胸口重重起伏,对上穆元婧挑衅的眼神,他恨恨道,“母亲在上,我不教训你,你好自为之。”

  杜云萝静静看着这两口子,心中冷冷哼笑。

  从满荷园到韶熙园与风毓院报信的路程差不多,从这两处到柏节堂的距离也差不多。

  杜云萝已经在韶熙园里磨蹭了一会儿了,穆元谋和练氏比她来得还迟了一刻钟。

  看来,两人关着门在风毓院里已经商量过应对了。

  穆元谋进来就踹人打人骂人,都是依着戏本摆姿态罢了。

  毕竟,事情已经出了,还是这等没有可能圆过去的丑事,穆元谋和练氏也只能尽量减少损失。

  吴老太君抬起眼皮子,声音干涩:“行了,都坐下。来报信的人说得不清不楚的,你们谁跟我讲讲,今夜到底是怎么撞破的!”

  练氏揉了揉脸颊。

  穆元谋是下了大力气的,她嘴里都有一股子血腥味了,练氏硬着头皮,道:“老太君,给儿媳报信的也没说明白,朱嬷嬷好像还歪在满荷园里呢……”

  挨了一巴掌,练氏说话声音都与平日里不同了。

  吴老太君挥了挥手:“你捂着吧。”

  杜云萝缓缓开口道:“祖母,我院子里的马妈妈今夜巡夜,最早是她跟着朱妈妈进了姑母屋里的。我把她带来了,人就在外头。”

  吴老太君闭着眼点了点头。

  芭蕉请了马婆子进来。

  马婆子是头一回当着这么多主子的面说话,心里虚得不行,尤其是穆元婧还瞪她,那目光跟刀子一样的,一刀刀往她身上劈,马婆子缩了缩脖子。

  杜云萝让她仔仔细细从头到脚说一遍。

  事情的经过,在韶熙园里已经说过了,第二次叙述,马婆子顺畅了很多,但也故意略过了一些细节。

  饮酒壮胆,虽然每夜都会饮,今夜饮得特别多,但这话是决计不可能当着吴老太君的面说的。

  “福满说她看到有人进了满荷园……朱妈妈怕叫人跑了,让人翻墙开了院门……安娘子衣衫不整冲出来,奴婢跟朱妈妈进去,内室里就那个味道,奴婢们以为是歹人害了姑太太,哪知姑太太拿花瓶砸朱妈妈……奴婢抓住了想跳窗逃跑的,一看竟然是四爷……”马婆子心慌,语速越说越快,跟爆豆子似的一股脑儿全倒了出来。

  吴老太君的脸色沉沉。

  练氏更是一肚子火气无处宣泄。

  围了满荷园,撞破了丑事,让穆连喻无处可逃的竟然是朱嬷嬷!

  是她的左膀右臂,她最最倚重的朱嬷嬷!

  这太讽刺了!

  练氏一面恨朱嬷嬷恨得不行,一面又对穆元婧咬牙切齿。

  “连喻才多大?还不到十五!连亲都没说呢!你、你怎么能这样!我哪里对不起你了,你要这么祸害我儿子!”练氏眼泪簌簌落下来,她扑倒在桌上,咽呜痛哭。

  穆元婧嗤笑一声:“二嫂的意思是,大嫂对不起我,我应该去祸害连潇,是吗?”

  练氏的哭声戛然而止,难以置信地看向穆元婧:“胡说八道!”

  杜云萝闻言也是诧异,下意识地抬眸去看周氏,见周氏亦在看她,她抿唇微微摇头,表示自己不会在意穆元婧的胡言乱语。

  穆元婧支着腮帮子对穆连喻眨了眨眼睛:“二嫂,一个巴掌拍不响,是我祸害连喻,还是连喻祸害我,你说得明白吗?”

  练氏气得浑身发抖,一把拉住了脚边跪着的穆连喻:“你说,你给我说明白!你失心疯吗?什么时候开始的,怎么开始的,你给我说!”

  吴老太君被穆元婧气得够呛,本想骂上几句,见练氏逼问穆连喻,她也就不开口了。

  穆连喻在男女之事上出格,胆子也大,但对上父母依旧是又敬又怕的,叫练氏一吼,涨红了脸说不出话来。

  背对了吴老太君的罗汉床,练氏死死瞪了安娘子一眼。

  为了二房,为今之计只有忍耐,若不然,她非出手教训这个贱婢!

  安娘子目光呆滞,根本没有注意到练氏。

  穆连喻迟迟没有开口,穆元谋抬手要打,被吴老太君唤住了。

  “秋柔,你来说。”吴老太君还是习惯唤安娘子为“秋柔”。

  安娘子的肩膀微微一颤,而后缓缓抬起头来,未施粉黛又叫雨水打湿的脸很是狼狈,她却弯着唇角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。

  “老太君……”安娘子的声音很轻,“奴婢……”

  “你闭嘴!”穆元婧呵斥安娘子。

  安娘子的身形晃了晃。

  吴老太君重重拍着床板,抬声道:“你才给我闭嘴!你想把我气死一了百了是不是!”

  话音一落,吴老太君重重咳嗽起来。

  杜云萝赶忙替她抚背,接过周氏递过来的茶,伺候吴老太君饮了。

  安娘子没有管穆元婧,手脚并用爬到了罗汉床前。

  夜里打开门的时候她就做好死的准备了,从那日开始她就豁出去了。(未完待续。)

  ...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