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三百二十七章 出卖

第三百二十七章 出卖

  <></>

  “奴婢、奴婢不是寡妇……”安娘子低泣着道,“奴婢没有嫁过人……”

  杜云萝一怔。小说

  谁也没有想到,安娘子开口说出来的竟然是这样的一句话。

  吴老太君的眉头一皱。

  是姑娘还是妇人,有经验的老人是能看出来的,当年穆元婧带着安娘子回京时,吴老太君对安娘子的寡妇身份没有起过疑心,因为安娘子的确不是个姑娘了。

  而现在,安娘子说,她不是寡妇,也没有嫁过人。

  一个念头划过脑海,吴老太君的目光从穆连喻身上略过,而后死死盯着穆元婧。

  穆元婧面无表情。

  “是姑太太让奴婢伺候了姑老爷,不是妾不是通房,除了姑太太和姑老爷,没人知道。”说起往事,安娘子的声音颤抖着。

  吴老太君叹了一口气。

  果然如此……

  穆元婧能让安娘子跟她一起和穆连喻荒唐,以前也一定有过类似的情况。

  陪嫁丫鬟伺候主子的丈夫,这原本也正常,可穆元婧却是没有给过名分,就让安娘子不清不楚的。

  这就少见了。

  “奴婢是不愿意的……”安娘子吸了吸鼻子,“姑太太帮着姑老爷逼奴婢的,奴婢没办法,再说了,那是姑老爷……”

  没有见光的关系维持了数年,直到穆元婧的丈夫去世。

  安娘子以为这就是解脱了,可她错了,穆元婧没有放过她。

  没有了男人,穆元婧拖着安娘子行事。

  安娘子一开始排斥过,后来也就认命了,她是穆元婧的丫鬟,她无路可走,除了顺从,还能如何?

  “回京之后也一直如此,直到……”安娘子说到这里停了下来,她死死咬住下唇,直到咬出了血印子,嗫声道,“直到四爷也……”

  那是去年的事了。

  安娘子刚发现穆元婧和穆连喻纠缠在一起的时候,她晕了过去。

  姑侄丑事,和从前的事体是全然不同的。

  安娘子无法接受,她劝过穆元婧,可穆元婧不仅不听她的,反倒让穆连喻连她也一并占有了。

  屈辱、愤怒、不甘、恶心,各种各样的情绪包裹住了安娘子,远比从前更甚。

  她迷茫极了,不知路在何方,唯有对着菩萨忏悔,一遍遍忏悔。

  只是,诵经也无法平静她的内心。

  直到有一日,安娘子听说练氏要给穆连喻说亲了,她感受到了惧怕。

  一旦穆连喻成亲后,被四奶奶看管着,再也不能到满荷园来了,那穆元婧要如何?她会不会越发变本加厉?会不会再找到第三个男人来?

  安娘子越想越怕,越怕也就越恨。

  她的一生,就因为摊上了这么一个主子,变得乌七八糟的,变得她连活下去的念头都要没了。

  “奴婢想死的,这些日子,奴婢一直想死的……”安娘子笑了,笑得凄惨,泪水滑过唇角。

  吴老太君垂眸看她。

  安娘子是她亲自挑出来拨给了穆元婧的,她亲眼看着安娘子从豆蔻年华的娇俏一点点长大。

  去了蜀地的二八少女,等回到京城里时,她少言寡语了。

  吴老太君只当是安娘子年轻守寡的缘故,却不曾想,是叫穆元婧给逼到了这般地步。

  “作孽啊……”吴老太君感叹道。

  这是穆元婧做的孽,也是她做的孽。

  半晌没开口的穆元婧睨着安娘子,道:“你既然想死,为何还活着?活着出卖我吗?”

  安娘子的身形僵住了。

  许久,她慢慢地直起了背,转过头去对穆元婧嫣然一笑,笑容灿然如稚子:“是啊,奴婢一直在等,奴婢等到了,姑太太,您的葵水迟了,您没注意到,对吗?”

  穆元婧的眸子倏然一紧,蹭得站了起来:“你!”

  吴老太君倒吸了一口凉气,扬手把茶盏砸到了地上。

  穆连喻猛得抬起头来,看着穆元婧,喃喃道:“不是、不是有吃药吗?”

  练氏的目光落在穆元婧的肚子上,眼前白光一片,身子一歪倒了下去。

  吴老太君喘着粗气,让穆元谋把练氏挪到了一旁的榻子上,使劲掐了人中。

  练氏幽幽转醒,紧紧咬着牙关,眼中喷火一般瞪着穆元婧。

  杜云萝一字一字问:“什么药?”

  安娘子咯咯笑着:“在蜀地时意外得到的方子,用了可以让人不孕,都是常用的药材,府里领几味,四爷从外头带几味,也就够了。”

  练氏和穆元谋提到嗓子眼的心落下了,若是穆连喻意外发现了他们在用的方子,这会儿捅出来,事体可就大了。

  杜云萝心中闪过失望。

  “姑太太,我煎药的时候调整了药方,您喝的跟奴婢喝的,是不一样的。”安娘子站起身来,她笑着,笑容里满满都是解脱,“迟了十几天了呢,一定是有了。奴婢活着的时候,您不放过奴婢,如今奴婢要去死了,奴婢也不放过您。”

  穆元婧搬起绣墩就要往安娘子身上砸过去。

  穆元谋冲过去一把夺了下来。

  “你帮她?”穆元婧尖叫。

  穆元谋冷声道:“先管好你自己吧!”

  安娘子对吴老太君道:“老太君,奴婢不弄脏您的地方。”

  吴老太君的眼皮子动了动,缓缓颔首:“去吧,阿单,送她去。”

  单嬷嬷恭谨应了。

  单嬷嬷跟着安娘子回到了满荷园,大雨再一次打湿了安娘子的衣衫。

  安娘子平静地换了一身素净衣裳,梳了头,从箱子里翻出了一根腰带,甩过了屋梁……

  单嬷嬷合掌诵了一声佛号,出了屋子关上了门。

  除了几个去报信的,今日夜巡的婆子们都留在了满荷园里。

  法不责众,她们人多,不可能一并收拾了,但若是胡乱跑出去胡乱说嘴,那就是真的不要命了。

  单嬷嬷沉声吩咐道:“你们暂且等着,老太君自有安排。”

  柏节堂里,吴老太君揉了揉眉心,叹道:“元婧,你怎么说?”

  “母亲要我如何?”穆元婧反问。

  吴老太君冷笑:“我要你如何,你就如何吗?”

  “您要我嫁去蜀地,我不也嫁了吗?”穆元婧扬眉,哼道,“我就是听您的话,才……”

  “是啊,是我的错……”吴老太君打断了穆元婧的话,她的声音疲惫极了,“是我把你宠坏了,才让你不分是非,罔顾人伦!这回我亲自发落你,你也不用怪这个怨那个的,要恨就全恨我吧!”(未完待续。)

  ...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