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三百二十九章 处置

第三百二十九章 处置

  <><>

  满荷园里里外外被清了个干净。

  周氏知晓吴老太君的想法,穆元婧会被关在满荷园里,一年两年后,自然而然就没了。

  看管穆元婧的人会换成吴老太君的心腹,确保不出一点差池。

  亲自动手“杀”了女儿,吴老太君心中的悲痛可想而知。

  周氏暗暗叹了一口气。

  杜云萝亦觉得沉重万分,穆元婧的丑事已经叫吴老太君大受打击,若她知道了二房这些年造的孽,上了年纪的老太君可还扛得住?

  可就算扛不住,那些罪恶都是要被翻出来的,杜云萝会把往事翻出来。

  为了她和穆连潇能够携手赴老,能够活下去。

  回到柏节堂时,单嬷嬷已经把底下的丫鬟婆子们都敲打了一遍。

  见周氏和杜云萝回来,吴老太君哑声道:“阿单,你带着人手送元婧回去,元婧就交给你照顾了,药材明日一早就有人送过去。”

  单嬷嬷恭谨又慎重地应了。

  杜云萝看着单嬷嬷,吴老太君让单嬷嬷去“照顾”穆元婧,是彻底下了决心了吧。

  “连喻也下去吧,你们两夫妻给我盯好他。”吴老太君狠狠盯着穆元谋和练氏。

  穆元谋拎着穆连喻的领子,哼道:“回去再收拾你!”

  练氏一副想劝又不敢劝的样子,三人别了吴老太君,回风毓院去了。

  屋里一下子冷清下来,强撑着的吴老太君颓然仰倒在罗汉**上,阖着眼喘气。

  周氏和杜云萝赶紧帮着顺气。

  吴老太君摆了摆手:“我无事,我还不能有事。”

  周氏看了眼西洋钟,劝道:“离天亮还要一会儿,老太君,您睡一会儿吧,后头的事儿,我和连潇媳妇会斟酌着办的。”

  吴老太君浅浅笑了笑,握住了杜云萝的手,道:“你二婶娘那个样子,怕是没有心神管家了,好在该学的你都学得差不多了,多费些心思。”

  杜云萝垂眸应下。

  风毓院里,朱嬷嬷立在正屋的庑廊下,见主子们回来了,她赶紧行礼。

  练氏白了她一眼,推开了房门。

  穆元谋抬脚对着穆连喻的屁股重重踹了一脚。

  穆连喻一个踉跄,叫门槛一绊,险些滚着摔进了屋里。

  练氏伸手想扶儿子,叫穆元谋突着眼睛一瞪,也只能讪讪收手。

  珠姗守在门外,练氏低声问董嬷嬷:“连慧呢?”

  董嬷嬷睡了一半被拖起来,知道出了大事,瞌睡早就吓醒了:“乡君在跨院里,奴婢一直瞅着,跨院的灯没亮过,大抵是还不知道这事情。”

  练氏颔首,正要向朱嬷嬷发问,那厢穆元谋让穆连喻跪下了。

  “你看看你干得好事!”穆元谋压着声,咬牙切齿。

  穆连喻抬头看练氏。

  练氏心里一软,可她顾忌穆元谋,又叫穆连喻气得够呛,道:“看我做什么?指望我保你?这时候想到我了?你惹事的事情想过我跟你的父亲没有?想过你哥哥和姐姐没有?”

  “母亲,我……”穆连喻涨红了脸。

  “成事不足败事有余!”练氏瞪着穆连喻,转眸又看向朱嬷嬷,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

  朱嬷嬷扯了扯唇角,她觉得“成事不足败事有余”说的就是她了,可当时情况只有她最清楚,朱嬷嬷只能硬着头皮把来龙去脉又说了一遍。

  穆元谋和练氏仔仔细细听了,与马婆子说得并无出入。

  朱嬷嬷苦着脸道:“奴婢当时就想着一定要把那装神弄鬼的人抓出来,这才壮着胆子闯了满荷园,奴婢也不知道是四爷在里头,若不然,若不然奴婢也就……”

  “若不然,就给他遮丑?”穆元谋吹胡子瞪眼,“等元婧肚子大起来了,我才知道我又要添个孙子了?”

  练氏深深吸了一口气,这才稳住了心神,问道:“你做出这种事,你还装神弄鬼!这十几天,你搞得后院人心惶惶的,要不然,至于加了那么多人手?”

  “没有,”穆连喻急呼,“我哪里敢装神弄鬼啊,我躲着人还来不及,怎么会把后院闹得一团乱。”

  “你是说,她们之前看到的影子不是你?”练氏追问。

  穆连喻连连点头:“我只在满荷园出入。”

  练氏心中咯噔一声,之前底下报上来的看到了影子的地方,有几处离满荷园有些距离。

  穆元谋的眉头也紧紧锁了起来。

  “老爷,会不会是有人故意……”练氏试探着问道。

  “故意算计连喻?”穆元谋冷笑,“那你说,是谁添了夜巡的人手?是谁算准了连喻今夜会在满荷园?又是谁让老朱翻墙逼着元婧开门?”

  练氏睁大了眼睛:“添夜巡的人手是单妈妈提出来的,我和连潇媳妇应下了。”

  朱嬷嬷的头几乎埋到了胸口:“没人逼奴婢翻墙,奴婢太想抓到人了……”

  穆元谋沉声问练氏:“连潇媳妇像是个能算计的吗?”

  练氏微怔,半晌摇了摇头:“她的性子与我一开始想的的确有些不同,但要说她能算计……

  她才嫁进来半年,我瞧着不像是个心思多的,况且,连喻的事体她又是从何得知的?

  她平素与我们往来得少,除了在柏节堂里,她也没遇见过连喻,跟元婧那更是处不来。

  连我们两个都叫这臭小子瞒了一年,她……”

  练氏撇了撇嘴。

  穆元谋攥着拳头,道:“那就只有安娘子了。”

  安娘子一早就不想活了,所以才会豁出去,先把穆元婧的药换了,今夜又开了房门。

  练氏粗粗一想,也觉得有些道理。

  穆元谋来回又思索了一番,道:“不管如何,这些日子总归要低调一些,莫再惹出事端来。

  你病上一阵吧,一来看紧这臭小子,二来看看连潇媳妇管家的本事。

  单妈妈去了满荷园,连潇媳妇身边除了她的两个陪房,也就苏妈妈能倚仗。”

  练氏应下,沉吟道:“老爷的意思,我明白了,连潇媳妇到底是不是个能算计的,正好趁此机会仔细看看。”

  穆元谋入内室休息去了,他不让穆连喻起来,练氏也不敢让他起。

  母子两人一个坐着,一个跪着,就这么等到了天亮。

  **

  ...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