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三百三十章 恶心

第三百三十章 恶心

  大雨直到天亮时才止。

  穆连慧一夜未眠,她叫雨声吵得无法入眠。

  主院那里的动静她多多少少听见一些,可她不想去问也不想去管。

  府中这两年平顺,能出什么大乱子。

  雨止后,穆连慧才浅浅睡了过去。

  外头大亮了,丫鬟临珂蹑手蹑脚来看了几回了,她不敢叫穆连慧起来,只能又退出去。

  等穆连慧睡醒了,临珂才禀道:“乡君,太太病了;。”

  穆连慧掩唇打了个哈欠:“昨儿个不还是好好的吗?”

  临珂答道:“半夜里,老爷和太太出去了,四更天里跟四爷一道回来的,太太屋里的灯直到天亮才灭,应是一夜未眠。

  今儿个一早就请了医婆了,似乎是昨夜里淋了些雨,受了寒气了。”

  穆连慧的眉头慢慢锁了起来:“四更天里回来,还带着阿喻?阿喻不是该在前院吗?”

  临珂摇了摇头:“这奴婢就不晓得了。”

  练氏病中,穆连慧梳洗过后便去主屋探望。

  内室里全是药味。

  练氏惨白着脸躺在床上,穆连喻垂头坐在桌边。

  穆连慧一屁股在床沿边坐下,道:“听闻您半夜里淋了雨了?”

  练氏轻轻咳嗽了两声。

  穆连慧又转眸看着穆连喻:“你又是怎么回事?四更天里不在前院里,你翻墙进来了?”

  这话就是随口一说,可偏偏一语中的。

  穆连喻尴尬极了。

  “还真是翻墙?”穆连慧瞪大了眼睛,“看不出来啊,我们二房真是人才济济,那么大的雨,你不睡觉还折腾?”

  练氏拍了拍穆连慧的手:“你少说两句。”

  穆连慧翻了个白眼:“不说就不说,反正跟我也没什么关系。”

  练氏一口气哽在了胸口,细细一想,这事体既然已经闹出来了,就不可能瞒过穆连慧。

  虽是丢人事体,但如今二房上下少不得齐心协力。

  思及此处,练氏示意穆连慧附耳过去,压低了声音,把穆连喻与满荷园那主仆两人的事体说了。

  穆连慧的眸子倏然睁大。

  她听到了什么?她的弟弟和她的姑母还有姑母身边的寡妇娘子……

  穆连慧的身子忍不住颤抖起来,她看着穆连喻,眼中满满都是排斥:“恶心!你竟如此恶心!”

  穆连喻没有反驳,也没有辩解,他现在是个罪人,说什么都没有用的。

  “我不想见到你。”穆连慧站起身来,丝毫不顾练氏和穆连喻的反应,快步回了东跨院。

  另一厢,杜云萝不疾不徐往花厅去。

  花厅里的婆子娘子们凑在一块交头接耳。

  昨夜里的事情,巡夜的婆子们讲得简单,但管事们都是人精,晓得里头定然有猫腻,主子们不许说,她们也只能暗暗地猜,可再是猜来猜去,也没有人把事体往腌臜的方向说。

  就算是心里有些想法,嘴上也是不敢吐露的。

  杜云萝迈进了花厅,里头顿时安静下来。

  “人齐了,就开始吧。”杜云萝淡淡道。

  贾婆子一怔,开口道:“夫人,二太太今日……”

  “二婶娘病了,要静养一段日子,”杜云萝端起茶盏抿了一口,目光缓缓从底下人的面上略过,道,“这些日子二婶娘教了我很多,我对妈妈们也算熟悉,而府中事体,妈妈们是老手了,想来二婶娘不在,妈妈们也不会出岔子的,是吧?”

  婆子娘子们面面相窥,都听出了杜云萝的意思;。

  练氏这一歇怕是要歇上一两个月了,府中的中馈就趁此全部回到了长房手中。

  吴老太君早就想着要交权了,练氏亦拗不过老太君,那她们这些做下人的还是该看清形势才好。

  听杜云萝的话,暂时是没有换人的打算的,只要她们本本分分地做事,就还能继续坐在管事的位子上。

  若是一味向练氏表忠心,得罪了杜云萝,这把椅子就坐不住了。

  贾婆子是聪明人,采买管事的位子油水多,府中多少人盯着瞧着,就为了抓她的错处,好把她拉下马。

  她能坐稳,靠得就是眼色,以及做事谨慎,即便是拿油水,也断不敢狮子大开口。

  细水长流,才是她的行事准则。

  贾婆子堆着笑容,恭谨道:“夫人说得是,奴婢们这些人都在自个儿的位子上做了几年了的,这几年间,二太太提点了奴婢们许多,蒙二太太看重,奴婢们手熟了,还是能派上用场的。夫人放心,奴婢们自会用心做事,辅佐夫人。”

  这番话,既夸了练氏,又向杜云萝示好,算得上是左右不得罪。

  一时不少附和声。

  杜云萝抿唇笑了:“既如此,就请各位妈妈们多多费心了。”

  待安排妥当了,杜云萝起身往柏节堂去。

  吴老太君醒着,出了这样的事体,饶是身体疲惫,她也睡不着。

  唤了杜云萝坐下,吴老太君哑声道:“药材使人送去了没有?”

  杜云萝颔首:“刚刚依着方子准备好了药,奴婢让洪金宝家的送过去了,您放心,单妈妈会伺候好的。”

  吴老太君苦笑:“我有什么好不放心的,伺候得好还是伺候得不好,总归也就这么一两年了。

  真的伺候得不好,叫她吃吃苦头,她这辈子,老侯爷跟我都没让她吃过苦头,才会不知天高地厚。”

  杜云萝没有应声,作为晚辈,有些话她是说不得的。

  “老侯爷是武人,待儿子严厉,不管冬夏不管雨雪,该练功时决不许偷懒。

  前头四个光头小子,好不容易得了个姑娘,就不说我了,老侯爷,还有元婧她四个哥哥,各个把她当成了眼珠子。

  她四个哥哥,哪个没叫老侯爷罚过打过?就连元谋那身子骨都不能幸免,可老侯爷没对元婧说过半句重话。

  早知她今日如此荒唐,我当时就该狠狠管教。”

  吴老太君说着说着,眼睛湿润,她抬手抹了一把,叹了一口气,道:“不说她了,那洪金宝家的,我记得原本是你祖母身边的吧?听说是个得力的,从前帮着你祖母管家,是个有经验的。”

  “是我祖母身边的,”杜云萝应道,“祖母,府中各处的管事妈妈们都很得力,如此平顺,也挺好的。”(未完待续。)

  ...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