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三百三十二章 沉重

第三百三十二章 沉重

  李家大门开着,紫竹迈进去,转身就把门关上了。

  李家大娘听见动静,手提着锅铲从厨房里探出头来:“回来了?赶紧歇歇,等下就吃午饭了。”

  紫竹快步过去:“娘,四爷打仗去了?”

  “走了有半个月了吧,你大白天的关什么门呀,”李家大娘刚要回厨房里去,目光从紫竹的面上略过,她的眉头皱了起来,“大姐儿,这几日没歇好?怎么脸色这么差。我瞅着你好像都瘦了。”

  紫竹讪讪笑了笑:“这不是天气太热了嘛。”

  李家大娘听着有理,也就没继续问。

  紫竹跟着李家大娘进了厨房,试探着问道:“娘,府里最近一切都好吧?”

  “最近?好像都说挺好的呀,你这么问是……”李家大娘一面翻着锅,嘴上一面道,“哦,中元时的事体你也听说了是吧。哎,闹得不得安宁,添了好些巡夜的婆子,喏,隔壁的赵家的好些日子没回来,听说赏银不少。”

  “中元?”紫竹喃喃。

  李家大娘嘴快,噼里啪啦全说了。

  紫竹愣在了原地,听到安娘子没了,她双手一抖,手中的包袱落在了地上,扬起一层灰。

  李家大娘赶忙把紫竹往外头赶:“你当心些,怎么失魂落魄的,赶紧进屋里去,别在这儿添乱了。”

  包袱被塞到了怀里,紫竹木然站在院子里,抬头看了眼刺目的太阳。

  明明才是八月初,明明阳光炎热不输夏日里,可紫竹还是觉得浑身冰冷。

  她下意识地瞟了眼院子里的水井。

  穆连喻去了边疆,安娘子说没就没了,哪有这么巧的事情!

  定是他们之间的龌龊事体露了馅。

  七夕夜开始出现的影子,飘忽不定最后把所有人都引到了满荷园……

  与其说是她向锦灵告密后的结果,不如说是苍术的鬼魂在作祟。

  “一定是这样的……”紫竹打了个寒颤,“一定是她来报仇了……”

  紫竹死死抱紧了怀中的包袱,全身难以抑制地颤抖起来。

  她把金镯的秘密告诉了锦灵,如今四爷离京了,安娘子没了,事体应该是过去了的。

  就如同锦灵答应她的那样,夫人不会秋后算账。

  她安全了。

  可她没有一丁半点的放松和舒心!

  紫竹颓然蹲在地上,咽呜哭了起来。

  她怕啊,她是真的怕,毕竟,那是一条人命。

  是她亲手把苍术推入了井中。

  苍术是淹死的,没有出血,但紫竹呼吸之间一直会闻到一股子血腥味,浓得她几乎要吐出来。

  每日里吃不下,睡不好,闭上眼睛都是那口水井。

  紫竹甚至不敢靠近井边了,她怕一探头看下去,里头就浮着苍术的身影。

  咚咚——

  不轻不重,有人扣了大门。

  李家大娘扯着嗓子喊她,紫竹摇摇晃晃站起来,过去拉开了一条门缝。

  门外来的是锦灵。

  见紫竹满脸泪痕来开门,锦灵有些诧异,而后抿唇笑了起来:“大娘在家吗?街口韩家婶子请大娘下午去打马吊,我顺路过来,就帮着带句话。”

  “娘在烧菜。”紫竹的声音闷闷的,把门又开得大了些。

  锦灵进了李家,与李家大娘说了声,转身要走,衣袖就被紫竹拉住了。

  垂眸看向紫竹,锦灵叹道:“怎么这般憔悴?还哭成这样。”

  紫竹嗫了嗫唇,想挤出笑容却根本笑不出来:“嫂子,原来人命是这么沉重的东西……”

  锦灵愣怔,良久,她叹息道:“是啊,就是这般沉重。就算府中不追究你,你也要为苍术的死付出代价的。”

  紫竹的肩膀颤抖,她缓缓松开了锦灵的衣袖,蹲下身掩面痛哭。

  锦灵本打算离开,见紫竹如此模样,她又蹲下身来:“记住,你有两条路,一是偿命,二是活着反思赎罪。

  你若不想被府里抓回去偿命,就忍住眼泪。

  你此刻的痛苦和害怕都是你在给苍术赎罪,直到你偿还干净。”

  紫竹的哭声顿住了,抬起头来,泪眼婆娑:“我知道了。”

  中秋前,蒋家来送催生包。

  杜云萝带着人在垂花门上迎了。

  蒋玉暖的大嫂蒋邓氏笑着给杜云萝问了安。

  一行人往柏节堂去。

  蒋邓氏赔笑着与杜云萝套近乎,杜云萝神色淡淡,随口应上两声,一副不肯深交的样子。

  “待看过了玉暖,我再去给姨母请个安。”蒋邓氏道。

  杜云萝斜斜睨她。

  徐氏跟蒋家已经疏远了,对这位蒋邓氏……

  杜云萝记得,从前的徐氏就极其厌烦她。

  当时是练氏掌家,蒋邓氏想见徐氏也就无人拦着,直到有一回,杜云萝听说徐氏扬手泼了蒋邓氏一脸盆水,她才知徐氏对蒋家有多不喜。

  徐氏性格不偏激,她表达对蒋玉暖的不满的方式,也仅仅是不理人而已,能逼得她动手,可见蒋邓氏的那张嘴没说什么好话。

  杜云萝不想让蒋邓氏去给徐氏添堵,可转念想到练氏,她浅浅笑了:“等见了二嫂就去吧。”

  芭蕉请了蒋邓氏和杜云萝进去。

  之前的事体狠狠打击了吴老太君,但老太君毕竟是大风大浪都过来的人了,养了小一个月,精神倒也不差。

  等拜见了吴老太君,杜云萝又领着蒋邓氏去看蒋玉暖。

  彼此见了礼,蒋邓氏拉着蒋玉暖进去梢间里说话,杜云萝坐在明间里,慢条斯理饮茶。

  “如今是你那弟妹掌家?”蒋邓氏压着声音道。

  蒋玉暖抚着肚子,道:“这是祖母的意思,我婆母又病着,她是嫡长房的媳妇,掌家也是顺理成章的。”

  蒋邓氏啧了一声,摆摆手,道:“那是,人家是嫡长,是世子夫人,即便叫你一声嫂子,你也越不过她去。

  只不过啊,府中人人都盼着你能在侯府里说得上话。

  之前是你婆母掌家,我们都以为,你能跟着你婆母后头把中馈捏在手里呢。”

  蒋玉暖脸上一白:“这种话,嫂嫂下回还是莫要讲了,传出去,徒生是非。”

  “行,我不讲,反正你是个明白人。”蒋邓氏拍了拍蒋玉暖的手,“说说你这肚子,稳婆请了没有?奶娘寻好了没有?”

  蒋玉暖一一答了。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