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三百三十三章 姨母

第三百三十三章 姨母

  ?'??V}?Ub?????E'?Y3?"Mjo0?}??Q???]\{??????bc??|S?v?杜云萝等在明间里,两人没有说很久。

  蒋玉暖送了蒋邓氏出来,目送蒋邓氏与杜云萝离开,她倚在门上,许久未动。

  “明白人?”良久,蒋玉暖自嘲一般地笑了起来,最后化作了一声轻叹。

  杜云萝引着蒋邓氏往徐氏那儿去。

  蒋邓氏堆着笑,道:“刚才我与玉暖说生孩子的事体,夫人还未怀上,我就不当着你的面说那吓人的话了。”

  杜云萝挑眉,淡淡道:“生孩子是鬼门关,也难怪蒋家嫂子如此上心。嫂子说得很吓人吗?会不会吓着我二嫂?”

  蒋邓氏笑容一僵,干巴巴道:“为母则刚,她脑子里只有平平顺顺把孩子生下来,顾不上怕了的。”

  “说的也是。”杜云萝应道。

  徐氏并不在屋里,底下人说她到陆氏那儿吃茶去了。

  蒋邓氏面上闪过一丝遗憾:“既如此,那我也就不打搅姨母了。”

  这厢杜云萝送走了蒋邓氏,那厢风毓院里的练氏就得了信。

  “连诚媳妇的娘家大嫂来过了?去了柏节堂,又去了尚欣院,最后去见三弟妹没见着,就这么回去了?”练氏瞪着眼睛问董嬷嬷。

  董嬷嬷缓缓点了点头。

  练氏靠着引枕,用力摇了摇手中蒲扇:“她知不知道我病着?”

  “知道。”董嬷嬷硬着头皮答道。

  练氏把蒲扇重重拍在了罗汉床上:“是我病中晦气,还是她没把我放在眼里?我这个正经婆母跟前没来露面,到想着去见三弟妹。”

  董嬷嬷吞了口唾沫,犹豫了一番,到底没把“毕竟是姨母”的话给说出来。

  中秋佳节,依着规矩,吴老太君、杜云萝以及穆连慧是要进宫请安的。

  穆连慧从前一夜开始就卧床不起,不能拖着病体进宫,便在家中养病。

  杜云萝陪着吴老太君进宫。

  来磕头的外命妇依着身份品级,给皇太后、皇后磕了头。

  在人群之中,杜云萝头一次见到了景国公府的新夫人,她不过二八年华,挺着肚子,脸色红润,跟在老公爷夫人身边,笑容亲切又和蔼,语速不急不躁,很是稳当。

  仅仅只看模样,不像是个进府后就急着改朝换代却把中馈弄得乱七八糟的愚笨之人。

  老公爷夫人待新夫人和气,婆媳之间看起来融洽极了。

  杜云萝观察了会儿,突然就有些悟了。

  原来是她们错看这位新夫人了,愚笨的人不是新夫人,应当是老公爷夫人。

  老公爷夫人卸磨杀驴,把廖姨娘踢到了一边,自是不肯再让廖姨娘的人占着管事的位子。

  新夫人顺着老公爷夫人的意,胡乱折腾了一番,而后费了半年多才算理顺了中馈之事。

  如此不算“聪慧”也不“愚笨”的新夫人成了老公爷夫妇与小公爷的新宠,等她生个儿子出来……

  就跟廖姨娘想得一样,这景国公府的内斗会非常热闹。

  外命妇之中不乏上了年纪之人,受不得劳累,陆陆续续就回府了。

  吴老太君也打算回去,慈宁宫的姑姑却来请了。

  慈宁宫里,皇太后和皇太妃盘腿坐在罗汉床上,中间几子上摆了一碟月饼,南妍县主坐在下首处。

  吴老太君和杜云萝请了安。

  皇太后心情不错,指了指南妍县主:“这孩子似是有了,刚咬了一口月饼就吐了,哀家使人请太医去了。”

  吴老太君赶忙道着恭喜。

  杜云萝看着笑容中含着羞涩的南妍县主,不由也弯着眼笑了。

  从前,南妍县主没有生过一儿半女,她也不愿意给瑞王李享生孩子。

  重来一次,她得偿所愿嫁给了李栾,对于孩子的到来一定是盼望的。

  只是……

  若瑞王依旧一意孤行,李栾弑父,南妍固然会陪着丈夫永守皇陵,只是孩子……

  骨肉分离之苦,南妍是否真的狠得下心?

  杜云萝犹自想着,外头通传了一声,太医进来行了礼。

  太医给南妍县主请脉,而后起身道喜。

  皇太后喜笑颜开,合掌连连念了佛号,又是赏赐又是夸赞的,把南妍县主都闹了个脸红。

  吴老太君漫不经心瞥了杜云萝一眼,她记得杜云萝前阵子说过自个儿身子寒。

  杜家请的医婆说还未到要用药的地步,吴老太君也就没有再请大夫。

  今日正好有这个机会,吴老太君笑着道:“皇太后如此高兴,实在叫人眼红,我这府上的嫡长房什么时候也能续上香火?”

  皇太后哈哈大笑:“云萝,你祖母是在说你哩。”

  这种时候,这种话题,杜云萝只能垂头不语。

  “皇太后,可否请太医也替连潇媳妇请个脉?给她个方子调养调养身子骨,等连潇回来,我也好长着脖子等着。”吴老太君道。

  皇太后自是准了。

  杜云萝略有些惊讶,见吴老太君冲她颔首,她还是伸出了手腕。

  太医请脉时,杜云萝心中不由哀叹,穆连潇出征后她就再没有服用过鸡汤了,若不然,正好看看这位太医会说些什么,要是个胆大的,就能把问题指出来了。

  “老太君,”太医道,“世子夫人的身子没什么问题,是药三分毒,夫人无需用药调养,只要平日里活动活动筋骨,注意劳逸,就会有好消息的。”

  吴老太君闻言,又问:“身子骨也没有偏寒?”

  太医笑道:“没有,老太君若是想增强夫人的底子,不如让夫人用些乌鸡汤、红枣之类补气血的东西。”

  吴老太君道了谢。

  杜云萝亦起身行了礼,垂眸时,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。

  她的身子无碍,按说是能顺利怀上的,若之后一直不见动静,吴老太君定会有疑惑的。

  只要起了疑心,后头的事体才能顺理成章。

  皇太后与吴老太君有事要说,杜云萝陪着南妍去了慈宁宫后的花园里散步。

  南妍县主抚了抚平坦的肚子,道:“其实,我还有些不敢信。”

  “两世为人,第一次当母亲的缘故?”杜云萝笑着问她,“你成亲都一年半了,我还以为你会早早就生儿育女。”

  南妍县主顿了脚步,看了杜云萝一眼,又抬眸望着天空:“我犹豫了,犹豫了一年。”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