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三百三十四章 良心

第三百三十四章 良心

  南妍县主浅浅笑了起来:“明明嫁给他的决心那么坚定,无论富贵贫苦,王府皇陵,我都不怕,可在子嗣一事上,我犹豫了。

  这是我跟他的孩子,我岂会不爱?

  可前路已明,我不敢确定我能接受母子分离之苦。

  我想了一年,然后想明白了。”

  杜云萝莞尔:“自个儿想明白比什么都重要。”

  两人在小花园里静静待了会儿,直到慈宁宫的宫女来请,才不疾不徐地回去。

  前脚刚进去,后脚李栾便来了。

  当着皇太后的面,李栾虽面露欣喜之色,却依旧沉稳非常,只那双桃花眼,温和地望着南妍县主。

  吴老太君起身要告退,却叫李栾唤住了。

  “老太君,世子夫人,”李栾含笑道,“我刚从御书房里过来,北疆有军情快报递到,前些日子又是一场大捷,阿潇长弓一箭射了鞑子的先锋,使兵士们士气大振,圣上夸赞连连。”

  吴老太君喜上眉梢,杜云萝亦是欢喜。

  因着这次捷报,中秋家宴上的气氛总算没有那么沉闷。

  穆元婧自是无法出席的。

  自从一个月前穆元婧告病、安娘子身死,穆连喻突然去了战场,徐氏和陆氏多多少少品出些味道来。

  怕吴老太君伤心难过,两人决口不提穆元婧。

  中秋之后,落了两场秋雨。

  锦蕊正整理着秋衣,沈婆子乐呵呵来寻她。

  “姑娘,”沈婆子敲了敲门,“奴婢刚从家里过来,云栖让奴婢给夫人报个喜,云栖媳妇怀上了。”

  锦蕊愣怔,一时没反应过来,许久道:“谁?锦灵?”

  沈婆子猛一阵点头。

  锦蕊摸了摸鼻子,快步往正屋里去,直到听闻喜事的杜云萝笑了,她才后知后觉一般地笑了出来。

  杜云萝好笑地看着锦蕊的反应:“你这是怎么了?竟有些傻了。”

  锦蕊笑着摇头:“奴婢是太意外了。虽然锦灵嫁了半年多了,有身孕是理所当然的,但是一想到半年前她跟奴婢一样,还是夫人身边的大丫鬟,这会儿她都要当娘了,有那么点儿不可思议。”

  杜云萝忍俊不禁,支着腮帮子,道:“不可思议呀?那你就去趟柳树胡同呗。”

  锦蕊领了对牌,去看了锦灵一趟。

  回来之后,锦蕊告诉杜云萝说,锦灵如今比她还傻了三分。

  叫那个初闻喜讯、乐得稀里糊涂的云栖给弄傻了。

  “傻人有傻福。”杜云萝喃喃道。

  从前,锦灵孕中没有享过一天的福,赵家那几个没少折腾她,明明怀孕的女人会发胖,锦灵却瘦得皮包骨头。

  那样虚弱的身体,如何抗得过生产,最后一尸两命,红颜薄命。

  如今,有云栖疼着护着,锦灵养好了精神,这一胎定是能平顺的。

  八月末时,稳婆住进了杜府,奶娘也挑了几个,只等着蒋玉暖临盆了。

  人都是练氏挑的,杜云萝也不想插手,借口她未经怀孕生子不懂挑奶娘,一股脑儿全丢给了练氏。

  毕竟,挑好了是应该的,挑出些岔子来,反倒是自找麻烦。

  况且,由杜云萝挑的人选,二房里只怕不会信任。

  蒋玉暖是天亮时发作的。

  杜云萝陪着吴老太君在柏节堂里等消息。

  吴老太君略诵了一会儿经,有一搭没一搭地跟杜云萝说话。

  直到傍晚时,尚欣院里才来报喜,说是蒋玉暖生了个姐儿。

  “姐儿?”吴老太君的面上闪过一丝失望。

  杜云萝扶着吴老太君去了尚欣院。

  练氏抱着姐儿给吴老太君看。

  姐儿生得讨喜,吴老太君抱在怀里,看着那小小的一团,失望便成了欢喜。

  吴老太君问道:“奶娘定下了吗?”

  练氏把奶娘唤了进来:“老太君,定了刘孟海家的,她前两年生了个姑娘,养得白净可人,规矩也好,这回刚生了个儿子。

  我看她奶水足,姐儿吃得香,就定了她了。”

  吴老太君上上下下打量了刘孟海家的,又问了一些问题,见她答得不亢不卑,进退有度,自是满意的。

  杜云萝坐在一旁,暗悄悄看着刘孟海家的,心中感慨万分。

  果真,前世今生,练氏都挑了刘孟海家的。

  前世,在养子成人,风言风语四起之前,杜云萝和蒋玉暖妯娌关系不错。

  蒋玉暖常常带着姐儿来韶熙园里,杜云萝对刘孟海家的倒也熟悉。

  印象里的刘孟海家的是个做事十分仔细认真的人,待孩子也极好,她的长女刘玉兰在嫁给了家生子之后,当了蒋玉暖的长孙的奶娘。

  顺天二十九年的秋日,刘玉兰迈进了那个偏僻的小院,给杜云萝磕了头。

  刘玉兰说,刘孟海家的过世了,直到死前,她都一直念叨着,要让刘玉兰把很多往事告诉杜云萝。

  刘孟海家的在尚欣院里养育姐儿的时候,偶然听见过穆连诚和蒋玉暖的对话。

  虽然只是模糊不清的只言片语,但次数多了,又经历了府中种种变迁,慢慢也就能猜出来了。

  刘孟海家的陪着姐儿嫁出去了,可她每次回侯府来,知道杜云萝过得辛苦,她的心中都不好受。

  每每想跟杜云萝说些什么,却又不知如何开口,也不知说出来还有什么用。

  直到生死之时,刘孟海家的终是忍不住了,她不想把秘密带到棺材里,她让刘玉兰替她转告杜云萝。

  刘玉兰听得目瞪口呆,可又不觉得意外,她是穆连诚长孙的奶娘,偶然之间,也听闻过那么一句两句,当时没有细想,直到听了刘孟海家的一席话,这才明白其中辛密。

  “奴婢的娘说,就算背主,她也不想昧着良心去死。”

  刘玉兰是哭着说完的,杜云萝却是一滴眼泪都没有落,她滴下的全是血。

  杜云萝怨过刘孟海家的,怨刘孟海家的没有早早告诉她,可冷静下来之后,她也想明白了。

  早告诉她又怎么样?

  侯府已经落在了二房手中,仅仅靠她一个人,她夺不回来,就算夺回来,这世袭罔替的爵位又要给谁?给她那个避她如蛇蝎的养子吗?

  但是此刻,杜云萝看着年轻的刘孟海家的,她心中满满只有感恩。

  若不是刘孟海家的托刘玉兰说出真相,杜云萝至死都不会知道,她错得有多离谱。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