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三百三十五章 血亲

第三百三十五章 血亲

  吴老太君给刘孟海家的看了赏。

  杜云萝的视线在刘孟海家的和练氏身上转了转。

  练氏一定想不到,自己挑出来的奶娘,骨子里是个执拗之人。

  前世,刘孟海家的情愿背主也要说出真相,今生,若是机会得当,兴许能让她提早开口。

  练氏笑盈盈与吴老太君说着洗三的事体。

  杜云萝陪坐着,心里翻来覆去的,全是一个念头:活得久比什么都强。

  从前,她活到了最后,五十年的青灯古佛,她活得比穆连慧、蒋玉暖都要长久。

  久到她大彻大悟。

  抱过了孩子,杜云萝跟着吴老太君和练氏去看蒋玉暖。

  耳房布置的产室里已经收缀干净了,只是呼吸之间,还有血腥味。

  蒋玉暖累了一日,这会儿却是醒着,侧头看了孩子一会儿,嗫唇道:“二爷离京之前,我说会生个儿子,他说许是个姑娘,还是叫他说中了。”

  吴老太君笑了:“姑娘家有姑娘家的好。”

  蒋玉暖垂眸应了一声。

  姐儿是令字辈,吴老太君取了娢字。

  没多久,周氏过来看了一回,陆氏使人送了两只金脚环来,唯独徐氏那里,没有半点动静。

  杜云萝使人去蒋家报了信,又开始准备洗三礼。

  洗三那日,府里也是热闹。

  满荷园处于后院西侧,听不到远处动静。

  穆元婧刚出了小月子,开着窗户透气,正巧听见底下婆子们说起娢姐儿,她偏转头问单嬷嬷:“连诚媳妇生了个姐儿?”

  单嬷嬷颔首:“是个姐儿,奴婢昨日傍晚去瞧过,睁开的眼睛像二爷。”

  穆元婧嗤笑一声,低头看了眼自个儿的肚子:“我们府中也是笑话似的,想怀的各个艰难,不想怀的就这么有了。”

  单嬷嬷正在收拾衣衫,闻言手上动作一顿,偏过头看着穆元婧。

  穆元婧浑然不觉,道:“别人都是一举夺男,偏她头一胎落了个姑娘。”

  单嬷嬷低声道:“姑娘也挺好的。”

  “哪儿好?”穆元婧哈得大笑起来,“是我好?还是连慧好?如今各个等着我死了干净,又各个恨不得连慧嫁出去,这府中哪里还有我们‘姑娘’的立足之处?”

  穆元婧的想法偏执,这一月间,单嬷嬷劝了许久,都没有什么进展。

  如今听了穆元婧这一番话,单嬷嬷也是习以为常,把叠整齐的衣服收到了箱笼里,她倒了一盏热茶:“姑太太润润嗓子吧。”

  穆元婧接过去一口饮完,道:“单妈妈,你说连潇媳妇和连诚媳妇,谁会先一步生个儿子出来?”

  单嬷嬷淡淡道:“谁先谁后,嫡长依旧是嫡长。”

  “要是连潇死了呢?”穆元婧问道。

  如此语不惊人死不休,饶是单嬷嬷也叫她吓了一跳,皱着眉头道:“姑太太莫要胡说。”

  “胡说?”穆元婧笑弯了眼,“我这一个月就全是这个念头了。那日二嫂怎么说我的?她跟我无冤无仇,我为何要祸害连喻?

  呵,我和大嫂是有仇,我跟她二房就当真无仇了吗?

  当年,我求她跟二哥帮我说几句好话,她事不关己,她不是信菩萨么?这是不是就是因果轮回了?

  一个巴掌拍不响,说我祸害连喻,连喻又是什么好东西?

  她跟我二哥也不是什么好东西!妈妈,我越恨他们,我就越敢往坏处想。

  若是长房断后,最开心的岂不就是二房?也许,风毓院里,天天盼着连潇死呢。”

  单嬷嬷的心扑通扑通直跳,冷声道:“姑太太,有些事体是不能乱猜的,到底是血亲?”

  穆元婧眼中全是讽刺,大笑着道:“血亲?我和连喻也是血亲,我要是把孩子生下来,他该叫二哥什么?舅父?祖父?”

  捧腹笑了很久,穆元婧才静了下来,一言不语看着窗外。

  看着安静的穆元婧,单嬷嬷有一瞬以为,刚才那些诛心的话是她听错了一般。

  替穆元婧理了理被角,单嬷嬷坐在一旁杌子上打络子,偏偏脑海中混沌一片。

  单嬷嬷知道的,穆元婧的性格就是如此。

  就像穆元婧自己说的,她如今就是等死了,可她不甘心,她就满脑子都是一些乌七八糟的念头,想要搬弄是非,想让长房和二房彼此猜忌。

  只是那些话……

  就跟魔怔了一样,落在了单嬷嬷的心中,等她回过神来之后,手中的线纠缠在了一起。

  尚欣院里,娢姐儿的洗三盆里添了不少金银锞子。

  毕竟是令字辈里的第一个孩子,吴老太君欢欣,穆元谋和练氏亦是一副欢喜模样。

  “可惜不是个哥儿。”蒋邓氏嘀咕了一声。

  练氏正巧听见了,脸色便是一沉。

  她也希望是个哥儿,可落下来是个姐儿,又有什么办法?

  再说了,吴老太君觉得好,他们谁也不敢抚了老太君的面子,当面从不说姐儿哥儿的,偏偏,叫蒋邓氏给说出了口。

  练氏清了清嗓子,斜斜看了蒋邓氏一眼。

  蒋邓氏微怔,堆着笑过来,福身道:“太太的身子骨好些了吗?”

  练氏淡淡道:“若没有大好,我怎么敢来抱姐儿,娢姐儿娇贵着呢,大人都怕过了病气,何况是个小娃儿。”

  练氏这话意有所指,蒋邓氏却没有听出来。

  蒋邓氏当日没有去给练氏问安,并非是存了怕过了病气的念头,仅仅是她不擅长应对练氏而已。

  之前逢年过节往来,还有蒋玉暖从中穿插,那日蒋玉暖挺着大肚子,自是不去练氏跟前的,蒋邓氏便也躲了,她不愿意独自去面对练氏。

  那日不愿意,今日也不愿意。

  蒋邓氏赶忙朝自己的婆母、蒋玉暖的母亲蒋方氏打眼色求救。

  蒋徐氏笑道:“怎么没瞧见我那表姐?”

  练氏转眸,道:“三弟妹呀?昨儿个就病了。”

  蒋方氏的眉宇缓缓蹙了起来。

  蒋邓氏疑惑不已:“怎么突然就病了呢……连我们娢姐儿的洗三都没有来,母亲,一会儿要不要过去看看?”

  练氏的眸子滑过一丝阴郁,一闪而过。

  蒋邓氏说的是徐氏装病,故意不来给娢姐儿洗三,可落在练氏的耳朵里,分明成了另一个意思。

  仿若她前一回装病,叫人看穿了一般。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