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三百三十六章 小事

第三百三十六章 小事

  前一次练氏就是装病。

  那夜在柏节堂,她是叫穆元婧和穆连喻气得厥了过去,但也只是一时气急攻心,远没有到要病倒的地步。

  只是为了避些风言风语,又要让吴老太君消气,这才****在风毓院里不出门,也借此机会看一看,一下子独掌中馈的杜云萝会有什么反应。

  知道丑事的人,自然晓得练氏“病倒”的原因,但对于不知道的那些人,装病的理由实在难以启齿。

  家丑不外扬,练氏连徐氏和陆氏那里都想死命瞒着,更别说外头了。

  此刻蒋邓氏这么一说,倒像是她知道练氏是装病的,那她是否知道练氏装病的理由?

  练氏抿着唇扫了蒋邓氏两眼。

  儿子和小姑有染,整个二房的脸都丢尽了!

  这要是叫亲家府上知道……

  练氏只觉得整个后脖颈都叫人浇了油点了火一般,烧得噼里啪啦直响。

  那些事,到底是谁告诉了蒋邓氏?

  练氏的心里七上八下的,猜测起来。

  不可能是徐氏,不管徐氏有没有看破,她根本不愿意与蒋家的人来往,前回蒋邓氏过去,连徐氏的面都没见着就出府去了;

  吴老太君是一个字都不可能说的,那会不会是杜云萝?

  练氏的目光寻了一圈,落在了不远处的杜云萝身上。

  杜云萝正与吴老太君说笑,若有所觉地转过头来,与练氏四目相对,她面色如常地又转了回去。

  练氏深吸了一口气,应当不是杜云萝。

  如此要命的话,一旦传出去了,吴老太君发起火来,谁能受得了?

  杜云萝和蒋邓氏并不熟悉,不会傻乎乎地跟蒋邓氏说那些有的没的。

  这等丑事,即便是嘴巴不严实想找个人说,也是说与自己信得过的人听的,比如,娘家人。

  娘家人?

  练氏眸色一暗,往正屋看了一眼。

  莫不是蒋玉暖告诉蒋邓氏的?这两人可是姑嫂,关系极近的姑嫂!

  练氏的心钝钝痛了起来,按说蒋玉暖是不知道那夜事体的,可万一……

  倒吸了一口凉气,练氏挤出笑容与蒋邓氏与蒋方氏道:“三弟妹病中,你们不怕过了病气,一会儿我使人带你们过去。”

  蒋方氏笑容浅浅,她觉得练氏话中有话,因而没有很快接腔。

  蒋邓氏没品出味来,就这么点了头:“自家姨母,哪有什么过病气不病气的。”

  练氏笑着应了。

  等让人带着蒋家婆媳过去,背着人,练氏咬牙。

  杜云萝听闻那两婆媳去见徐氏了,不由就笑着与吴老太君道:“毕竟是亲上加亲,难得过府来一趟,各处的礼节都要周全。”

  吴老太君是不想让徐氏和蒋家人直接面对面了,彼此生了嫌隙,坐下来说话也是徒生烦恼。

  可杜云萝说得在理,人家要周全的是礼数,吴老太君也就不能拦着阻着。

  练氏亦听见了。

  礼数?前回那蒋邓氏怎么没到风毓院里周全礼数?

  心里想归想,练氏还不至于在吴老太君跟前露出端倪来。

  洗三之后,来观礼的宾客们陆续散了,蒋邓氏与蒋方氏两人在徐氏那里吃了闭门羹,回到尚欣院里与蒋玉暖抱怨了一通,这才回去了。

  练氏回了风毓院,原还想与穆连慧唠叨几句,哪知穆连慧头也不回地往东跨院去了,她唤了两声都没有唤住。

  一口气闷在胸口,练氏回了屋里就歪在榻子上了。

  穆元谋回屋里时,练氏还歪着。

  “怎么?病了?”穆元谋开口问她。

  练氏此时最听不得一个“病”字,闻言胸口火气蹭蹭蹭地窜上来。

  再是生气,练氏也没有失去理智,只是咬牙切齿地把事体与穆元谋说了一遍。

  “会不会是连诚媳妇说给她娘家人听了?”练氏气道,“她大嫂这会儿记得礼数了,前回怎么不来风毓院里看看我?就因为我不掌中馈了,她们的眼睛就都歪着长了?”

  穆元谋细长的眼睛平静如水,他慢吞吞看了练氏一眼,进内室更衣。

  练氏跟了进去。

  穆元谋换了身家里穿的长袍,换下来的袍子转身就丢进了净室里的水盆之中:“怎么突然就注意起了这些小事了?

  连诚媳妇又不傻,怎么会跟她娘家人讲?

  你别自己疑神疑鬼的,多大点事,值得大惊小怪的。

  你真要琢磨,就琢磨琢磨连潇媳妇,这一个月,她倒是把府里事情捏得四平八稳的,你底下的那些婆子娘子,如今也都听了她的。”

  练氏哑口无言。

  她底下的婆子娘子?那些分明是墙头草,最会看碟下菜了。

  她当初是照着穆元谋的意思,选了这些人精一样的管事。

  这些人在二房徐徐图之的时候,是不会胡乱行事给练氏添麻烦的,也不会有什么流言传去柏节堂里,可一旦二房得势,这些墙头草会一股脑儿地倒过来。

  而现在,她们由着风一吹,倒向了长房。

  练氏想说那些不是她底下的人,可见穆元谋对此并不关心,她到底还是没说出口,只在心中忿忿。

  小事?疑神疑鬼?大惊小怪?

  在小事上整日里纠结的不正是穆元谋吗?

  早上才换上的衣服,还没到中午就要换身新的,说是沾了灰,赃了。

  练氏让人拿去外头拍打拍打,去了去灰,穆元谋还不乐意,非要下水洗过晒过才行。

  在这种“小事”上的执拗,别说练氏这个妇人了,穆连慧一个姑娘家都没有那么难伺候。

  至于穆连诚与穆连喻两兄弟,从小光膀子练功,淋过雨,也在泥地里打过滚,去校场上跑一圈马,哪个不是汗淋淋又一身泥的?

  可他们两个的衣服加起来都没有穆元谋多。

  穆元谋换了干净衣服就往前院去了,练氏睨了眼净室盆中的衣服,唤了珠姗进来,让她端出去给婆子们洗了。

  珠姗把半湿的衣服交给了浆洗的婆子,又把上午才晒好的衣服取了回来。

  练氏本想亲手叠,刚叠了一件,想起刚刚穆元谋的话,她就把衣服甩到了一遍。

  “放着吧,反正我们谁叠的都没他自个儿叠的整齐。”练氏啐道。

  珠姗讪讪笑了笑,练氏能这么说,她却不敢那么做,不管叠好的衣服会不会被穆元谋抱怨不整齐,她还是仔仔细细叠了收好。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