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三百三十七章 备酒

第三百三十七章 备酒

  九月下旬,来年春天开恩科的事体正是定下了,快马加鞭往各个州县送文书。

  杜家那里,也把杜云诺出阁的帖子送来,大喜的日子定在了十月十二。

  作为姐妹之中最后一个出阁的,夏老太太不得不去夏家接了两个小姑娘来给杜云诺哭嫁。

  杜云萝早早地收拾妥当,回去观礼。

  杜云诺坐在梳妆台前,身上大红的喜服衬得她的小脸越发白净。

  “四姐姐,可知道应稽长得什么样儿了?”杜云萝凑过去笑话她。

  杜云诺的脸颊发红,嗔了杜云萝一眼,转着眸子道:“原是不想说的,既然你问了,我就告诉你吧。

  我是没见过,哥哥倒是见过他两回,说是人高马大的,虽是个武人,但不是粗人。”

  杜云萝抿唇直笑。

  杜云诺轻轻拍了她一下:“笑什么?”

  杜云萝指了指杜云诺的肚子,腰身前后被贴身的嫁衣修饰,显得盈盈不足一握:“从昨夜开始就没吃东西了吧?要一直饿到礼成呢!我好心告诉你哦,等下四姐姐只要满脑子想着四姐夫到底是个什么样儿的,想迷糊了,就不会觉得饿了。”

  杜云诺的耳根子都烧了起来:“你以为我跟你似的?”

  两人正说笑着,杜云茹和杜云瑚相携而来,待知道了两人的话题,不由你一言我一语的,回忆起了当初成亲时的样子来。

  杜云瑛依旧没有来。

  她这一胎怀得不稳,有几次都见了红,吓得苗氏赶去诚意伯府上看她。

  伯爷两夫妻亦是极其谨慎,连陆桓都跟着小心翼翼,就怕一个不好出些状况。

  “我前两日去看她,她精神倒还不错。”杜云茹道。

  做为姐妹间唯一一个生养了孩子的,杜云茹有经验,杜云瑛听得进去大姐的话,杜云茹便去看了几回。

  杜云瑛的状况,杜云萝是说不上来的。

  前世杜云瑛没有嫁去诚意伯府,她和陆桓的孩子到底会如何,杜云萝不得而知。

  杜云茹问起了杜云瑚的身子。

  杜云瑚含笑道:“他想明年考恩科,我不想在这个时候让他分心,等明年春后再做打算。”

  不止是沈家二郎,邵元洲也打算明年下场比上一比,而杜云荻希望再等一年,再多做些准备。

  吉时一到,杜云诺先在安丰院里别过了莫姨娘,而后给祖父祖母、父母磕了头,由杜云澜背上了花轿。

  敲锣打鼓声中,廖氏送走了杜云诺。

  眼看着花轿越行越远,鞭炮的白烟弥漫了视线,廖氏眼眶一红,险些哭出来。

  姜四娘低声劝着她。

  “到底是我养大的,送出去了,舍不得。”廖氏泪眼朦胧道。

  来观礼的宾客晓得这事,少不得要夸一句这嫡母与庶女真心实意,而宾客们都晓得廖氏与景国公府里的关系,心中对廖姨娘的性情也有了些计较,越发觉得老公爷一家的过河拆桥不地道了。

  杜云萝用了喜宴之后便回府了,等三朝回门时,又少不得到娘家来凑个热闹。

  杜云诺神清气爽地回来,眉宇之中瞧不出一丝一毫的不愉快,这叫众人都放了心。

  应稽由杜云琅兄弟们陪着到莲福苑里认亲。

  杜云萝是头一回见他,不禁就想起之前问过穆连潇的问题。

  那时她问他,应稽到底是什么模样的。

  穆连潇说,方脸、大眼、浓眉。

  如今看来,倒是答得一字不差。

  不过,在杜云萝心中,同样是方脸、大眼、浓眉,还是穆连潇更英俊。

  回门酒摆在了花厅里。

  杜云澜悄悄与杜云萝叹气:“中军都督府出来的,一看就是海量,五妹夫不在,我们几个定是要败于下风了。”

  杜云萝扑哧笑出了声:“既然知道酒量不好,还非要与四姐夫分出高下来?”

  “这叫下马威!”杜云澜睨她,“哥哥们的一片苦心,你竟然都不知道,实在太伤人了。”

  杜云萝乐不可支,连杜云茹都笑得直不起腰来。

  杜云澜还想解释什么,姜四娘过来道:“别自个儿起不来了就好,想灌醉四妹夫,等五妹夫回来,还怕他们两个分不出高下?”

  杜云澜抚掌,问道:“五妹妹,世子何时回京?”

  提起穆连潇,杜云萝笑意更浓,她弯着眼儿道:“大抵年前吧。”

  “那我备好了酒等着。”杜云澜道。

  席间热闹,莫姨娘亦列席,一双眼睛黏在杜云诺身上,不住打量着,眼底满满都是关切。

  待散了席,杜云诺回了安丰院,杜云萝、杜云茹与杜云瑚一道,陪着夏老太太打了会儿叶子牌。

  姜四娘是个厉害的,一面帮夏老太太看牌,一面与姐妹几人眉来眼去,几人就暗悄悄给夏老太太送牌,打了两刻钟,就叫夏老太太赢了个锅满钵满。

  眼瞅着时间差不多了,姐妹们纷纷告辞,各自回了婆家。

  秋风吹了一地落叶。

  北疆寄回来的家书也到了府中。

  信上说,穆连喻已经到了边疆了,如今叫两个哥哥看管着,每日操练戍守,不许他躲懒更不许他寻事。

  吴老太君对此倒也满意,不管如何,送去军营里几年,即便不能建功立业,也比在京中荒唐要强。

  至于穆连喻的那些罪过,家中倒也没有跟穆连潇和穆连诚说明白,那等阴私事体,即便要讲,也要面对面说才好。

  杜云萝的心思全在穆连潇给她的信上。

  熟悉的字体叫她心中暖暖的,半倚着罗汉床,她仔仔细细看了好几遍。

  信上说的还是一些不大不小的事情,可就是不大不小,才叫人格外亲切。

  也说了他受了些伤。

  伤口在手臂上,不深,止了血扎了绷带,养了一些时日,已经大好了。

  杜云萝倒是喜欢穆连潇告诉她,万事报喜不报忧,才会叫她惴惴不安,虽然知道手臂受伤的事绝不会像信上写得这么简单轻松,但,毕竟是大好了的。

  不知道是伤在了右手臂还是左手臂。

  去年在围场时,穆连潇的右手臂叫老熊抓伤过,皮外伤好养,又用了些膏药,可只要仔细看,还是能看到手臂上的疤痕。

  杜云萝幽幽叹了口气,这一趟回来,不知道他身上要添几处伤口了……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