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三百三十九章 理由

第三百三十九章 理由

  回到风毓院,练氏在榻子上一动不动坐了一刻钟,浑浑噩噩的脑子才一点点清明起来。

  她长长叹了一口气。

  吴老太君的话,一字一句都在她心中,那不是一根刺,而是无数根刺,把她的心扎成了筛子。

  如吴老太君所言,练氏此刻的确没有什么心力去管穆连慧的婚事。

  穆连喻的状况,彻底打乱了她的心神。

  即便是快速解决,也把损失压到了最少,但练氏依旧觉得心里堵得慌。

  每天夜里,她都难以熟睡,就怕听见拍门声。

  就跟那个雨夜似的,房门被敲开,来报信的人带来的消息,让她和穆元谋面面相窥。

  练氏原以为,她就算比不得穆元谋的沉稳,但也不是一个一惊一乍的人,可事到临头她才有一些体会。

  在面对儿女的事情的时候,她只是个很普通的母亲。

  无论是穆连喻还是穆连慧,练氏气极恼极,却还是想事事替他们多考量,多担待,即便这份责任变成了压力,她也想挺着。

  刚才,吴老太君把话说得很明白。

  这事儿已经请了皇太后帮忙指点,就不可能又稀里糊涂地算了。

  这些人家里头,穆家总要选出一个两个去探探口风,真的谈不拢也就算了,若是穆家挑三拣四的,慈宁宫里会越发不高兴的。

  皇太后提出的几个人选,看起来都是门当户对的,练氏一时也分不得高下。

  吴老太君的意思是让穆连慧自己拿主意。

  “连慧心气高,这两年脾气又叫人看不懂,不如就让她自己挑,也免得往后不如意了要怨天怨地又怨人,府里已经有一个元婧了。”

  吴老太君是这么说的。

  这几句话跟刀子一样戳了练氏的心窝。

  拿穆元婧来比穆连慧,这算什么?

  穆连慧再阴阳怪气,也不至于像穆元婧那般荒唐!

  练氏重重喘了两口气,这才慢慢稳住了心神,让珠姗去请了穆连慧过来。

  穆连慧刚刚歇了午觉起身,见珠姗来请,她一点也不着急,让临珂给她更衣梳头。

  临珂惦记着练氏在等着,手脚麻利地把穆连慧的长发一绾,刚要上钗,就被穆连慧打断了。

  这里不行,那里不好,穆连慧挑剔,等好不容易满意了,临珂一看时间,竟是比平日里梳头还多费了些工夫。

  穆连慧去了练氏屋里。

  练氏等得也不心焦,她已经习惯穆连慧的性子了。

  那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,就算练氏叫人三催四催地去请,穆连慧依然按部就班,绝不会快起来。

  “母亲寻我?”穆连慧在练氏身边坐下。

  练氏颔首:“我刚从柏节堂里来,今日上午,慈宁宫请了老太君进宫去,说了你的事体。”

  “我的事体?”穆连慧挑眉。

  “似是中秋时,老太君请了皇太后替你挑几个人选。”练氏答道。

  穆连慧的眼中闪过不耐烦,但到底没有甩袖子就走,听着练氏把那几个人选一一列了,道:“你自己觉得呢?”

  “我?”穆连慧伸出手指指了指自己。

  她的手白皙纤长,指甲修得整齐,没有染丹蔻,素净的与其他闺中姑娘完全不同。

  穆连慧讥讽一般地笑了起来:“只知祖父、父亲,连对方的名字都不知道,您就让我挑?我这是挑丈夫,还是在挑公爹?”

  练氏握住了穆连慧的手,轻轻揉了揉她的掌心:“是在挑婆家。”

  穆连慧一怔,复又嗤笑。

  挑婆家,这可真是一点儿也没说错,重要的不是那个人是谁,而是他是哪家公子。

  练氏听穆连慧嗤笑,心中就跟擂鼓一般,每次穆连慧面露讥讽之色时,说出来的话都能气得她仰倒。

  “你想说什么?”练氏问她。

  穆连慧抿了抿唇,出乎练氏意料,这回她竟是老老实实地思考了起来,半晌道:“那就平阳侯的幺孙吧。”

  “慧儿?”练氏惊讶,她原以为要费些口舌,谁知穆连慧直接选好了。

  练氏心思惴惴,打量了女儿两眼,试探着问道:“为何选了他?”

  穆连慧睨了练氏一眼,道:“昌平伯的封地在岭东,邵老将军的孙儿在北疆,只有平阳侯一家住在京中。”

  竟是如此简单的理由?

  练氏一时语塞。

  穆连慧的眉宇之间不见喜怒,练氏有一种感觉,她们母女两个在谈论的不是婚姻大事,而是今晚上吃什么水果。

  荔枝运到京城早已失了鲜味,沙拐枣从北边快马送来不易,只有那梨头,园子里就有,摘了洗了就能吃了,简单方便。

  她们两母女竟是在说这样的事情吗?

  练氏的胸口又闷了起来:“慧儿,娘是认真跟你说的。”

  “我也是认真答的,”穆连慧不疾不徐道,“还是说,母亲认为我留在京中不好?”

  “怎么会!”练氏连连摆手。

  穆连慧此刻却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色,道:“我应该选邵老将军的孙儿的,老将军在北疆呢,您就是使人去探口风,一来一回也要几个月,到时候连年都过完了,我再说昌平伯,您再使人去岭东,来回又是几个月……”

  练氏的脑门嗡嗡作响,她赶紧打断了穆连慧:“平阳侯挺好的,就在京里,娘过两日去探探口风。”

  穆连慧站起身来,掸了掸衣摆:“既然定下了,那我就回去了。”

  “还有一事。”练氏赶忙出声。

  穆连慧淡淡看着练氏。

  练氏清了清嗓子,示意穆连慧坐下,她附耳过去,道:“前回连诚在家书里说,他们会回来过年,那韶熙园里……

  我听连诚媳妇说过,连潇媳妇的外祖家供奉了告老的邢御医邢大人。

  若连潇媳妇的肚子迟迟没有动静……”

  穆连慧眉头微蹙,偏过头道:“您让我拿主意?”

  练氏笑了:“不过是帮着参谋参谋。”

  “母亲还是请父亲参谋为好,”穆连慧沉声道,“云萝现在说话虚虚实实、真真假假的,我哪儿弄得明白。”

  “慧儿,你的意思是,你不想管了?”练氏眸子一紧,“望梅园里,你分明是对她动过手的,只是没有成罢了。”

  穆连慧抬眸,平静地看着练氏,半晌,道:“那又如何?就因为我动过一次,就要动第二次?”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