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三百四十章 置气

第三百四十章 置气

  练氏怔住了,她皱眉问道:“难道就这么看着?”

  穆连慧背手站在窗边,目光遥遥,不知落在何处:“成了,我是嘉柔乡君,不成,我还是嘉柔乡君。我又不是儿子,好处到不了我头上,不是吗?”

  练氏打了个寒颤,她突然想到了穆元婧那夜说过的话。

  这世间对女人不公,因为穆元婧是女人,所以她必须死;因为穆连喻是男儿,所以他能活下去。

  这就是区别。

  而到了穆连慧这里,她是个女人,迟早是要嫁出去的,与她来说,到底是长房得势还是二房掌权,对她来说差异不大。

  练氏蹭得站起来,一把扳住了穆连慧的肩,让她面向自己:“慧儿,你怎么能这么说?父亲、母亲、兄弟们,你都不顾吗?”

  穆连慧眯了眯眸子,冷冷笑了:“路是你们选的,又不是我选的。”

  练氏的身子晃了晃,若不是扶着穆连慧,她几乎要一屁股摔坐到榻子上去。

  半晌,练氏吐出胸中闷气,道:“慧儿,不成功便成仁,若二房倒了,你能独善其身吗?”

  穆连慧紧紧抿了抿唇,再也不肯开口了。

  练氏颓然放开了穆连慧:“你回去好好想想吧。”

  穆连慧斜斜睨练氏,而后一言不发地转身出去了。

  临珂垂着头跟着穆连慧回到东跨院里,小心翼翼地道:“乡君,您又和太太置气了?”

  穆连慧从架子上随手抽出了一本书来,胡乱翻开一页,道:“置气?我为何要置气?”

  临珂眨了眨眼睛。

  她答不上来,很多时候她不知道穆连慧在生什么气,在生谁的气,不止是临珂不懂,练氏也不懂。

  可要说穆连慧没有生气……

  临珂也是不信的。

  穆连慧蒙头看书,临珂只好闭嘴退了出来。

  时而快,时而慢,穆连慧翻着书册,没一会儿就反手把书册甩在了榻子上。

  不成功便成仁?

  这句话似乎很久很久以前,也有人跟她说过。

  可惜,最后还是败了。

  穆连慧讥讽一般弯了唇角。

  就算成功了,与她有什么好处?

  二房就算能徐徐图之,最后把爵位捏在手中,那跟她也没半点关系。

  可若是败了……

  穆连慧后仰倒在榻子上,用力按了按发胀的眉心。

  练氏在正屋里缓了两刻钟,这才去柏节堂里回话。

  吴老太君闻言,略有些惊讶:“她竟是这么快就定下了?”

  练氏讪讪笑道:“她说,不想去岭东,也不想去北疆,就平阳侯在京中……”

  吴老太君了然颔首:“这也是个说法。”

  练氏苦笑:“那这事儿……”

  “我过几日亲自去吧。”吴老太君道。

  练氏垂手应下。

  吴老太君给平阳侯夫人递了帖子,消息传到了韶熙园,杜云萝诧异极了。

  昌平伯跟着瑞王谋反,穆连慧定会躲得远远的;邵老将军不会做二房的助力,这样的婆家对穆连慧没有用处;而平阳侯的幺孙……

  那一位可是从楼梯上摔下来英年早逝的,当时京城里闹得沸沸扬扬,穆连慧不可能不记得那事儿。

  可她还是选了平阳侯府,因为那是可控的风险和意外吗?

  只要不让那一位摔下来,就不会早早过世?

  似乎这个理由最在理,但杜云萝又隐隐觉得不对劲。

  她抿了一盏茶,阖着眼静静思索。

  穆连慧到底想要的是什么?

  同样是重来一次,穆连慧前世今生最想得到的到底是什么?

  良久,杜云萝长长叹了一口气。

  她吃不准,穆连慧如今的性子与从前相差太大,谁也不知道她到底在想些什么。

  吴老太君去了趟平阳侯府,回来后神色并不轻松。

  杜云萝给吴老太君递了茶盏。

  吴老太君抿了一口,叹道:“平阳侯夫人可不好对付,话倒是没说死,大概是要琢磨些时日。”

  “毕竟是婚姻大事,琢磨琢磨也是寻常。”杜云萝宽慰道。

  吴老太君颔首,抬眼望着外头随风飘落的叶子,她笑了起来:“每年到这个时候,北疆就已经下雪了。

  那里的雪跟咱们这儿的都不一样,可以没天没夜地下好几天。

  一到下雪后,鞑子们都退回去了,也就不打仗了。”

  杜云萝闻言,亦跟着笑了。

  边关在冬天时都会休战,北疆恶劣的天气使得两军很难在冬日里展开攻防。

  除了留下戍守的将士,边疆的冬天很是空闲。

  穆连潇他们会在冬日里回京,开春前再赶回去。

  杜云萝顺着吴老太君的目光往外头看。

  湛蓝天空,万里无云,呼吸之中还有淡淡的金桂花香。

  京城未见雪花,边疆大抵是已经落雪了。

  穆连潇也在准备回京了吧。

  十一月过半,府中上下都在为腊月做准备。

  杜云萝头一回主持腊月事务,幸亏有苏嬷嬷帮手,又得吴老太君和周氏指点,算是有条不紊。

  半夜时京城落了初雪,早上起来,外头就积了薄薄一层。

  吴老太君起得很早,梳洗之后,便带着杜云萝去了平阳侯府。

  平阳侯夫人设宴,请了相熟的夫人们赏菊。

  借着这个由头,平阳侯夫人松了口,与吴老太君定了日子,到时候请保媒的夫人登门来取穆连慧的八字。

  吴老太君了却一桩大事,心满意足地回府。

  练氏得了消息,合掌念了声佛号:“总算是能把慧儿给嫁出去了,再耽搁下去,我都不知道要如何是好了。”

  吴老太君笑了:“平阳侯夫人精着呢,定是打听到了慈宁宫里的事体,这才……”

  虽不是皇太后保媒赐婚,但人选毕竟是皇太后挑出来的,平阳侯夫人可不敢直截了当驳了慈宁宫的脸面,即便不喜这门亲事,也要合一合八字,最后以八字相冲来拒绝。

  吴老太君心知肚明,可她想得也明白。

  若八字合出来一般,平阳侯府又推诿,这婚事黄了也就黄了。

  穆连慧虽然婚事不顺,但吴老太君是舍不得糟蹋她,让她嫁去看不上她的婆家的。

  若八字是上上配,平阳侯府总不会一味拒绝了吧?门当户对结姻亲,大家都欢喜。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