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三百四十一章 探望

第三百四十一章 探望

  伺候了吴老太君歇午觉,杜云萝带着锦蕊出了府。

  小轿入了柳树胡同,一路往深处去。

  鲁家的瞪大了眼睛,道:“咱们这胡同里还过轿子了呀?是府里哪位主子来了?”

  一旁的婆子凑过来,啧啧道:“你没瞧见那随轿的姑娘?那是锦蕊姑娘,前回来探过云栖媳妇的。”

  鲁家的吞了口唾沫:“那轿子里,岂不就是”

  轿子停在了云栖家门口,锦蕊上前敲了门,见里头露出莺儿的脸,她笑着道:“夫人来看锦灵。”

  “夫人?”莺儿一时无措,在原地转了匆匆转了两圈,扭头跑进屋里唤人去了。

  杜云萝扶着锦蕊的手下了轿,就往院子里走。

  这是她头一次来柳树胡同,天井小院收拾得整整齐齐,屋墙似是去年云栖和锦灵大婚时重新粉刷过的,这会儿看起来也算干净。

  杜云萝还来不及细看,云栖便从屋里出来,给她行了个礼。

  锦灵跟了出来,笑盈盈道:“夫人怎么来了?”

  “就想来看看你。”杜云萝笑道。

  在屋里坐下,杜云萝仔仔细细打量锦灵。

  虽然锦蕊早先来看过两回,云栖又待锦灵极好,可杜云萝还是想亲眼来看看。

  这念头盘旋了有些日子了,一直没寻到合适的时机,今日里得空,干脆就过来了。

  锦灵比夏日里见时丰腴了些,四个月的肚子微微隆起,脸颊长了肉,原本尖尖的下巴的弧度变得圆润了些。

  见杜云萝盯着她瞧,锦灵捧着脸清了清嗓子:“奴婢是不是胖了?早上起来照镜子都有些不敢认。”

  锦蕊扑哧没忍住笑。

  杜云萝亦笑出了声:“孕中自是要胖的,你想想二嫂。”

  锦灵抿唇摇了摇头。

  锦蕊笑着提醒道:“夫人,二奶奶刚怀上没多久,锦灵就嫁出来了,二奶奶胖起来的样子,她可没见过。”

  闻言,杜云萝连连笑着摇头:“瞧我,这日子过得稀里糊涂的。”

  主仆三人絮絮说了会子话,锦灵提起了她弟弟和段氏。

  云栖家中没有长辈,锦灵现在月份还等再过几个月,肚子大起来了,各种事体就不好应付了。

  锦灵是头一胎,莺儿还未嫁人,云栖一个男人,总不能事事都靠左邻右舍。

  云栖想把岳母和小舅子接过来,家里还有空房,也住得开。

  段氏眼神是不好,但提点照顾一下孕中的锦灵还是可以的,锦灵的弟弟是个药罐子,也正因此,他并不难照顾。

  锦灵原就给段氏母子请了个小丫鬟,云栖想一并请过来,除了伺候段氏母子,也能给锦灵搭把手。

  这个念头,云栖早就有了,只是锦灵没答应,说是哪有刚过门就把母亲弟弟都带上的道理。

  云栖拗不过她,也就暂时搁了,这次锦灵怀上了,他就想趁着腊月元月,把人接过来。

  “他既有心,你就别拦他了,”锦蕊道,“你点头嫁给他之前,他不就说了要照顾大娘和你弟弟吗?”

  杜云萝拍了拍锦灵的手:“云栖没有父母长辈,你一味推诿,反倒像是把他当外人了似的。你没带过孩子,有你娘帮手,也能学得快些。”

  锦灵垂头琢磨了一阵,点了点头:“奴婢知道了。”

  坐了半个多时辰,锦灵送了杜云萝与锦蕊出来。

  云栖担心她,只让她送到门口,自个儿随着轿子一路送出去。

  隔着轿子,云栖笑嘻嘻与杜云萝道:“奴才谢过夫人,奴才磨了好久的嘴皮子,锦灵都不松口,今日叫夫人劝服了,奴才可算是放心了。”

  杜云萝笑着道:“往后就是在丈母娘和小舅子的眼皮子底下了,你若待锦灵不好,他们准保收拾你。”

  “奴才不敢。”云栖笑了一阵,眸子一转,道,“夫人可别再稀里糊涂过日子了,爷很快就回来了。”

  提起穆连潇,杜云萝的心砰砰直跳:“你可有收到消息?什么时候能抵京?”

  云栖摸了摸鼻子:“要入了腊月,能不能赶在腊八前,奴才也说不准。”

  杜云萝眉头微蹙。

  这比她印象里的还要晚几日了。

  初雪积得很薄,很快就化干净了,一连晴朗了七八天,才又落了大雪。

  各房各院里,地火龙和炭盆都已经摆上了,吴老太君怕冷,夜里也歇在西暖阁里。

  杜云萝揣着手炉到了柏节堂,解下雪褂子,站在中屋里去了去寒气,这才入了西暖阁。

  吴老太君笑着道:“你看看我,就是年纪大了不中用了,夏天怕热冬天怕冷的。”

  杜云萝笑了。

  吴老太君问她:“过两日就腊八了,去婆驼山取腊八粥的事儿可安排妥了?”

  “都安排妥了,往年就是母亲去的,这回我随母亲一道去,”杜云萝答道,“城门外施粥的人手也安排了,米和八宝材料都依着旧例。”

  吴老太君见她事事心中都有数,便放下心来,道:“这都腊月里了,也不知道连潇他们哪天抵京。再小半个月,就是娢姐儿的百日,在那之前,总能赶上的吧?”

  杜云萝点头:“总归就是这十来天了。”

  腊月初六,各家王公侯伯府在城外支起了棚子,从初七到初九施粥三日,初六夜里,大厨房里就开始熬粥,天一亮就送出城去。

  腊八这一日,府中祭祖。

  杜云萝起得极早,梳洗妥当之后,与周氏一道往祠堂去。

  侯府只穆元谋一个男丁在家,女眷们都是跪在外头的,显得祠堂内冷冷清清的。

  嫁进来的这小一年,除非必要,杜云萝不爱来祠堂附近,即便此刻此处没有贞节牌坊,没有那些后来几十年间添上去的牌位。

  作为嫡长房嫡长媳,她跪在吴老太君和周氏后头,三位婶娘都不能越过她,更别说是蒋玉暖和穆连慧了。

  若是穆连潇在家,主持祭祀的就是他,而不是穆元谋。

  待平平顺顺祭了祖,吴老太君就回柏节堂去了。

  杜云萝和周氏上了婆驼山。

  法音寺里香火鼎盛,为了避免意外和冲撞,官宦人家取粥之处与寻常百姓的地方并不相同。

  杜云萝随着周氏过去,列队取粥,前前后后的,倒也遇见了不少熟面孔,彼此问安行礼。

  从山上下来,入城之时,周氏使人去自家的施粥的棚子前头转了转。

  没过多久,那婆子就喜笑颜开地回来,急切道:“太太、夫人,棚子里的妈妈们说,差不多一个时辰前,世子爷与二爷进城了。”未完待续。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