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三百四十二章 邀功

第三百四十二章 邀功

  周氏愣住了,她嗫了嗫唇,问道:“你刚刚说什么?”

  婆子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:“咱们世子爷和二爷回来了。八八读书,”

  周氏的眼睛霎时亮了起来,满满都是喜悦,她赶忙催促车把式:“快,快,我们这就回府去。”

  杜云萝亦听得真切,叠在膝上的双手不知不觉间绞了帕子。

  从前,穆连潇每次回府,杜云萝都不会去迎他,她就歪在韶熙园里,鼓着腮帮子,表达自己的不满。

  这一回,她原本是想得好好的,要亲自去二门上迎他,让穆连潇知道,她在京中也是心心念念盼着他回来的。

  却是没料到,杜云萝和周氏去了婆驼山,穆连潇就回来了。

  一个时辰前就入城了,等她们婆媳两人回到府里,只怕是连沐浴更衣都好了。

  如此一想,心中多少有些遗憾。

  杜云萝稍稍掀开了帘窗,叫烟青色的帘窗遮得暗沉的天空湛蓝湛蓝的,晴朗极了。

  那点儿阴霾瞬间散去,杜云萝笑容满溢。

  错过了便错过了,等会儿见了面,她再好好告诉他,把自己的思念和期盼都仔仔细细地告诉他。

  周氏含笑看着杜云萝。

  夫妻之间的感情如何,用听的不如用看的,周氏只要看一眼杜云萝的神情,就知道她的欢喜和愉悦。

  周氏暗暗点头,儿子儿媳感情好,不用长辈操心,那是再好不过的了。

  因着是腊八,出入城门取粥的百姓也多,马车行得不快,好不容易入了清水胡同,婆媳两人的心又都提了上来。

  这也算是“近乡情怯”?

  马车停在了二门外,苏嬷嬷摆了脚踏,扶了周氏和杜云萝下车。

  杜云萝让洪金宝家的把取来的腊八粥送去大厨房,再往各房各院分下去,自个儿去门房上问了:“世子回来了?”

  门房上的婆子赶忙摇头:“没瞧见世子回来,夫人,许是世子从角门走了。”

  杜云萝抿唇,从前头到韶熙园,走垂花门最近,穆连潇没道理从西南或者东南的角门处绕行。

  周氏柔声与杜云萝道:“我有些乏了,先回敬水堂去。等连潇收拾好了,你让他先去拜见了老太君,再到我那儿来。”

  杜云萝应下。

  送走了周氏,杜云萝没有回韶熙园,出了垂花门,去了穆连潇在前头的院子。

  九溪正在院子里忙碌,听见脚步声,他抬头望过来,咧着嘴笑了:“夫人怎么来了?”

  “我听说世子回来了,二门上的妈妈又说没见到他。”杜云萝一面走,一面问,“你瞧见世子了吗?”

  九溪猛一阵点头:“世子早上回来的,晓得夫人和太太去婆驼山了,就没往后头去,在这儿梳洗之后就进宫去了,听说是圣上等着他回话呢。”

  杜云萝了然,又问:“世子看起来如何?”

  九溪想了想,道:“好像,又黑了点?”

  杜云萝怔了怔。

  锦蕊忍俊不禁,捂着嘴背过身去笑了一通。

  “真的,奴才没瞎说。”九溪尴尬地摸鼻子,“对了,世子右手臂上添了个伤疤,大概从这里到这里,伤已经大好了,就是看着有些可怖,夫人别被吓到了……”

  九溪一面说一面比划着。

  杜云萝皱眉,这应当就是穆连潇在信中跟她说过的伤情了。

  从位置看,与当时在围场叫老熊抓的伤口有些交叉,伤上加上,定是极痛的。

  “没有别的了?”杜云萝道。

  九溪又仔细想了想,刚要摇头,眼睛一亮,又道:“有的有的,世子问了夫人的事。”

  杜云萝挑眉,心中不由暖洋洋的:“我的事儿?我平时又不往前头来,我的事儿你能答出来多少?”

  九溪得意极了,道:“奴才是这么答的,夫人如今掌了中馈,平日里都很忙碌,除了回娘家走动,也就前回陪老太君进宫请安、及去了平阳侯府上赏菊。

  夫人的娘家这些日子喜事不断,夫人的二嫂生了个哥儿,夫人的二姐与二姐夫回了京城,三姐有喜了,四姐秋天时嫁出去了。

  云栖前两日还遇见了夫人的四姐夫,应都事说了,过年时要请连襟一道吃酒,不醉不归。

  夫人前几日还去了柳树胡同,云栖媳妇怀上了,夫人特特去看她。”

  杜云萝听完,笑道:“你到是记得多。”

  九溪从袖中掏出一柄小刀,外形朴素,不似京中勋贵们把玩的东西,他乐呵呵道:“爷夸奴才说得好,就把这刀子赏奴才了,说是北疆那里的人都用这样的,看起来不花里胡哨,其实锋利着呢。”

  杜云萝和锦蕊叫九溪的得意劲儿给逗乐了,又笑了一通,道:“这些原本是我要自个儿跟世子讲的,却全被你拿去邀功了,记着,往后世子有什么事儿,你也这般与我来讲,这才算扯平了。”

  九溪一怔,反问道:“那奴才全说了,世子说什么?”

  杜云萝笑弯了眼:“这你就别管了,叫世子自己琢磨去。”

  九溪懵懵点了点头。

  杜云萝回到韶熙园,先使人去柏节堂和敬水堂里报了一声,这才在桌前坐下。

  桌上摆了好些腊八粥,连翘道:“夫人,这是老太君送来的,这是二太太……”

  杜云萝虽爱甜口,但一下子看到这么多的碗,也提不起来兴致,最主要的,还是她心不在焉。

  让连翘各个碗里盛了一勺,混在了一起,杜云萝胡乱用了,又唤了锦蕊,问道:“从前世子给我的药膏,收哪儿了?”

  “夫人问的是去年春天,夫人骑马伤了手心时用的药膏吗?”锦蕊道。

  杜云萝颔首:“说是用了不留疤。”

  锦蕊应了,转身去内室里,从梳妆台上的镜屉之中寻了出来。

  杜云萝打开盖子闻了闻,清雅的香气扑鼻,叫人舒服极了。

  她看了眼西洋钟,这都过了巳正了,不晓得午时之前穆连潇能不能回府,今日可是腊八,午时之前定是要用两口腊八粥的。

  杜云萝心中急切,只好坐回到桌子前,捏着筷子从各个碗里挑花生莲子打发时间。

  刚挑了小半碗,门房上的马婆子飞一般跑到了屋外,抬声道:“夫人,世子回府了。”

  杜云萝扔下筷子,顾不上什么手炉雪褂子,蹭蹭蹭就往外跑。

  刚跑到韶熙园外头,就见那熟悉的身影快步而来,离她越来越近。未完待续。

  ...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