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三百四十三 思念

第三百四十三 思念

  穆连潇远远就看到了那个娇俏的身影。

  她从院门里出来,脚步急切,耳坠子前后左右晃得厉害,就像是她的心情。

  也像是他的心情。

  穆连潇快步走到杜云萝近前,低头看着她。

  杜云萝的杏眸灿然,比塞外的星辰还有璀璨,眼底里的喜悦之情丝毫不加掩饰,直白又真切。

  “你呀……”穆连潇牵了杜云萝的手,“怎么穿得这般单薄?外头冷,你在屋里等着就好。”

  杜云萝抿着唇笑了起来,这话可真耳熟,前回穆连潇也这么说过她。

  不过,她就是一个耳朵进,一个耳朵出了。

  好不容易等到穆连潇回来,她怎么能耐得住,还慢吞吞地系雪褂子?

  杜云萝站得不久,手心还是温温的,可比起穆连潇来,就有些凉了。

  穆连潇牵着她回到屋里,不轻不重替她揉了揉双手。

  杜云萝抬眸看他,心也跟着双手一并热起来,她弯着唇角,柔柔道:“好像真的黑了点儿。”

  “什么?”穆连潇没听明白。

  杜云萝把九溪说的话都告诉了穆连潇。

  穆连潇笑骂:“竟如此编排我,明日里就把那小刀收回来。”

  杜云萝咯咯一阵笑。

  穆连潇垂眸看她:“真的晒黑了?”

  杜云萝笑得更开心了。

  东次间的桌上还摆着腊八粥,穆连潇一眼就看到了那小半碗被挑出来的花生莲子,面露疑惑。

  杜云萝走过去,捧着瓷碗,道:“我喜欢吃,就挑出来了。”

  穆连潇忍俊不禁,却没拆穿她,眼看着午时将至,也就顾不上这粥是凉的还是温的,拿起勺子匆匆用了。

  杜云萝侧着头看他,片刻不肯挪开目光。

  半年未见,穆连潇的确晒黑了一些,显得脸庞下颚的线条愈发硬朗,眉宇之间的少年稚气少了许多,添了沉稳。

  这一路赶回京城,又要入宫复命,穆连潇白日里几乎没吃东西,匆忙喝了几碗粥,他擦了擦嘴,转眼看向杜云萝。

  四目相望,他在她的眼中清晰地看见了自己的样子。

  杜云萝亦是如此,她眨了眨眼睛,指尖轻轻刮着碗沿,娇娇道:“刚才骗你的,我等得不耐烦了,就拿这些打发时间。”

  闻言,穆连潇的眼中闪过惊讶,而后是了然,他微微俯身,低声道:“我知道。”

  两人挨得极近,彼此呼吸可闻。

  连翘和锦蕊顾不上收拾桌子,蹑手蹑脚出去了。

  杜云萝的长睫颤了颤,穆连潇的呼吸喷在她的鼻尖,痒痒的,她下意识地抬手想揉,手却被他握住。

  穆连潇手臂用劲,让杜云萝坐在他腿上,紧紧抱住。

  杜云萝的后脖颈猛得就烫了起来,她倚在穆连潇怀中,隔着衣料,她听到了他有力的心跳声,一下接着一下。

  很重,可还没有她的心跳声重。

  她的心跳跟擂鼓一样。

  “云萝。”

  穆连潇的声音让杜云萝抬起了头,刚想说什么,就被一股脑儿地堵了回去。

  胸腔之中,压抑了许久的情感倏然间炸开,如烟花一般。

  穆连潇紧紧箍着杜云萝,唇齿相交,柔软的触觉让他气血翻涌。

  分明这半年间,他一次又一次地把思念狠狠地压在了心底,他以为他能控制得住自己,可真的触及这心心念念之人时,所有的一切都开始崩塌。

  穆连潇恨不能就这么把杜云萝一并点燃,彼此交融。

  最初的惊讶和慌乱过后,杜云萝注意到屋里只有他们两人,她慢慢放松下来,双手攀上穆连潇的肩膀,主动追寻回吻。

  穆连潇的力气有些大,却是小心翼翼地不想弄痛她。

  杜云萝心里软得一塌糊涂,她悄悄地睁开了眼睛,看着那张近在咫尺的英俊容颜,她淘气地用牙齿轻轻一咬。

  穆连潇没防备,舌尖吃痛,抬眸看她,见她笑得狡黠又得意,他无奈地在她眼角眉梢细细吻了吻,手指缓缓爬上她的前胸,轻柔地解开了盘扣。

  在杜云萝反应过来之前,穆连潇迅雷不及掩耳地俯下身去,吸住了她白皙光滑的脖子。

  杜云萝几乎尖叫起来,双手用力捂住了嘴才忍下了。

  穆连潇的唇齿在脖颈间来回,热烈又执着。

  杜云萝的呼吸急促起来,伸手想推他,却是半点劲儿都用不上。

  “世子……”杜云萝开口唤他,声音颤得厉害,她几乎都不敢听了。

  西洋钟咚咚响了起来。

  意识迷离的杜云萝一下子回过神来,哑着声道:“祖母和母亲还等着呢。”

  穆连潇的动作只顿了顿,又继续下去。

  杜云萝急了:“世子!”

  穆连潇毕竟没有失了理智,见杜云萝真的要恼了,他也只能见好就收,搂着她哄着顺着,待体内的燥热一点点平息之后,才松开了她。

  杜云萝站起身来,低着头想把盘扣扣上,这才看到,她的袄子几乎全叫他解开了,唇上的胭脂叫他沾染开了,印到了胸口,里头的海棠肚兜上还有他亲吻后的痕迹。

  她叫他拨弄得云里雾里的,竟然都没有注意到!

  杜云萝还以为,他只想亲吻一会儿纾解心中思念呢,哪知道……

  是不是她不喊停,他就要一直继续下去了?

  这可是大中午!他今日才回京,还没有去给吴老太君和周氏请安,叫人知道他们闭着门在屋里荒唐,再厚的脸皮也扛不住。

  这人,这人真是!

  杜云萝嗔了他一眼,眼角红润,转身就往内室里去了。

  穆连潇跟了进去,倒是没再招她,再招下去,就真的不好收拾了。

  杜云萝拿帕子沾了些水壶里的水,对着镜子擦去脖颈上的胭脂,扣好领口。

  唇上的胭脂也一并擦去,重新仔仔细细描妆。

  旁的也就算了,偏偏她眼角染了情/欲,红艳得连粉都盖不住,杜云萝只好放弃。

  杜云萝把沾了水的帕子丢给穆连潇。

  穆连潇擦了唇上沾染的胭脂,那胭脂甜甜腻腻的,就跟杜云萝似的。

  两人收拾好了,杜云萝才唤锦蕊进来。

  锦蕊眼观鼻鼻观心,重新替杜云萝梳了头。

  夫妻两人一前一后出了屋子,锦蕊捧了雪褂子来,穆连潇亲自替杜云萝系上,又把手炉塞到她怀中,牵着她的手,一道往柏节堂去。(未完待续。)

  ...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