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三百三十四章 勇敢

第三百三十四章 勇敢

  柏节堂里,芭蕉刚刚摆好桌。就爱上网 。。

  周氏扶着吴老太君在桌边坐下。

  吴老太君笑着道:“上午时,连诚过来请安,我仔细一打量,整个人沉稳了许多,也精干了许多。

  连潇是进宫去了吧?都中午了,也该回来了。

  我们再等等,许是他们两个过来用饭。”

  周氏点头,还未开口,外头就是一阵问安声。

  她抿唇笑了起来:“您看,说曹操,曹操就到了。”

  吴老太君哈哈大笑。

  杜云萝跟着穆连潇进了正屋,解了雪褂子,站在炭盆前去了去身上寒气,这才往西暖阁里去。

  芭蕉撩了帘子,甜甜问了安。

  穆连潇上前,在吴老太君和周氏跟前跪下,磕了三个头。

  吴老太君眼角微红,连连点头,周氏噙着眼泪,让杜云萝把穆连潇扶起来。

  这几年,穆连潇常常离京,帮着圣上东奔西跑的,吴老太君和练氏也习惯了他几个月不在府中,只是内心里,去办事和去打仗总归是不一样的。

  吴老太君握着穆连潇的手,道:“看起来精神不错。”

  穆连潇笑着道:“祖母,您放心,我们在北疆都没有偷懒耍滑。”

  吴老太君睨了穆连潇一眼,她知道穆连潇和穆连诚都不会偷懒,只是穆连喻……

  穆连喻没有回京来,吴老太君也不会让他回来,就叫他戍守边关,什么时候脑子清楚通透了,什么时候再提回京的事。

  她想问一问穆连喻的状况,可又怕穆连潇问起穆连喻突然去边疆的原因,吴老太君琢磨着还是先按捺住了。

  “饭菜要凉了,赶紧坐下吃饭。”吴老太君道。

  说那些乌七八糟的事情,她是要连吃饭的胃口都没有了。

  因着不知道穆连潇和杜云萝会到柏节堂里用饭,桌上的菜色并不丰富,好在他们两个刚刚用过腊八粥,倒也不饿。

  待用了午饭,吴老太君问道:“圣上让你进宫去,说了些什么?”

  穆连潇收敛了笑容,恭谨答道:“说了北疆的军情,这一仗打下去,只怕要几年光景了。”

  杜云萝心中暗暗点头。

  她的印象里,这场仗连年打,*年后才算消停些。

  穆连潇英年早逝,穆连诚与穆连喻兄弟却是军功赫赫,永安三十年,穆连诚成了定远侯。

  这将近十年的战事,改变了她的命运。

  吴老太君苦笑:“这就是个轮回。

  从前也是如此,打上几年,鞑子挨不住了,就退回草原、沙漠去,不再来犯境。

  我军对草原、沙漠深处不了解,寻不到鞑子的踪迹,贸然出征,又怕战线拖长,粮草不及,到时候别说斩草除根,指不定连自个儿都赔进去。

  等鞑子休养生息几年,看着我边境城镇繁盛,又要来骚扰打劫。

  这般来来回回的,苦得还是边关的百姓。”

  吴老太君跟着老侯爷镇守过北疆,知道鞑子的能耐,也亲历过鞑子袭击城镇,对那些事体也算了解。

  “若是能釜底抽薪,不敢说保一世太平,好歹也能平静个十年二十年。”穆连潇道。

  周氏笑得温柔,眸中闪过一丝悲伤,更多的是欣慰。

  吴老太君转头看周氏,叹道:“到底是两父子。”

  “是啊,”周氏颔首,柔声道,“你父亲也常常把釜底抽薪挂在嘴上,他想奇袭古梅里城。”

  古梅里城是鞑子的老窝,从西北关塞出城,面对的不是草原而是荒漠。

  沙漠变化无常,若能穿过它,打下古梅里城,鞑子犯境之苦就能化解。

  只可惜,关塞到古梅里城的路,实在太难掌握。

  “若有个好向导,元策定是会率骑兵奇袭的。”吴老太君道。

  回忆起长子,老太君感慨颇多。

  定远侯府在北疆战事上付出了太多了,若能得一场大捷,能叫鞑子后院失火,保边疆太平,想来列祖列宗泉下有知,会为子孙后代骄傲。

  深吸了一口子,吴老太君道:“釜底抽薪并不容易……”

  穆连潇郑重道:“孙儿知道。”

  杜云萝绞着手中锦帕,目光落在穆连潇身上。

  她深知穆连潇的性格,他绝非贪生怕死之辈,他去北疆从军,不是要混日子,而是为了保家卫国,他断不会污了定远侯府的威名。

  若有机会,让鞑子消停十年二十年,穆连潇一定会做。

  祖孙四人又絮絮说了会儿话,吴老太君乏了,便歇了午觉。

  穆连潇和杜云萝送周氏回了敬水堂之后,又不疾不徐回韶熙园。

  呼吸之间,是花园里盛开的腊梅香气,冷冽中,带着几分清雅悠长。

  杜云萝还想着之前的话题,有些心不在焉。

  穆连潇看在眼中,捏了捏她的掌心。

  回到韶熙园里,穆连潇示意伺候的丫鬟们退出去,轻声问道:“担心了?”

  杜云萝转眸看他,对上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,她的心猛得一跳。

  斟酌了一番,杜云萝才缓缓开了口:“担心是担心的,只是,这就是打仗啊。

  无论是奇袭还是守城,都一样会有伤亡。

  只是,要照顾好自己,就算冲在最前面,也要打胜仗,也要回来。”

  世袭罔替的爵位,若无军功,如何让它不没落?

  穆连潇果敢英勇,一往无前,杜云萝喜欢的也正是这样的穆连潇。

  若拦着他,不叫他冲锋陷阵,不让他建功立业,那她和前世的杜云萝又有什么区别?

  杜云萝弯着眼睛,笑盈盈道:“我喜欢的世子,一直都是勇敢之人。”

  突如其来的告白让穆连潇怔在了原地。

  那声“喜欢”拂过心弦,让他整颗心都烫了起来。

  眼中笑意满溢,穆连潇打横抱起杜云萝,在她的惊呼声中,将她压在了床榻上。

  细细密密的吻落在额头耳边,杜云萝推他,嗔道:“这才中午。”

  穆连潇坐起身,弯腰握住了杜云萝的玉足,替她把鞋子脱了:“正好歇午觉。”

  哪里能歇好午觉?

  杜云萝才不信他,轻轻哼了一声:“分明是白日宣淫。”

  穆连潇的耳根子泛红,他抬手下了幔帐,搂着杜云萝往床里头一滚:“你说的,这是‘勇敢’。”

  (未完待续。)

  ...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