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三百三十五章 温柔 96

第三百三十五章 温柔 96

  杜云萝语塞了。

  这般厚颜无耻,顺着杆子往上爬的话,也亏得他说得出口。

  去边疆之前,夫妻两人一道时,穆连潇虽也大胆,但却没有像这般的。

  定然是叫军营里那些张嘴丝毫不避讳的兵士们给带坏了。

  听说,那些人,无论什么样的混话都能出口的。

  耳濡目染,再正经的人都能练就一张刀枪不入的厚脸皮。

  前世,因着她的坏脾气,穆连潇多少会顾忌着她的性子,如今,两人真心相待,这般招人的话,也就冒出来了。

  也不对,前世穆连潇也有过分的时候,紧紧逼她迫她,让她无路可逃,又不接受她的哀声投降,定要赶尽杀绝……

  真真可恶!

  那些往事尘封多年,现在一股脑儿地翻涌起来。

  杜云萝甚至都说不清,她为何还能记得那些事。

  脑海中闪过的片段让杜云萝整个人都跟被点着了一般,她抓住了穆连潇的手,不轻不重咬住了他的手腕。

  反正他皮糙肉厚,从来都不怕她咬他。

  穆连潇由着她咬,杜云萝收着劲道,会让他微微发痛,却不会咬破皮。

  垂眸看着杜云萝,漂亮的杏眸蕴着一层水雾,显得楚楚可怜。

  眼角染了嫣红,似是抹了淡淡的胭脂,娇俏之余,更添妩媚。

  穆连潇从杜云萝的眼中读到了情动。

  之前夜里寻欢,他夜视好,便是没有月光星辰,也能大致看清杜云萝的神情姿态,一颦一笑都勾人极了。

  可那些毕竟朦胧,比不得白日里真切。

  对他的喜欢,对他的依赖,对他的渴望,每一个眼神都如此清晰,如此醉人。

  穆连潇笑了,把手腕挪开,低头寻她的樱唇。

  杜云萝环住了他的脖颈,由着他解开她的盘扣。

  手掌抚过凝脂肌肤,顺着她窈窕的曲线起伏,胸前大开,只余薄薄的肚兜,杜云萝丝毫不觉得冷,她浑身都在发烫。

  唇齿代替手指,缓缓地、缓缓地攀爬高峰,隔着丝绸肚兜,杜云萝都知道他是如何肆意逗弄她的。

  她的呼吸,她的心神,随着他的唇齿而起伏跌宕,若即若离的亲吻比一味索取更要人命。

  杜云萝的脑袋渐渐迷乱,低叹嘤咛溢出唇角,她本能地扭动腰身,不知不觉间,衣衫尽退。

  战场移到了身下,指腹的拨弄让她忍不住想要大叫,却被穆连潇以唇堵住。

  狂风骤雨一般的亲吻,化作耳畔的低喃情话,喑哑的声音里全是对她的思念和渴求。

  兴许是压抑得久了,兴许是被前事扰乱了情丝,杜云萝浑身瘫软,颤巍巍地走了趟天上人间,眩晕得如同梦境……

  势如破竹的力道拉回了杜云萝的思绪,却也只有一瞬,而后她就只能缠着拥着穆连潇,让浪潮一般的情/欲一波又一波地冲击她,逼出她唇间的呢喃低叫。

  排山倒海般的情/潮狂卷而过,杜云萝几乎哭出声来,她想逃离,想求饶,可她战栗得说不出一个字来,只能让他不断求索,不断进取。

  再一次从云端坠落,浑身湿透的穆连潇搂着杜云萝翻了个身,又把被子扯过来盖上。

  他紧紧箍着她,一下一下抚着她,渐渐平息急促的呼吸。

  “云萝……”穆连潇唤她。

  杜云萝还未清醒,含糊地应了一声。

  穆连潇笑了,抬手将她湿漉漉的长发别到了耳后,又在她纤细的腰身上轻轻揉着,免得她清醒过来之后又拿腰酸背痛说事。

  足足歇了一刻钟,杜云萝才算醒过了神。

  她懒洋洋地抬起了眼,眉宇之间风情未退,水汪汪的杏眸里满满都是依赖和深情。

  穆连潇在她额上温柔亲吻,杜云萝的目光却落到了他的右手臂上。

  手臂上有深色的疤痕,叠在旧伤之上,狰狞得让杜云萝的呼吸倏然一窒。

  穆连潇注意到了她的情绪,顺着她的视线看去,柔声道:“已经好了,不碍事了的。”

  杜云萝伸手,指尖轻轻抚过长长的伤口,心中酸涩。

  抱怨的不满的怪罪的话,全部堵在了嗓子眼,杜云萝吸了吸鼻子,示意穆连潇松开她。

  穆连潇看着杜云萝披了衣服,撩开了幔帐下床,白皙小巧的玉足连鞋子都没有穿,直接踩在了地面上。

  刚要开口唤她穿鞋,穆连潇就见杜云萝几步跑到梳妆台前,又迅速地跑了回来,跳上了床,掀开被子钻到了他怀中。

  穆连潇拿长腿给她烘脚:“地上冷。”

  杜云萝咯咯笑了起来。

  屋里烧着地火龙,地上怎么会冷?再说了,也就几步路而已。

  可穆连潇的关心和细致让她舒坦极了,杜云萝撒娇一般地把脚丫子往穆连潇的腿上蹭,又把手中的东西拿出来献宝。

  “以前你给我的药膏。”杜云萝道。

  穆连潇笑了:“云萝,你要帮我涂药?”

  杜云萝点头,嗔道:“伤疤太难看了,我不喜欢。”

  穆连潇笑意更浓,在她唇角轻轻一啄,道:“涂膏药之间,不是先该打水清洗吗?浑身黏糊糊的,你不难受?”

  不说也就罢了,一说杜云萝就浑身不舒服了,她想抬声叫水,刚撩开幔帐探出去半个脑袋,一下子就悟了。

  这不是夜里,这才下午……

  她扭过头狠狠瞪了穆连潇一眼,拉过被子蒙住了脑袋,闷闷道:“我不叫。”

  穆连潇忍俊不禁,笑话道:“云萝,你的脸皮不是挺厚的吗?”

  杜云萝哼哼:“没你厚。”

  穆连潇伸手去拽她的被子,杜云萝不肯放,他干脆也钻进了里头,覆在她耳畔哑声道:“我也不叫。”

  杜云萝微怔。

  穆连潇含住了她的耳垂:“我们再来……”

  杜云萝转头看他,他的手盖在了她的眼睛上,吻住了她的双唇。

  ……

  午觉一直歇到快天黑了才起来。

  穆连潇叫了水,抱着连眼睑都懒得抬的杜云萝入净室里清洗了一番。

  杜云萝由着他动作,她连动一动手指头的力气都没有了。

  待收拾干净,换上了衣衫,锦蕊进来简单地替杜云萝绾了长发。

  透过铜镜,杜云萝看见锦蕊想笑又不敢笑的样子,她捏着手中的玉簪,恨不能往那始作俑者身上扔去。(。)

  ...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