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三百四十六章 解释

第三百四十六章 解释

  相较杜云萝的疲惫,穆连潇则是神清气爽。

  虽然杜云萝早就清楚男女差异,而她的身体也确实比不得习武的穆连潇,可她还是咬牙切齿。

  东次间里,连翘摆了桌。

  穆连潇握着杜云萝的手出去,两人在桌边坐下,直到连翘把鸡汤端到杜云萝跟前,穆连潇才松了手。

  杜云萝只觉得眉心突突的跳。

  这鸡汤是什么时候熬的?

  从他们叫水到现在才多少时间,怎么能熬出一碗浓浓的鸡汤来?

  还是说,两人刚关上门,连翘就吩咐大厨房去准备了?

  杜云萝堆起来的厚脸皮瞬间就要裂开了。

  连翘看出了杜云萝的尴尬,她清了清嗓子,垂着头,道:“奴婢去大厨房里时,正好在熬鸡汤,奴婢就盛了一碗过来。”

  穆连潇执筷的手顿了顿。

  杜云萝干巴巴笑了笑,示意连翘附耳过来:“今晚上都喝鸡汤?”

  鸡汤补气血,除了行房之后会被端上来,一个月里也有几天厨房里会熬煮。

  连翘抿唇,支支吾吾地摇了摇头。

  杜云萝一下子就悟了。

  这是给尚欣院里准备的,一只老母鸡能炖一锅子汤,连翘去得巧,也就一并取了。

  既然是蒋玉暖要用的,杜云萝自然不担心里头掺了乱七八糟的东西,慢条斯理地饮了。

  下午费了大力气,穆连潇胃口格外好。

  桌上的菜色具是两人爱吃的,穆连潇吃饭不像挑三拣四的公子哥们讲究,他吃得快,却不粗鲁,反而会让旁人觉得饭菜可口。

  这大概也算是“秀色可餐”?

  杜云萝胡乱想着,比平日里多用了半碗。

  怕夜里不克化,趁着外头夜风不大,夫妻两人慢悠悠地在园子里散步消食。

  “四叔的事体,世子知道了吗?”杜云萝小声问道。

  穆连潇答道:“四弟突然来了边关,身上就带了祖母的信,信上说他犯事,祖母让他在边关反思。

  到底犯了什么事,信上没有提及。

  我和二哥都问过他,那小子不肯说,问多了就跟我们急。

  云萝,四弟到底做什么了?”

  杜云萝讪讪,道:“丑事,祖母怕在信上说不清,这才没提吧。

  我瞧着今天在柏节堂里,祖母原是想说的,可又实在不知道怎么开口。

  那种事,还是我私底下给你讲,才好说些。”

  穆连潇的眉头紧紧皱了皱。

  丑事,让吴老太君都说不出口的丑事,穆连喻竟然能捅出那么大的乱子来!

  穆连潇顿住脚步,低头看着杜云萝,他没有催促,等着杜云萝开口。

  杜云萝斟酌着用词,把后院从七夕开始闹鬼,到加派了人手巡夜,再到满荷园里主仆三人被撞破,安娘子背主自尽,穆元婧饮药堕胎给穆连潇讲了一遍。

  穆连潇脸上黑一阵白一阵的,胸中气血翻涌。

  要是穆连喻在他跟前,他定要出手狠狠教xùn这荒唐的弟弟一通。

  穆连喻怎么能做出那种违背伦常的事体来?

  真真是枉读了那么多年的圣贤书!

  当着杜云萝的面,穆连潇还是按捺住了情绪,他怕吓着杜云萝,只咬牙骂了声“混账东西”。

  “姑母和四叔那样,祖母根本开不了口,”杜云萝道,“二伯那里,应当也是二嫂硬着头皮去说。”

  穆连潇抿唇。

  这种事情,除了夫妻暗悄悄说说明白,其余人谁能给他和穆连诚解释?

  谁都说不出口的。

  即便是杜云萝,穆连潇亦觉得她的声音干涩尴尬,正是“硬着头皮”。

  “云萝,”穆连潇上前一步,轻轻把杜云萝揽在怀中,柔声问她,“撞破了那事,没人为难你吧?”

  杜云萝怔住了。

  出了那样事体,穆连潇骂穆连喻、甚至不顾尊卑说穆元婧的不是,亦或是担心吴老太君,杜云萝都不意外。

  可穆连潇最关心的是她,这让杜云萝整颗心都暖了起来。

  她的脸埋在穆连潇的胸口,伸手回抱住他,弯着唇角,道:“祖母和母亲是非分明,怎么会为难我呢……

  也没有为难底下人,她们原本就是奉命行事,要把那装神弄鬼的人找出来。

  一开始都是冲着那影子去的,谁知道会……

  二婶娘病了一场,比起为难我,她更想和姑母不死不休。

  不过,也亏得是发现得早,祖母才能把事情都收拾了,真等到姑母的肚子大起来,那才麻烦了。”

  这桩事体说完了也就略过去了,知道了来龙去脉便好,继续说下去徒增尴尬。

  穆连潇轻笑问道:“还没仔细问问你,这半年过得如何?”

  杜云萝抬眸,睨了他一眼:“世子不是已经听九溪说过了吗?”

  穆连潇低笑,在她额上蹭了蹭:“我想听你说。”

  杜云萝忍不住笑了,心中几分欢喜几分雀跃,两人往回走,一道絮絮说着。

  “我四姐姐说的,她见过安冉县主的儿子了,很是精神可爱,”杜云萝笑着道,“中秋入宫时遇见南妍县主,她也有喜了,算起来,现在差不多五个月的身孕了,等过年时进宫请安,她说不定要胖上不少。”

  穆连潇含笑听着,待回到屋里,他搂着杜云萝的细腰,道:“全是这个有了,那个生了。”

  杜云萝眨了眨眼,扑哧笑了。

  谁让她熟悉的都是年纪相仿的姑娘们。

  “正好都是嫁人生子的时候嘛。”杜云萝鼓着腮帮子道。

  穆连潇笑意更深,低头抵着杜云萝的额头:“那你呢?”

  呼吸喷在鼻尖,杜云萝的长睫颤了颤,许多话堵在嗓子眼里,她一时不知该如何说。

  四目相对,极近的距离让杜云萝看清了穆连潇的眼睛,里头清晰映着她的身影,染了薄光的眸子深不见底。

  在杜云萝回答之后,穆连潇捧着她的脸庞,叹道:“云萝,我想要孩子。”

  杜云萝鼻子一酸,视线霎时模糊。

  她也想,想要她和穆连潇的孩子,可就算是把大厨房捏在手中,杜云萝也不确定,她能在府中安安稳稳地生产。

  轻轻咬了下唇,杜云萝闪过一个念头,道:“你要我像二嫂那样吗?一个人怀孕一个人生产一个月坐月子,胖了瘦了你都不知道……”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