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三百四十七章 年关

第三百四十七章 年关

  杜云萝垂下眸子,娇娇道:“二嫂这半年多,心里真的委屈极了。

  她不敢跟二婶娘说,更不敢让祖母知道,就只能来寻我。

  二嫂说,我跟她是妯娌,丈夫又都去了边疆,也就只有我能明白她。

  她一直背着人哭,担心二伯,又担心自己的肚子。

  尤其是夏天热的时候,孕妇屋里不能多摆冰盆,她只能忍着,夜里根本睡不好,经常做噩梦。

  你不知道,二嫂瘦了好多呢。

  我听她说那些,心里也不好受,偶尔也会做噩梦。

  孕妇多愁善感,二嫂吃了好多苦的,就二嫂的性子,就算二伯回来了,她也不会倒苦水。

  啊,对了,世子,你别去告诉二伯,不然以后二嫂肯定连我都不说了。

  到了那时候,她连个倒苦水的人都没了,就太可怜了。”

  杜云萝的声音糯糯的,忐忑又委屈。

  穆连潇哑声道:“二嫂跟你说了很多?她吓着你了?”

  “恩……”杜云萝低低应了一声,深吸了一口气,复又抬头看向穆连潇,道,“我知道的,军情要紧,这都是没有办法的事体。你一年之中还有几个月能回京来,已经不容易了,好些兵士,数年都不曾返家……”

  穆连潇搂紧了杜云萝。

  家国天xià,儿女情长,想要兼顾谈何容易?

  他知道杜云萝委屈又担心,他也想陪着她,亲眼看着孩子出生,而不是在边关,仅仅靠家书知道妻子胖了瘦了,孩子又如何如何了。

  只是这边疆百姓,万里河山,总要有人守护。

  今日上午在御书房里,圣上对着地图沉思良久。

  这会是场持久战,和从前一样,来来回回打上几年,再消停几年,反复轮回。

  如此战事,劳民伤财,国库数年的累积都会被消磨,可又不能不打,不能让鞑子肆无忌惮地犯境。

  若能一举重创鞑子,兴许可以换来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太平。

  穆连潇赞同圣上的意见,也听了圣上的一些设想。

  “云萝,”穆连潇松开杜云萝,拉着她在罗汉床上坐下,道,“边关的情况就同祖母说的一样,圣上想要一些改biàn,只是暂shí还没有好的法子,这几****都会往宫里去,若能寻到办法,早日结束战事就好了。”

  圣上的设想还只是一个轮廓,穆连潇不能说给杜云萝听,即便说了,杜云萝大抵也是云里雾里的。

  杜云萝与穆连潇十指相扣。

  她不知道圣上想做什么,在她的记忆里,这场战事直到八九年后才结束,前世时,是设想没有成功,还是它终究花费了太久的时间?

  对上穆连潇温柔绻缱的目光,杜云萝没有说丧气话,而是弯着眼睛笑了:“是啊,早日结束就好了。”

  一夜好眠。

  杜云萝睡得很踏实,身边暖烘烘的,穆连潇身上的温度比地火龙、汤婆子舒服多了。

  她几乎是手脚都缠在了穆连潇身上。

  穆连潇好不容易哄着她躺好,没过多久,杜云萝又缠了上来。

  几次之后,杜云萝的变本加厉让穆连潇彻底没了脾气。

  翌日天蒙蒙亮时,杜云萝睁开了眼睛。

  幔帐垂着,遮挡了外头光线,她跟往常一样要开口唤人,抬起手时,余光瞥见上臂处红色的印子,她一时怔住了。

  是了,穆连潇昨日回来了,她不是一个人了。

  杜云萝抱着被子笑了起来,待笑够了,赶忙叫锦蕊来伺候她梳洗,又抱着手炉去看穆连潇练功。

  饶是大冬天,穆连潇也练出了一头汗。

  杜云萝是外行看热闹,只觉得穆连潇的拳法比半年前愈发有劲了,也越发好看了。

  她看得极认真,眼睛都舍不得眨一眨,目光随着穆连潇而动。

  穆连潇练完了拳,便快步朝杜云萝走过来,弯下腰看着她。

  突然凑近的五官俊朗英气,杜云萝的心重重一跳:“怎么了?”

  “鼻子冻红了。”穆连潇的长指在杜云萝的鼻尖点了点,凉凉的,“赶紧进屋去。”

  杜云萝笑着跟了进qù。

  每每到冬天,北风之中,她护不住的也只有鼻子了。

  耳朵叫雪褂子遮了,双手又抱着手炉,唯独鼻子露在外头。

  总不能拿帷帽把脸都挡上……

  何况帷帽只能挡视线,可挡不住风。

  杜云萝揉了揉鼻尖,等穆连潇梳洗更衣后,又一道用了早饭。

  待去了柏节堂里请安,穆连潇就进宫去了,杜云萝则去花厅里处置庶务。

  今年,朝廷定了腊月二十二日封印,那阵子前后,穆连潇的应酬也多,忙得脚不沾地的。

  杜云萝其实也不空闲。

  这是她掌管中馈的第一个冬天,除了腊月里的各种安排,还要准备过年,底下的庄子铺子来奉帐,她还要给其他姻亲及公候伯府准备年礼,回各家的邀请帖子。

  杜云萝的白天几乎都是在敬水堂里度过的。

  周氏和苏嬷嬷事无巨细地教,杜云萝认真学。

  穆连潇偶尔得空,也是到敬水堂里来,陪着周氏和杜云萝。

  待各处奉帐的掌柜们回去,又忙碌了几日,便到小年夜了。

  这日穆连潇回来得早,在韶熙园里没见到杜云萝,他就往敬水堂里去了。

  难得过节,周氏今日多攒了两支金簪,亦抹了些胭脂,看起来很是精神。

  穆连潇嘴巴甜,和杜云萝两人你一言我一语,说得周氏笑声不断。

  周氏握着儿子的手,仔细打量,道:“连潇,是不是有什么好事?”

  穆连潇挑眉,见杜云萝亦是一眼好奇地看着他,他咧嘴笑了。

  杜云萝挽着周氏的手臂,转着眸子道:“世子,我们一个是你的母亲,一个是你的妻子,你还想瞒过我们不成?快快从实招来。”

  周氏跟着点头:“没错,从实招来。”

  穆连潇深吸了一口气,斟酌了用词,道:“前阵子,圣上一直在琢磨边关的战事,也和兵部的大人、几位将军在商议,今日大致定下来了,来年开春,除了现有的在北疆的兵力,还要抽调一部分驻守岭东。”

  岭东?

  杜云萝拧眉,那不是她娘家大伯任职的地方吗?

  周氏亦抿紧了唇,眼中闪过一丝郁色。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