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三百四十八章 脚步

第三百四十八章 脚步

  穆连潇正对着周氏,将她眼中的郁色看得清清楚楚。

  “母亲……”

  穆连潇刚开口,就叫周氏打断了。

  周氏摇了摇头,目光挪到墙上挂着的大弓上,深深地凝望着。

  那是穆元策曾用过的长弓。

  周氏淡淡笑了:“以前,你父亲说过,整个西北边关,岭东的山峪关离古梅里城不是最近的,却是最有可能到达的。”

  穆连潇的眸子倏然一紧,杜云萝的心亦是跟着噗通噗通直跳。

  “什么都瞒不过您。”穆连潇压低了声音,道。

  周氏苦笑:“所谓的最有可能,也不过是矮子里头拔高个。

  沙漠天险,沿途又无绿洲,连鞑子们都宁愿绕道草原进犯北疆,也不肯来扰山峪关。”

  穆连潇垂眸:“驻军总是免不了的,鞑子比我们熟悉沙漠,在北疆讨不到好处,许是就往山峪关来了。”

  周氏看着穆连潇,抬手理着儿子的额发,道:“你想去山峪关?”

  穆连潇紧抿嘴唇,下颚弧度硬朗,目光灼灼:“圣上有这个想法,让我年前考lǜ清楚。”

  “那你自己考lǜ,我跟你媳妇只能听你说,军情大事上,不能替你拿主意,”周氏笑得温和,“这事儿也就我们娘三人知道。”

  穆连潇颔首。

  待时间差不多了,三人一道往花厅去。

  小年夜里,热热闹闹的。

  娢姐儿睁着眼睛东看西瞧的,没一会儿就困了,叫刘孟海家的抱了下去。

  穆元婧自是没有来,家里人人都晓得情况,谁也不会提起来。

  只练氏心中挂念穆连喻,这顿饭吃得没半点味道。

  杜云萝被吴老太君催着饮了几杯酒,席间倒不觉得什么,带出了花厅叫冷风一吹,就有些晕乎乎的了。

  穆连潇见她连走路都晃着了,半搂半抱将杜云萝带回了韶熙园。

  锦蕊和锦岚一道伺候了杜云萝梳洗更衣。

  杜云萝被屋里地火龙的热气一激,黏在枕头上时就迷糊了。

  穆连潇从净室里出来,床上的杜云萝已经睡得云里雾里了,他吹灯落账,刚躺下来,杜云萝又整个人贴了上来。

  浅浅鼻息喷在脖颈上,烫得穆连潇浑身一震。

  温香暖玉在怀,窈窕身子紧紧粘着他,穆连潇睡意全无,气血全往一处去。

  他低头看杜云萝,见她睡得沉沉,眉宇舒展,似是梦境甜美,穆连潇舍不得闹她,只能逼自己睡觉。

  半梦半醒到了下半夜,杜云萝哼哼唧唧要水喝。

  穆连潇本就睡得浅,叫杜云萝一吵就醒了,没有唤守夜的丫鬟进来,他哄着杜云萝松开他,下床给她倒了杯水。

  杜云萝闭着眼睛喝了,微凉的茶水让她缓缓清醒过来,杏眸温润如水。

  穆连潇捏了捏她的鼻尖:“喝多了?”

  “没喝多少呀……”杜云萝嘀咕道,“席间不觉得难受。”

  “这酒后劲大。”穆连潇拥着她躺下,仔细掖了掖被角。

  杜云萝睡了一觉了,这会儿一点不困:“世子两年多以前去过岭东吧?”

  那时两人刚见面不久,穆连潇就奉命去了趟岭东,回来时还给她捎了把岭东首府宣城的笙湘阁的折扇。

  这折扇是今生穆连潇送她的第一样东西,杜云萝收在了妆奁里,时不时拿出来翻看。

  穆连潇应了一声:“匆匆去匆匆回的,路上快马加鞭,在宣城也只待了两三日就回来了。”

  “我大伯父一家在宣城,他是岭东知府,这两年时不时传闻会调任,却还是一直在岭东任职。”杜云萝笑着道。

  穆连潇把杜云萝散下的乌发挽到了耳后,握住了她柔嫩的手掌:“我若去岭东,就会待在山峪关,很少到宣城。”

  杜云萝品味着穆连潇的话,又把吴老太君和周氏的话在脑海中串了一遍,问道:“圣上为何想让世子去岭东?”

  这是杜云萝疑惑的地方。

  穆元策曾有过釜底抽薪奇袭古梅里城的念头,从下午在敬水堂里说的话来看,山峪关的情况,穆连潇也是一清二楚的。

  以穆连潇的性格,他会想追随父亲的脚步,把父亲没有完成的心愿亲蕑hì迪帧?br/>

  若前世圣上提出来过,穆连潇不会拒绝,他会去岭东而非北疆。

  可事实上,前世的那几年里,穆连潇都在北疆。

  今生,到底是什么原因产生了这样的变化?

  穆连潇沉吟道:“祖父及父亲叔父们战死之后,北疆就一直由邵老将军镇守。

  邵老将军为人耿直,他的儿子、孙子们也都能独当一面。

  圣上恐是觉得,我和二哥、四弟一道在北疆,往后与邵家之间会生出些不必要的麻烦来。”

  杜云萝蹙眉。

  从前这三兄弟也是一起在北疆的,只不过穆连喻去得晚些,那时穆连潇和穆连诚都大大小小立了不少战功,极受邵老将军器重。

  许是因此,圣上才没有把他们其中一人调离北疆。

  而今生,穆连喻去得太早了,圣上才会有这样的想法,加之岭东正好需要人手,就落到了穆连潇的头上。

  杜云萝勾了勾唇角,她倒是愿yì穆连潇去岭东。

  二房布置的手笔都在北疆,穆连潇去了和穆连诚、穆连喻截然不同的地方,那两人想下手就没那么容易了。

  杜云萝半支起身子,笑道:“世子是想去岭东的吧?”

  穆连潇轻笑出声:“岭东可不是个积攒军功的好地方。”

  山峪关外便是沙漠,鞑子不来进犯,守军也越不过沙漠,守备极其枯燥。

  岭东本就不是个富裕的地方,首府宣城还算繁华,其余小城镇子就不够看了,山峪关下生活远比北疆疾苦。

  杜云萝抿唇,道:“可它也是个必须要守住的地方,对吗?”

  穆连潇笑了,黑眸熠熠:“是,它是个必须守住的地方,北疆边关要守,岭东一样要守。”

  不管疾苦,不管能否斩获战功,每一寸土地都需要守护。

  而且,山峪关也许会是一个创造奇迹的地方。

  穆元策曾经想做的事情,即便只有一丝可能,穆连潇都想做好十成十的准备。

  机huì,稍纵即逝,唯有准备得当,才不会追悔莫及。

  若能穿过沙漠,打下古梅里城,鞑子内乱,再无犯境的能力,那他就能回到京城,独独守着杜云萝了。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