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三百四十九章 念头

第三百四十九章 念头

  杜云萝柔声跟穆连潇说话。

  她之前睡觉不老实,中衣早就松松垮垮了,这会儿半支着身子,胸前便叫人一览无遗了。

  穆连潇的眸子幽深。

  清雅朦胧的下弦月光撒入一地斑驳。

  幔帐之中,亦有浅淡月光,映得杜云萝的白皙肌肤如玉一般温润。

  穆连潇目不转睛地看着她。

  杜云萝起先浑然不觉,待反应过来,她指尖捏住领口,翻身躲开了穆连潇的视线。

  穆连潇轻笑,揽着她的腰身贴了上来,长腿缠住了她的脚:“云萝,你刚才就是这么睡的。”

  杜云萝哼道:“胡说!”

  她知道穆连潇胡说八道。

  她的睡相,她自己最清楚了。

  杜云茹说她爱闹腾、抢被子,那是一点都不假的。

  她钻在穆连潇怀里熟睡的时候,只会比他现在缠得粘得更过分。

  才不会就这么简简单单的呢……

  可是,这么有自知之明的话,杜云萝说不出口。

  “你分明都吃醉了。”穆连潇笑意更浓,把她翻过来对着他,低头寻她樱唇。

  杜云萝干cuì什么话都不说了,仔细回应他的亲吻。

  呼吸被夺走,意识渐jiàn模糊,消散了的酒劲又一股脑儿地涌了回来,杜云萝眸光潋滟,动人心魄。

  穆连潇将她抱了起来,哄着顺着,得偿所愿。

  翌日一早,又是一碗鸡汤。

  杜云萝眯着眼睛没有动。

  如今府中掌中馈的是她,大厨房的人都挺老实的,杜云萝也没换人。

  她原是打算迟迟怀不上孩子,让吴老太君起疑的。

  可近日里,杜云萝有些吃不准,这鸡汤里是不是还添了东西。

  大厨房的管事席家的是练氏的心腹不假,但也是个会见风使舵的人,其他人亦是削尖了脑袋想往上爬,席家的做事不得不更加小心。

  最重要的是,练氏也需要掂量掂量,万一这事儿走漏了风声,吴老太君跟前,她是断断交代不过去的。

  以穆元谋和练氏的城府,他们未必铤而走险。

  毕竟,妇人十月怀胎,鬼门关上走一遭,发生什么意外都不奇怪。

  比起“怀不上”,杜云萝现在更要担心的是“生不下”。

  慢条斯理饮了鸡汤,杜云萝看了眼替她夹菜的穆连潇,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。

  穆连潇进宫去了。

  杜云萝把他的决定转告了周氏。

  周氏走到那张长弓跟前,指腹轻轻抚过弓身,叹道:“到底是两父子。”

  静静在长弓前站了许久,周氏背过身去,掏出帕子擦了擦眼睛。

  杜云萝瞧得真切,周氏的眼角通红。

  只要回忆起穆元谋,周氏都很难平静下来。

  杜云萝攥紧了袖口中的手,她看着周氏,仿若看见了那半年间的自己。

  刘孟海家的让刘玉兰带给她的话,实在太过冲击,她****夜夜陷入梦境之中,梦中全是盛开的云萝花,全是穆连潇的身影。

  她回忆起了很多年轻时的往事,如一把把尖刀剥开了她尘封了五十年的心。

  只要想起了穆连潇,当时的杜云萝就会伤心不已。

  一如现在的周氏。

  这是心病,无药可医,旁人也劝解不开。

  杜云萝也不会去劝周氏。

  心中存着思极想极之人有什么不对?念念不忘,又有什么不好?

  穆连潇去岭东的事体,圣上已经准了,等开了年再正式下文。

  韶熙园里,杜云萝娇声与他商量:“我能跟你去岭东吗?”

  穆连潇放下手中书册,抬头诧异地看着杜云萝。

  “以前,祖母不也跟着祖父去过北疆吗……”杜云萝绞着手中帕子,道,“世子,你要觉得我到山峪关不安全,那我就留在宣城,平日里若有什么状况,有我伯父伯母在,你也不用担心我。山峪关离宣城比离京城近多了,你得空了也能过来……”

  穆连潇握住了杜云萝的手,没让她继续糟蹋帕子,捏了捏她的指尖,道:“怎么突然生出这样的念头来了。”

  杜云萝长睫颤颤。

  这念头也算不上是突然冒出来的。

  二房再有本事,短时间内也管不了岭东的事,山峪关基本无战事,他们想神不知鬼不觉地夺穆连潇性命再嫁祸给鞑子是难上加难。

  杜云萝想平平安安生下孩子,在岭东远比在京中安全,即便这两个月里没有怀上,她到了宣城,与穆连潇相处的机huì总比在京城里多。

  太医说她身子好着呢,没道理夫妻在一道,她还总怀不上。

  穆连潇性命无忧,而她又能生下儿子,就够让二房头痛的了。

  至于离京之后府中的中馈,吴老太君是个精明的,她会让周氏辛苦坚持,也不会再交给练氏。

  一来是出了穆连喻的事情;

  二来,练氏从前接中馈是暂管几年,吴老太君收回来是应当的,可一而再再而三地让练氏暂管,吴老太君拉不下这个脸,也会觉得对二房太狠了些。

  周氏身边能人不少,府中事体也算平顺,周氏不用费很多心神就能打理好。

  抬眸望着穆连潇,杜云萝糯糯道:“想陪着你。

  北疆战事多,我又是人生地不熟的,不敢去给你添乱,但岭东不一样呀,我在宣城里还是能生活的。”

  穆连潇不置可否,杜云萝声音轻柔软糯,态度却坚决:“我也想有孩子,能让你看到我一****胖了,肚子一****鼓了……”

  这番话语比任何情话都让人动容,何况是疼着宠着杜云萝的穆连潇,他伸手把她箍在怀里,细吻落在她的额上眉间:“云萝,让我想想。”

  山峪关到宣城,快马只要两日,在换防时,他是可以赶回宣城的。

  杜怀让一家在宣城,有他们护着,杜云萝的安全是有保证的。

  不过,宣城远不及京城繁华,杜云萝这辈子去过的最远的地方也只是桐城,穆连潇舍不得叫她吃苦头。

  杜云萝贴在穆连潇的胸膛上,哑声道:“世子,是怕祖母、母亲不答应吗?”

  “我怕你吃苦。”穆连潇叹道。

  杜云萝莞尔,抬起头在穆连潇的下颚上啄了啄:“我也怕吃苦,二嫂说的那些苦头,我不想尝。”

  她又把蒋玉暖搬了出来,这么好用的理由,不用的才是傻子。

  穆连潇的目光沉沉湛湛。

  像蒋玉暖一样,一个人在京中担心受怕,一个人十月怀胎,一个人经lì生产……

  那样的苦头,穆连潇想,他也是舍不得的。

  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